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三十七章 暴力破解

无支祁瞳孔内寒光乱闪,他歪着脑袋看了相柳半晌,突然笑道:“我还以为,你一直是共工氏最死心塌地的臣子。没想到,你脑子里也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微微顿了顿,无支祁凑到了相柳面前:“我们侍奉了这么多代共工,你觉得这一代的共工他……”
藏在一座大殿后,偷偷探出头向前望去,姬昊就看到身躯巨大的修蛇站在半空中,正指挥着数千名身披黑色重甲的战士,扛着一根巨大的黄金铸成的柱子,狠狠地撞击一座大殿的大门。
相柳手指一紧,手中金杯爆发出一团刺目的光芒,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扭曲声,精美的金杯被他一巴掌捏得扭曲变形,彻底没有了模样。
终于修蛇震怒,他大吼了一声,一脚踢飞了几个下属,抱起了那根柱子亲自上阵。
相柳身穿黑袍,得意洋洋的坐在天枢殿正中,笑吟吟的看着这些旋转不定的光点。
能够一手掌控整个天庭的大阵,能够通过大阵掌控无数生灵的生死,相柳觉得www.hetushu.com他的人生都升华了。他活了无数年,但是他过去无数年取得的所有成就,都无法和现在的成绩相比。
相柳歪了歪脑袋,怪声怪气的说道:“你无支祁没有了?在我面前装什么样?”
姬昊一行人面面相觑的相互望了一阵子,急忙小心翼翼的向动静传来的方向凑了过去。
无支祁摸了摸头皮,低声咕哝道:“就你怕死么?其实我也怕呵。坦白的说,我以前之所以要这么横行霸道,就是想要让所有人都害怕我,他们都害怕我了,就不敢招惹我了,我才会感到安全。”
上古之时,这种琼浆玉液可只有天帝才能享用,相柳区区一横行人间的巨妖,根本没资格见识这种绝世佳酿。但是现在么,整个天庭都在他的掌控下,他想喝就喝,谁能说他半个字?
这里是天地大阵的主控枢纽,通过这里,可以监视天庭各处的动静,更能随意的发动各处的禁制、阵法。包括前些日子降下神雷,压断了天柱和-图-书不周山,都是相柳在这里一手施为。
蛮蛮瞪大了眼睛,急忙闭上嘴,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一个洪亮的声音远远传来:“孩儿们加把劲,嘿,破开这该死的大门,里面的宝贝有你们的一份儿!”
姬昊向跟在身后的众人低声道:“好吧,大家一定要当心一些,这天庭步步危机,若是闹出的动静太大了,怕是……”
“再盘算什么呢?”无支祁眸子里精光闪烁,盯着相柳看个不停。
“这里是天庭呵,一群蠢货,这里挖根柱子回去,换成玉币都够百八十万族人吃喝用度几百年哩。赶紧,赶紧,把这该死的大门给我撞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
左顾右盼了一阵,唯恐共工氏突然出现听到自己的窃窃私语,相柳又压低了声音:“那人族的信仰念力,真有这么厉害?能够帮人凝固神魂,快速修炼到永恒不灭之境?不会是帝释杀蒙人的话罢?”
“至于说,他们的信仰念力……”相柳不以为然的轻哼了一声。
www•hetushu.com大殿内无数光点盘旋飞舞,相柳和无支祁自诩天地大阵威能无限,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潜入天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某些光点中一些奇异的光芒闪烁。
‘嘶嘶’怪啸了几声,那声音得意洋洋的说道:“一群蠢货,这里是天庭,有天地大阵招呼着,谁还能坏了尊主的好事不成?有那空功夫在天枢殿轮值,还不如来搜刮宝贝!”
“人哪,那些人。”相柳眯着眼‘嗤嗤’的笑着,摇头晃脑的举起一个环雕了九条金龙的金杯,龇牙咧嘴的喝了一口窖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琼浆玉液。
轻叹了一口气,无支祁自言自语道:“活得越久,越是怕死呵。”
黑茫茫一片的大殿中,无数彩色光点化为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漩涡,犹如紧密契合的齿轮,悬浮在半空中缓缓旋转。偶尔一些光点会爆出一团强光,里面就有大量画面一闪而过。
“人族,哼,滋味不错。”相柳眯着眼,低声的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话语:“不仅好吃,而且那些人族的和*图*书小丫头子,嘿嘿,那种风情风韵,也是极妙的。”
广场上,蛮蛮欢呼了一声,少司急忙捂住了她的嘴,竖起食指放在自己嘴唇前‘嘘’了一声。
相柳不以为然的又喝了一大口琼浆玉液,自顾自的说道:“蛇性谨慎而多疑,这是我多年来的本性。好不容易活到今天,我其实很怕死,你知道么?”
“不管怎样,我们当年可都是发下了恶誓的!”相柳丢下扭曲的金杯,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看着头顶不断旋转的无数光点:“要不是这样,我早就带着我的那些妻儿老小跑路了。我相柳本来只是孤零零一条洪荒怪蛇,但是现在我相柳氏的血裔子孙都有百万人之众……”
天庭,天枢殿。
那大殿的门户极其厚重,数千巫王级以上修为的战士联手,扛着直径超过一丈的黄金大柱子轮番撞击,直撞得大殿乱颤,大门上火星四射,却一时半会根本撞不开大门。
相柳冷哼了一声,低声说道:“那厮鲁莽粗野,做不得这么精细的事情。看看他现在都在干什么http://www.hetushu•com?简直丢尽了我们的脸。随他去吧,随他死了也好。倒是鲲鹏那边,那厮也奸猾得很,我们三个聪明人凑一块儿,或许还能找一条免去杀身之祸的后路来!”
“盘算后路呢。”相柳沉默了一会儿,慢悠悠的说道:“这次我们可是得罪了所有人,共工的计划若是成了,我们能有多少好处?若是他的计划败了……我们是什么下场?”
‘哼’的一声冷哼传来,一缕黑色水汽顺着天枢殿大门的缝隙涌了进来。水汽一阵旋转,无支祁从水汽中走了出来,坐在了相柳对面。
姬昊的话音未落,就听得一声巨响传来,地面隐隐颤抖了一下,远处一座天庭宝库所属的大殿微微一晃,大殿屋顶的金瓦剧烈的颤抖着,‘哗啦啦’的响成了一片。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望了一阵子,下意识的将脑袋凑在一起,低声的咕哝了一阵子。过了一会儿,无支祁低声问道:“要不要把修蛇那老货给找来?”
无支祁阴沉着脸看着相柳:“谁让你喜欢找人族的丫头……生了这么多的血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