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四十六章 一气三清

“逆天而行,悖逆了天地苍生,共工氏的做法是自取灭亡,他的部下,倒也有些人心里明白分寸。”金灵眯着眼,凤眸内寒光闪烁,格外森严的向四周打量着。
天枢殿内,相柳和无支祁相对而坐。
每一团雷光爆开,四周虚空都隐隐扭曲颤抖,附近的宫殿楼阁都被震得左右摇晃,偶尔有几道雷光失了准头轰在某处殿堂上,保护殿堂的禁制发动,雷光炸得大片烟霞瑞气喷出百里,看上去端的华丽华美、耀人耳目到了极致。
“道友,请!”另外两个道人向白发白须的老道人稽首还礼,三人同时放声大笑,然后身形一晃就到了天枢殿外。
过了许久,许久,金灵突然叹了一口气:“这天庭乃天地号令所出之处,是盘古世界天道造化之地,如此圣地若是就此空乏了,不是天地藏身之福呵。”
“嗯?正在操控天地大阵的人是谁?这倒是一份人情!”阿宝突然笑了起来:“看来,共工氏的下属里面,也不是铁板一块哩http://www•hetushu.com!”
数十团大小不同、色泽各异的劫雷云旋紧追着姬昊等人,无数道雷火犹如流星飞坠,不断的砸在玲珑宝塔上。一团团玄黄之气漫天飞旋,将所有雷光全都硬挡了下来。
哪怕是透过神镜,相柳和无支祁都能感受到那些劫雷的恐怖威力。
姒文命眉头一挑,站在一旁摇了摇头,不吭声,但是很显然,他有自己的想法。出于人族的利益,这天庭啊,还是就此空乏下去吧,天地神族分崩离析、血脉逐渐断绝,这对人族是好事。
一声清脆的玉磬声从玲珑宝塔中传来,一团茫茫清气冲出玲珑宝塔,这团直径百丈左右的清气在玲珑宝塔外盘旋飞绕了一阵,就见到点点仙光不断从清气中飘落,清气突然分成了三团,一片光影朦胧后,三团清气化为老、中、青三位道人。
阿宝笑了笑,向着头顶玲珑宝塔欠身行了一礼:“有请大师伯法驾。”
一块金灿灿的圆形神镜悬浮在他们www.hetushu.com中间,姬昊等人头顶玲珑宝塔、脚踏天地金桥,犹如一条金龙蜿蜒向前疾驰的景象在神镜中一览无遗。
若是天庭再次的兴盛发达,那么这个重新崛起的天庭,也应该掌控在人族手中。
相柳的脸色同样阴沉,他贪婪异常的看着玲珑宝塔和天地金桥,低声骂道:“好宝贝呵,好宝贝,可惜怎么不是我的?该死的东西。”
无支祁缓缓点了点头:“若是共工氏赢了,他手下少人,只能重用我们。”
相柳呆呆的看着宝镜中急速前行的姬昊一行人,眯着眼低声咕哝道:“你们去了天庭宝库,取走了什么?现在,你们又要做什么呢?天庭还有什么东西,是你们看得上,而我们不知道的呢?”
‘嘿嘿’笑了几声,相柳慢悠悠的说道:“我们能从洪荒时代活到现在,多少有名有姓的大能都陨落成渣了,我们能活得逍遥太平,这安身立命的手段,该有,还是要有!”
姬昊站在阿宝身后,听到金灵的话hetushu•com,若有所思的说道:“金灵师姐,这天庭,未来怕是还会热闹起来?”
见到这般场景,姬昊在心中不断的大吼,一气化三清,这绝对是大赤道人最强悍的道法一气化三清。
“真是了不得的天地大阵。”无支祁盘坐在地,阴沉着脸说道:“难怪共工氏要和异族合作。如此大阵,若是我们被困了进去,绝对会被生生炼成骨渣,那些异族居然能在这样的大阵庇护下重创上古天庭,实在是了不得。”
天枢殿气势恢宏,犹如一头巨鹏匍匐在地,一道璀璨的银色星光从高空坠落,正好将其笼罩在内。作为天地大阵的主控核心,天枢殿沟通周天星辰,掌控无穷玄机,是整个天庭最紧要的几座宫殿之一。
还不等相柳回过神来,天地金桥穿梭虚空的速度何等快捷,几个闪烁间就到了天枢殿外。
几近十万相柳、无支祁麾下的披甲精锐驻守在天枢殿外广场上,见到姬昊一行人突兀的在一阵暗金色金光中出现,这些精锐士卒纷纷和-图-书大吼一声,立刻结阵就要冲杀上来。
清气所化的三位道人围住了天枢殿,双手轻轻一挥,然后叫了一声‘起’!
天地金桥上,姬昊一行人抬起头来,看着头顶的劫云、劫雷突然减少了大半,而且剩下来的劫雷虽然爆发的时候响声惊天动地,但是威力却比方才弱了起码十倍不止,空有势头,却没有了实际的威力。
无支祁呆了呆,‘嗤嗤’的冷笑了几声,脸色顿时变得好看多了。
‘嘿嘿’笑了几声,相柳慢悠悠的说道:“我放你们一码,你们要领情呵!至于你们拿走了什么,和我无关,这是共工氏操心的事情,真的和我没什么关系。”
一路前行,坐在天枢殿中的相柳突然一惊,他骇然叫道:“古怪,这厮怎么,怎么是朝着我这边来的?”
无支祁龇牙咧嘴的一笑,双手放在膝盖上,慢条斯理的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唱起了古老的山歌小调。
整个天庭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天枢殿内传来一声巨响,偌大的天枢殿被三个道人硬生生的hetushu.com拔了出来。
相柳笑着说道:“若是共工氏输了,今日我们卖了他们一个人情,我们只求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
冷笑了几声,相柳这才慢吞吞的说道:“那些异族的确厉害,但是要说他们能攻破上古天庭却也未必……就我所知,当年若非五大天帝统辖各部神兵和异族野战,那些异族想要闯入天庭,以我估算,也是不可能的。”
双眸向神镜扫了一眼,无支祁又问道:“他们想要去哪里?修蛇被他们宰了也就算了,我早看那条莽货不顺眼。但是横公鱼被他们生擒活捉,这个……”
“道友,请!”年纪最大、白发白须的道人向两个道人稽首一礼。
相柳笑了笑,双手在大殿半空中悬浮的,宛如星云的光点中一阵点动,就看到神镜中追杀轰击姬昊等人的劫云骤然减少了一大半,劫雷的数量和威力也削弱了大半。
“就让他们带走横公鱼吧,共工氏身边心腹越少,我们越得重用!”相柳很是阴狠的看着无支祁:“另外,卖他们一个人情!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