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五章 宝树宝音

但是无论两人如何催动手中宝物,九阳无垢衣岿然不动,他们的兵器死活挨不到姬昊的身体。
宝树、宝音齐声怒吼:“姬昊,你敢……”
另外一名白衣人淡然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非也,非也,姬昊道友,我们师兄弟并非背后偷袭,只是见你下手狠毒,重伤了我们师弟云梦龙王,这才情急出手救人。贫道宝音,这是贫道师兄宝树,你手中之人,正是我们小师弟云梦龙王宝龙!”
“道友何出此言!”虽然肩膀上破开的大窟窿还在喷血,两个白衣人依旧很是标准的向姬昊稽首行了一礼,其中一名身材稍高的白衣人淡然道:“天道茫茫,与无穷天道相比,吾等不过是……”
“风行,看你的了!”姬昊冷笑一声,一脑袋狠狠轰在云梦龙王破碎的脑门上,溅起大片血花的同时,又向远处的风行大喝了一声。
宝树摆出一副宝相庄严的威严嘴脸,看着姬昊冷声笑道:“还请姬昊道友,看在本门祖师的情分上,放http://m.hetushu.com过宝龙师弟罢。姬昊道友,你下手实在是太狠了。”
姬昊放声大笑,盘羲神镜连续放出十二道神光照在云梦龙王身上,不仅将他强悍的身体防御力削减到极致,更是将他体内龙族大太子留下的禁制一举破开。
‘噗嗤’一声,九阳荡魔剑落下,云梦龙王好大一颗头颅翻滚着坠落。姬昊混元太阳幡一卷,将云梦龙王的头颅卷进了一团烈焰金光中,几个呼吸间就烧成了一缕儿青烟。
掐着云梦龙王的脖子,好似拎垃圾一样将他拎在手中,姬昊转过身来,看向了那两个身穿白衣、长发披肩的瘦削男子。这两人都生得高鼻宽额、眼眶深陷,皮肤异样的白皙,额头上更有两条细细的血痕,分明和云梦龙王一样,他们也有异族伽族的血统。
姬昊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两人放下手中兵器,忙不迭的从袖子里取出了药瓶,手指用力碾碎了瓶子,从中取出了一颗鸽子蛋大小碧光四射和-图-书的丹丸。
一声低沉的龙吟声从云梦龙王体内传来,一个冷厉无情的男子声音狠声道:“谁敢伤我孩儿?”
姬昊‘呵呵’冷笑,打断了这白衣人的话:“罢了,你们是否纯血人族和我无关,木道人、花道人收你们为徒,那是他们的因果,和我也没关系。但是你们背后偷袭我,这就是你们找死!”
宝树、宝音气得脸色发绿,一声咆哮再次向姬昊冲杀了过来。
但是转念一想,姬昊突然放声大笑:“罢了,罢了,我和你们斗这嘴皮上的功夫做什么?先不说其他手段,但这舌头上的功夫,木道人、花道人的弟子堪称独步天下,我是万万比不得的!”
姬昊‘哈哈’大笑,回过头张嘴一道金色火气喷出,碧绿色的药粉‘呼’的一下燃烧开来,空气中满是馥郁的幽香四散,两个出手偷袭他的男子则是傻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魂飞魄散,尸骨不全,姬昊手一松,脖颈里还在不断喷血的云梦龙王尸体重重的坠落水面。和_图_书
大笑三声后,姬昊举起了昏厥的云梦龙王,拔出九阳荡魔剑,狠狠一剑劈了下去。
又是两条金色箭芒激射而来,两个出手偷袭姬昊之人手中的丹丸刚刚举起,还没来得及送入嘴里,两条箭芒精准的命中了他们手中丹丸,将其炸成了大片碧绿色的药粉。
“你们不是纯种人族?”姬昊皱起了眉头。
两人身上的白色粗布长衫,分明也是经过炼制的护身法衣,但是这两件法衣和九阳无垢衣相比,无疑是萤火之于太阳,完全没得比。风行射来的箭矢轻易穿透了两件长衫,撕开了两人的肩膀,然后在他们的肩膀内轰然炸开。
‘咚咚’两声巨响,一根金刚宝杵、一座九重宝塔狠狠砸在了姬昊后背上。
“垚伯姬昊,你出手狠辣,心性歹毒,如此至宝在你身上,真正是暴殄天物。”
姬昊晃了晃手中昏厥不醒的云梦龙王,似笑非笑的看着宝树:“哦?我下手太狠?”
一条条锐利无比的风劲在两人肩膀内肆虐,无数条雷光在www.hetushu.com他们的肩膀上炸开,两人的肩膀上被炸开了碗口大小的透明窟窿,他们的胳膊差点就被炸得掉了下来。
九阳无垢衣荡起千层金光,洒下大片烈火,金刚宝杵和九重宝塔被金光烈火死死挡在了姬昊身体外三寸之处。
出手偷袭姬昊的两人齐声惊呼,语气中骤然带上了几分贪婪之意。
没有任何声音,两条金色流光激射而来,正全神贯注对付姬昊的两人闪避不及,他们连流光的来势都没看清,两人一人左肩、一人右肩同时中箭。
大队大队垚山领的军队浩浩荡荡而来,滔天煞气弥漫虚空,云梦湖大片水军妖族相互望了望,纷纷丢下手中兵器跪倒在了浪头上。
“孽障!”两人齐声痛呼出声,步伐踉跄拖着手中兵器转身就走。
张张嘴,姬昊很想巧言令色的和宝树、宝音辩驳一番,从云梦龙王往日的恶行开始,再到今天云梦龙王带领水族大军肆虐四方为止,好好的和他们分一个青红皂白出来。
身后恶风袭来,姬昊正要闪避,云梦和图书龙王犹如疯癫一般,突然张开两条长臂,狠狠的抱住了姬昊。
转过身,姬昊看都不看宝树、宝音一眼,指着那些噤若寒蝉的云梦湖水军厉声喝道:“云梦龙王已经伏法,尔等还不投降,莫非都想要死么?”
‘呵呵’笑了一声,姬昊举起双手,手肘狠狠砸在了云梦龙王的脑袋上,接连重创的云梦龙王悲鸣一声,不甘心的被姬昊砸得昏厥过去。
“如此宝物合该为本门所有,吾等穿上这等宝衣,才能降妖除魔,造福天下。”
“背后偷袭?木道人、花道人就是这么教徒弟的?当我不会么?”姬昊冷笑了一声,突然厉声喝道:“风行,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随着两人的大喝怒吼声,金刚宝杵上烈火喷涌、九重宝塔中雷音阵阵,两件宝物对姬昊的压力骤然增加了十倍,九阳无垢衣放出的烈火金光和两件宝贝的烈火雷音撞在一起,越发荡漾出了千重瑞气、万丈光芒。
宝音笑得灿烂,只是配合上他肩膀上血肉模糊的血窟窿,这笑容就多了几分诡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