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五十九章 生擒活捉

姬昊拔出九阳戈,狠狠的一枪刺出,洞穿了泗水河神的右胸。
宝剑无声没入山崖,将泗水河神死死的钉在了上面。
泗水河神就这么挂在宝剑上,摆出了一个最标准的下跪的姿势,他满脸凄惨的看着姬昊,哀声叫道:“垚伯大人,小神只是被共工氏那罪人蛊惑,被逼无奈才做出了这等恶事!”
姬昊双手急速挥动,几道法印挥出,九阳荡魔剑上九团太阳神符盘旋飞舞,太阳精火越发炽烈,犹如潮水不断注入泗水河神身体。
“你不是说,我击杀了你,会损阴德么?会给垚山领带来天灾么?”姬昊讥嘲的看着泗水河神:“但是我击杀异族无数,我逼降了帝氏一族归顺人族,为人族文明添砖添瓦。我更攻破盘羲世界,让盘羲世界的土著成为我盘古世界人族附庸,让我人族气运突飞猛进!”
不愧是上古天庭册封的天地正神,泗水河神的四肢百骸和五脏六腑中有一道极其凝重凝实的先天壬水之力保护,更有一股让姬昊都隐隐http://m.hetushu.com感到压力的威严气息暗藏。
姬昊背着手,看着嘶声惨嚎的泗水河神轻蔑的笑了。
“垚伯姬昊!你敢杀死天地正神,苍天也不会饶了你!你杀我,有损阴德,以后你万事不顺!你杀我,是给你垚山领的所有人招灾惹祸!”
姬昊伸出手,重重的拍打泗水河神的脸蛋,咬着牙冷笑道:“我有盘古世界无量功德护身,我杀你区区三五个天地正神算什么?”
姬昊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眉心竖目冷笑道:“你觉得我这颗太阳道眸如何?”
“没有人敢击杀天地正神!没有人!”
太阳精火烧坏了泗水河神的声带,他的声音就变得极其的古怪。
姬昊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哦,天地意志的加持?你是说,你心脏内隐藏的那枚神符么?”
泗水河神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其古怪,他犹如见鬼一样看着姬昊:“你看得到?”
他的手掌上黑水翻滚,手掌拍在身上‘嗤嗤’作响,大量后天癸水之精从http://m.hetushu.com水波中翻滚而出,化为团团黑气想要扑灭涌入他身体的太阳精火。
但是天地正神更受到天地意志的庇护,泗水河神所说的话也的确没错,若是普通人击杀了他、攻破了这枚神符,一定会有天灾降临,天地意志也会主动的出手惩戒击杀他的人。
透过他的身体,可以看到他的身体深处,有一丝丝壬水之气流转不休,苦苦抵挡着太阳精火的侵蚀。在他的心脏极深处,有一枚形如大河的白色神符不断喷射出白色神光,一波波白色神光所过之处,太阳精火居然有隐隐被逼退的架势。
“天地功德!”泗水河神瞪大了眼睛,眼珠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而且,是……无量功德!你,你,你怎么会,会有这么多的天地功德?”
但是正是这缓慢的炼化,泗水河神清晰的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一丝一毫的缩小,九阳荡魔剑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让泗水河神绝望,他惊怒交集的看着姬昊,嘴一张大片火光喷了出来。和图书
虽然现在上古天庭衰败了,若是有人击杀了当年天庭册封的天地正神,天庭也无力降下惩罚。
先天壬水之气让太阳精火的杀伤力降低了不少,配合这道天地威严气息的压制,泗水河神的身体被一丝一毫的炼化着,却没有瞬间被炼成飞灰。
泗水河神嘶声乱骂,丢下长鞭双手在身上乱拍。
“没人敢击杀天地正神?或许吧,或许以前没人敢杀,我敢!”
“那又如何呢?”姬昊看着泗水河神放声大笑,他笑得很古怪,笑得泗水河神毛骨悚然。
这枚神职神符受天地护持,等于是一件护身至宝,可以帮助泗水河神消灾解难、抵挡各种法术神通。这更是某种身份上的证明,证明泗水河神得到了天庭、也就是天地意志的庇护,若是有人攻破这枚神符、击杀了泗水河神,那么就会受到天庭的反噬!
姬昊站在一道金光上,冷眼看着大吼大叫的泗水河神。
手指一弹,姬昊施展出了禹馀道人传授的一个小法术,就听‘啪’的一声,姬昊身上突www•hetushu•com然亮起了玄黄二色神光,就看到他头顶一团方圆百亩的玄黄二色庆云盘旋飞舞,不断有一丝丝玄黄功德之气倒卷而下,不断滋养姬昊的身体和道种元神。
又是大片太阳精火注入泗水河神的身体,烧得他浑身每个毛孔都有细细的金色火焰喷涌而出,烧得他身体都呈现出怪异的金色半透明状。
姬昊眯起了眼睛,这枚白色神符,应该就是泗水河神受封天地正神,天庭、或者说天地意志在他体内凝成的神职神符!
在姬昊精细入微的掌控下,太阳精火只是围着泗水河神烧个不停,他被钉在上面的那块山崖却丝毫无损。
泗水河神沉默了半晌,他强忍着浑身火烧的剧痛嘶声嚎叫道:“你也杀不了我,你的实力不够,不到巫神境界,哪怕你手持先天至宝,也休想杀了我!”
他看着姬昊冷笑道:“哪怕你将我的尸体挫骨扬灰,有天地意志加持,我依旧可以重铸神体!”
泗水河神嘶声惨嚎,他从泗水河中抽调无穷无尽的水元力,化为后天癸水精和_图_书华包裹全身,竭尽全力想要和太阳精火对抗。但是太阳精火乃天地纯阳火焰之极,区区后天癸水之精随生随灭,无论他抽调多少泗水河中的水元力,也无法让太阳精火减弱半点。
“您大人大量,饶了小神这条小命罢!”
姬昊瞪大了眉心太阳道眸,一道辉煌大日之光穿透了泗水河神的身体,看透了他身体内最隐秘的角落。
火焰疯狂的灼烧泗水河神的五脏六腑和四肢百骸,泗水河神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他嘶声哀鸣想要从九阳荡魔剑上挣脱出来。但是九阳荡魔剑上九枚神符闪烁,一股庞大的吸力牢牢地禁锢了他的身体,任凭他如何挣扎始终无法摆脱。
“损阴德?你们敢掀起滔天巨浪屠人城池、杀人无数,你也配和我说阴德这两个字?”
姬昊双手握住九阳荡魔剑的剑柄,用足力气向前猛冲,长剑带动泗水河神向后疾飞,一路飞出了数十里远,硬生生顶着泗水河神撞在了一座大山上。
姬昊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看了看泗水河神,一耳光狠狠抽在了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