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章 默契

好可怕的攻击力,如果不是有两件至宝护身,共工氏的这一击绝对能打得姬昊魂飞魄散。
但是下一瞬间,姬昊神识迅速放开,犹如无数条极细的游丝扫过了方圆百万里的虚空,他见到了被看成肉酱的共工无忧,也看到了满身是血的祝融天命,更看到了冷着脸腾空而起,向共工氏当面迎上去的尸道人。
姬昊听明白了无支祈话里话外的意思,他收起了九阳戈、九阳当魔剑,收起了天地金桥,只是将盘羲神镜悬在头顶,放出一道神光裹住了全身。
姬昊缓缓点了点头,他回头向着急速朝这边赶来的一众朋友和下属大声吼道:“无支祈厉害得很,我不是他的对手,赶紧来帮我对付这老猴子!”
双手握着暗沉沉、沉甸甸的铁棒,黑漆漆的铁棒上无数致密的大江大河纹路清晰可见,一道道幽蓝色的水光在这些江河纹路上蜿蜒流动,这些江河看上去就好像巨龙在不断的扭动。
无支祈看着姬昊缓http://m.hetushu•com缓点头:“祝融天命,他一定要死!祝融氏子嗣众多,但是我共工一脉子嗣艰难,当代尊主共工氏只有无忧太子一个血裔嫡子,这事情,你管不了。”
一时间就看到无支祈大展神威,一对儿拳头、一双腿犹如风车乱旋,打得姬昊、蛮蛮、少司、太司、雨牧、风行以及数百伽族战士近身不得。
姬昊身体刚刚一动,无支祈龇牙咧嘴的拎着一根暗沉沉的铁棒,无声无息的挡在了他面前。
姬昊的脸色一沉,他喝问道:“究竟什么事情?”
一声怒吼,姬昊右手握着九阳当魔剑,左手握着九阳戈,头顶盘羲神镜若隐若现,天地金桥带起一道暗金色神光裹住全身,他身形如电,一路穿破了厚厚的岩层,呼啸着冲上了高空。
刚刚姬昊坠落之处,方圆数百里的山川丘陵一片狼藉,地面凹陷下去起码有十几里深,就好像被一颗巨大的流星冲击过一般,在凹陷的和图书地面边缘,岩层堆砌成了一堵圆形的围墙。
一边大吼,姬昊一边轻飘飘的一拳向无支祈的脑袋砸了过去。
共工氏愕然看了姬昊一眼,刚才他是实实在在的动用了十成十的神力,毫无保留的汇聚雷霆给了姬昊一击。最多不过巫帝修为的姬昊,他居然硬抗了自己全力一击而丝毫无损?
地下数万里深的地方,岩层、砂石被九阳无垢衣放出的高温烧成了岩浆。姬昊昏昏呼呼的摇晃着脑袋,在岩浆中发了一阵呆,好容易才弄清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共工的全力一击,盘羲神镜为姬昊化去了大半的攻击,九阳无垢衣九团烈日升腾,将共工放出的雷霆全部抵消,姬昊就连汗毛都没被烧糊一根。
好恐怖的共工氏,只是他放出的雷霆中蕴藏的气息,就让姬昊有一种最好以后再也不见他的恐惧感。这让姬昊感到了一丝窝火,随后这一丝窝火就迅速演变成滔天怒火。
“共工氏!”
眸子里金光www.hetushu.com四射,嶙峋的利齿犹如匕首一样反射着寒光,无支祈挡住了姬昊,阴沉着脸低声说道:“垚伯姬昊,今天你最好不要乱动。以前的恩怨纠葛可大可小,今日你若是和我们为难,那就只能是溅血当场。”
打着打着,无支祈和姬昊同时打了个呵欠。
“祝融天命……杀了……共工无忧?”
但这毕竟是共工的全力一击,盘羲神镜和九阳无垢衣护住了姬昊本体,他自己却无法消受那可怕的冲击力,在半空中立足不稳,一头撞在了地上。
姬昊深深的陷入了地面,一头扎进了数万里深的地下极深处。
无支祈手指轻轻抚摸过铁棒上的纹路,声音压得更加细微:“虽然坦白的说,俺也不喜欢当代尊主的脾性,不怎么喜欢他的一些做法,无忧太子这废物更是让人讨厌,但是当年俺被尊主救下时,发誓世世代代效忠他们共工一族。”
后面赶过来的蛮蛮、少司、雨牧、风行等人全看傻了眼,和_图_书他们相互看了看,再看看那边对峙着的尸道人和共工氏,一行人同时点了点头,纷纷操起兵器加入了对无支祈的围攻中。
两人你一拳、我一拳、你一脚、我一脚,动作飞快却松软无力的打成了一团。
倒抽了一口凉气,姬昊回想那一道雷霆劈在自己身上时,自己本能感受到的那种绝望和恐怖,不由得龇牙咧嘴的在浑身狠狠的揉了揉。
姬昊眼前一黑,犹如飞坠的流星从高空一头撞在了地上。
无支祈向姬昊眨巴了一下眼睛:“来,来,来,我们来过过手!”
不仅如此,更有一个又一个的伽族战士不时鼻青脸肿的从战团中飞出,一个个‘哇哇呀呀’的大吼大叫,显然对无支祈的战斗力充满了敬畏之心。
姬昊呆呆的看着无支祈问道:“这……祝融天命,他,他……”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姬昊干脆取出了水云袋子,放出一道粘稠的水雾笼罩了天空,将一行人全都包裹在了里面。
姬昊阴沉着脸,催动天地金www•hetushu•com桥撕裂虚空,身体一晃,再次挡在了共工氏的面前。
九阳戈向前一指,姬昊厉声喝道:“共工氏,你做什么?这里是我垚伯姬昊的领地,你无缘无故侵入我的领地,莫非想要和我开战么?”
以姬昊的落地点为核心,大地犹如水波一样一圈一圈的起伏着,岩层剧烈的颤抖着,大地撕裂,山峰崩解,无数参天古木在大地的震荡中变得支离破碎。
无支祈收起了铁棒,同样软塌塌的一脚向姬昊的小腹踹过来。
“无支祈,杀了他。”共工冷漠的挥了挥手,纵起一道黑色云团掠过姬昊,迅速向前方不远处的无名大山冲去。
他看着无支祈低声说道:“好吧,我也承认,虽然他是蛮蛮的兄长,但是蛮蛮不喜欢他,我也是……他身边的那些追随者,更和我不对付。所以……”
摆出了几个蒲团,弄出了几盘鲜果,少司现场烹制茶水,让一群伽族战士相互拿着兵器乱碰乱敲,一行人坐在水雾中,远远的看着大打出手的共工氏和尸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