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二十六章 大雨倾盆

帝舜的脸色变得极其凶狠,眸子里简直能喷出火来。
木道人双手揣在袖子里,异常悲苦的叹了一口气:“贫道师兄弟二人来得晚了,只是因为……”
一众人族大臣个个脸色惨变,他们下意识的看向了身边人,那些魔头不是一人?而是一个族群?他们能吞噬人的灵魂,侵占人的肉身,控制人的行止?
大赤道人和清微道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喃喃自语道:“域外魔头……嗯!”
看着神色有些复杂的花道人,姬昊冷飕飕的说道:“有没有窥觑之心且不提,当着人皇和诸多人族大人之面,小子有一事不明——两位既然是来挽救人族灾厄,为何姗姗来迟呢?”
木道人、花道人一直沉默不语,过了许久许久,花道人才看了姬昊一眼,淡淡的说道:“道友误会了,我等前来,只是为了挽救人族灾厄,对宝物并无窥觑之心。”
大赤道人、清微道人面色微微一动,急忙起身稽首向帝舜还了一礼:“人皇当m.hetushu.com前,贫道不敢受礼。”
正在琢磨一些莫名的想法的时候,一滴拳头大小的雨滴突然砸在了姬昊头上。
花道人、木道人轻叹了一声,两人都无比愁苦的看了姬昊一眼,就如同他们来时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或许他们心中,正在无比恼恨自己为何要走这一趟。
天庭降魔神雷犹如大雨倾盆而下,打得大赤道人水火蒲团所化黄气漫天乱滚,眼看水火蒲团就要抵挡不住神雷攻击。
刚刚叹了一口气的花道人眯着眼看了看姬昊:“什么话如此好笑?”
姬昊在一旁吧嗒了一下嘴,感情这个事情,大赤道人、清微道人面对人皇,都是这般的客气呵。
姬昊一本正经的看着花道人,无比严肃的说道:“宝物有德者居之,诸位道友,此宝与我有缘!”
姬昊抬起头来,看着并没有多少云彩的天空。
大赤道人突然开口轻喝了一声:“姬昊,花、木两位道友乃前辈,岂能如和-图-书此放肆?什么罪证?什么口供?你若是胡说八道一通,就算你是人族重臣,休要怪老道下手惩治!”
人族,果真是天地气运之主,就连这样的顶级大能,也要对人皇客客气气的?
一滴又一滴拳头大小的雨滴慢慢的落下,渐渐地雨滴数量越来越多,短短几个呼吸后,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浓密的水雾遮盖了整个天地。
冥道人看了看脸色难看的木道人和花道人,突然抱着肚皮笑了起来:“哈哈哈,此宝与我有缘!嘿,嘿嘿,洪荒之后,这话有多少年没听说过了?好,好,好,垚伯姬昊?你这娃娃有趣,贫道记住你了!”
花道人眯起了眼睛,森森看了姬昊一眼。
东公、西姆向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点了点头,看了看神色颇有点狼狈的木道人和花道人,轻轻一笑,一人坐着白鹤,一人骑着青雀,同时唱着节奏古朴的歌谣,犹如一道风一样分别向东方、西方飞去。
半空中,一道巨大的闪电撕hetushu.com裂了虚空,一条被彩云包裹的巨大蛇尾在半空中轻轻一晃,看似无意的一击抽在了天庭大门上。
姬昊很不客气的打断了木道人的话:“忙着销毁罪证吧?忙着统一口供吧?”
‘叭叭叭叭’的,姬昊将他在南荒遭遇域外天魔,亲口听木道人承认天魔是他修炼神通引入盘古世界,自己一番苦战好容易才消灭了那些魔头的事情,以及他在有熊之墟发现公孙孟被天魔附体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尚未完全成型的翻天印悬浮在半空,万丈金光耀人眼目。
怪笑了几声,冥道人很显然的对木道人和花道人兄弟两个颇有点忌惮,他伸手向虚空一划,黑漆漆的鬼门开启,他带着八百僵尸窜入了门中,一团黑雾翻卷了一阵,鬼门消失了。
清微道人手持混沌长幡,站在翻天印胚旁,清清冷冷的轻声问道:“两位道友似乎对贫道这件小器件颇有些兴致?来,来,来,贫道在此领教高招,若是贫道败了,翻天印只hetushu•com管拿去!”
姬昊已经挪到了大赤道人身后,大赤道人坐在蒲团上,姬昊站在一片金光上,正好从大赤道人的肩膀上探出了半截身子。
“两位!”帝舜向大赤道人、清微道人欠身行了一礼。
也或许,他们已经将姬昊列入了必杀名单!
有熊一族的长老们眼珠通红的盯着木道人和花道人,他们有熊一族差点分裂,差点爆发内战,差点让自家的忠诚战士自相残杀,这一切都是这两个道人造成的?
姬昊‘呵呵’笑了几声,看了看帝舜的方向:“我只是好奇一件事情,为什么有熊一族的族长公孙孟,会被域外天魔附身?而那域外天魔,居然配合花道人造就的公孙天命,妄图夺取有熊一族的大权呢?”
巨响震得天地震荡,无数火炭一般的雷火从天庭大门上喷出,天庭大门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密集如雨的降魔神雷骤然停歇。
或许是因为娲灵的怒火,或许是因为半截天柱已经被初步炼化,再攻击也已经无济于事,掌控了www•hetushu.com天庭的共工氏停止了无用的攻击。
几位大能站在半空,冷眼看着木道人、花道人。
“还我族长命来!”一名有熊一族的长老怒吼一声,顾不得身上被不周山砸出的伤势,挥动大斧就要向花道人、木道人劈去。
姬昊喘了一口气,用盘羲神镜护住了全身,慢悠悠的飘到了大赤道人附近,这才慢吞吞的笑了起来:“看到两位前辈,就突然想起一句很好笑的话来!”
帝舜收起了轩辕剑,他丢弃了身上破破烂烂的粗麻布衣,换上了人皇独有的那一套辉煌冕服,肃然向大赤道人、清微道人这边迎了上来。
‘噗嗤’一声,娲灵捂着嘴笑了起来,很快她似乎明白这等大笑有点不符身份,强忍着笑容,板起脸看了一眼天庭的方向,‘哼哼’冷哼了几声,身体一晃消失无踪。
大赤道人收回了水火蒲团,他坐在蒲团上,神色如常的看着木道人和花道人一言不发。
‘哗哗’水声掩盖了天地之间一切动静,除了雨水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