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百九十三章 钉头箭书

雨牧轻哼了一声,他的脖子神乎其神的左右裂开,所有皮肉、颈骨、血管之类的组织全都裂开成了两半。巨大的箭矢从他脖子自行裂开的窟窿中射了过去,狠狠撞在了他的汤锅上。
唯有雨丝中蕴藏的可怕巫毒之力四溢,好些虞族和伽族战士奔跑的速度骤然就变慢了,他们的皮肤也在急速的发绿、发黑。
虽然临行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要动手动的时候,这些异族精英才突然想到——他们要抓回去的是耶摩家的小公主,而且是最受宠的那位!
雨牧放下对风行的抱怨,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了汤锅中,他小心的,将自己好容易才收集来的几种珍稀的蘑菇、地衣丢进汤锅,这些蘑菇和地衣可以确保汤味更加鲜美醇厚。
风行对耶摩杉椰的好感,除了蛮蛮和太司,垚山城内哪个人不知道呢?
火梧桐木熊熊燃烧,色泽淡青,火力温度可以融穿金石。
雨牧轻喝一声,他的那口大铁锅滴溜溜打了个旋儿,犹如盾牌一样挡在了他肥厚的身躯前。
http://m.hetushu•com雨牧的眼里尽是无奈,目光中隐隐有责怪之色。
鲜血飞溅,箭矢上幽光闪烁,太司低声念诵咒语,小小的箭矢骤然化为无数道箭影无声无息的飞出。
“混蛋小子!”雨牧低声的自言自语,从身边口袋里掏出几块通体赤红的火梧桐木,丢进了篝火中。
隔着几十里地,以风行的眼力可以清楚的看到耶摩杉椰脸上每一根细小的绒毛,但是耶摩杉椰可连你风行究竟在哪里都弄不清楚!
一道狂风平地掀起,雨牧头顶的雨云喷下无数根淅淅沥沥的雨丝,晶莹剔透的雨丝被风吹得斜斜洒落,向远处丛林中窜出的虞族和伽族战士洒了过去。
“我的汤啊!”
‘嗖’的一声,一道黑色光幕突然覆盖了天空。
但是那颗流星锤突然爆炸开来,一团刺目的雷浆从流星锤中喷出,犹如水波将雨牧和他的大铁锅整个包裹在了里面。威力可怕的雷浆肆虐,溅起了无数的电火花,更有大量雷浆不断的注入雨牧的身体,打得他肥厚www.hetushu.com的身体一阵阵的乱颤,大块血肉被电浆烧得焦糊,痛得雨牧‘嗷嗷’惨叫。
所有虞族、伽族战士的脚步骤然一滞,同时惊骇万分的看向了耶摩杉椰。
‘呼’的一下,裂开的脖子自行愈合,雨牧用这些日子刚刚从巫殿大巫师们手上学来的奇门巫法避开了箭矢,却眼睁睁的看着一锅好汤水被箭矢打翻。
大铁锅表面黑色的符文闪烁,锅内汤水沸腾,一块块巴掌大小几乎半透明的鱼肉片儿在汤水中上下翻滚,一股奇异的鲜香让人垂涎欲滴。
风行长啸一声,他拉开神弓,身体带起一道狂风直冲高空。
但是他刚刚冲起不到百丈高,黑色神塔顶部的竖目喷出一道水缸粗细的黑色神光,狠狠地打在了风行的身上。风行怪叫一声,他半边身体枯萎干瘪,变得和骷髅架子一样,百忙中,他只来得及射出了三箭。
耶摩杉椰看着那些飞扑而来的虞族和伽族战士,厉声呵斥道:“他们是我朋友,谁敢伤害他们?不怕我耶摩家族的报复么?”
一个hetushu.com伽族战士抬头看了雨牧一样,他左手轻轻一抖,一颗拳头大小表面密布利齿的流星锤就呼啸着打了出来。
钉头七箭书,太司用最快速的手法,以自身精血催动了他。
一声怒吼,雨牧头顶一片黑压压的雨云凭空冒了出来。
顺便说一声,这火梧桐木是最好的柴火材料,这些日子有凤族的大队人马在垚山城建工跨界传送阵的永固型阵基,雨牧好容易才从那些凤族族人手里交易来了这些火力奇猛的柴火。
在闇日一脉的某些大能心中,耶摩杉椰的地位可比掌管了良渚闇日一脉大权的执政大帝耶摩椤椰高多了。耶摩椤椰对他们而言只是一个优秀的后裔,而耶摩杉椰却是他们‘宠爱’的后裔!
“是谁……伤了……我的……朋友?”
蛮蛮拎起了莲花锤,少司左手持盾,右手握住了长矛,一左一右的护住了耶摩杉椰。
但是更大的威胁急速逼近,就在雨牧身边的一个草窝里,大片柔韧舒适的长草被一脚踹飞,在草窝里睡得昏天黑地的太司昏头昏脑的闯了出和-图-书来。
雨牧正笑呵呵的看着耶摩杉椰片鱼肉片儿,他不时抬起头来,向远处风行所在的方向望一眼。
看着被劈得浑身焦糊的雨牧,脑子浑噩一片的太司眸子骤然变成了一片死白色。
但是既然你喜欢这丫头,哪怕她是异族,你也要和人家多亲近亲近,和人家多说几句话儿吧?就这么一天到晚,隔着几十里地跟着人家,这算什么呢?
虞族老人也愁眉苦脸的看着耶摩杉椰,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她的威胁。
此刻雨牧就是这般想法,他耗费苦心调制的鲜汤被打翻了,其他的东西倒也不要紧,他苦心收集、好容易预制好的那些调味料,那可都是心血凝聚!
更有瘟神幡在雨牧身后浮现,灰色的瘟神气息不断注入雨云,让雨丝中蕴藏的巫毒之力越发的残酷可怕。
永远不要在一个孝子面前咒骂他的父母,你也永远不要在一个吃货面前打翻他期待的美食,这两件事情,都足以让人和你拼命!
面对耶摩杉椰的威胁,没人敢不当做一回事情,所以这些人的动作同时慢了一拍子,他和-图-书们同时看向了负责指挥这次突袭行动的虞族老人!
一支力道极其刚猛,足足有人族使用的长矛般大小的箭矢激射而来,伴随着可怕的裂空声,箭矢笔直的射向了雨牧的后颈。
太司的声音变得阴沉肃杀,犹如地狱传来的勾魂使者的咆哮。
几个虞族老人举起了手中法杖,他们眉心的竖目张开,一丝丝七彩光芒盘旋,这些人全都是元月一脉摩喉一族的族人。他们操控了天地元气的流动,一道道狂飙平地而起,和雨牧制造的雨云对抗,让一丝儿雨点都无法靠近他们的族人。
‘中’!
金色箭芒裂空划去,三名伽族战士刚刚冲到蛮蛮和少司面前,还没来得及动手,他们眉心同时被一支箭矢射穿。‘噗’的一声闷响,三个伽族战士的头颅爆开,当场暴毙。
闇日一脉的小公主,地位最特殊、最受宠的那位!
优秀的后裔只是工具和打手,‘宠爱’的后裔才是心肝肉尖尖!
一卷小小的书册在他手中一闪而逝,太司拎起了一根造型古朴粗陋的小小箭矢,哼都不哼一声往自己大腿上一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