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七章 秘法惑众

就在一群猛兽想要冲上土围子的时候,点点金光从空中落下。
大量血肉入腹,两头蛇牙豹逐渐恢复了力气,他们的气息迅速飙升,墨绿色的眸子里闪耀着凶残的光芒,恶狠狠的盯着站在土围子上、手脚有点发颤的人族大巫。
火山爆发、地震山火的时候,同样是人族的先祖唱着这首歌,用自己脆弱的身躯抵挡天灾,掩护族人撤退。
这个人族村落实力不强,数万子民中只有十个不到的大巫,他们站在土围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四周的凶禽猛兽。他们汗流浃背,热气不断从他们身上涌出,每一道热气都带走了他们体内最后的一点儿力量。
或者敌人全部死在这里,或者他们全部死在这里。
悲鸣声四起,就连部族中那些强大的战士也茫然四顾,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没有了粮食,就算他们有降龙伏虎的力量,铁汉子饿上三五天也会饿得浑身发软!
一座一座万龙封水大阵逐渐完成,天空的水汽渐渐消散,没有了兴风m.hetushu.com作浪的水妖,太阳在高空重现,温暖的阳光洒在了大山上、丘陵上,照亮了山谷和树林,驱散了大水带来的寒意。
“老天爷!你这是要让我们断子绝孙么?”
一名俊美男子微微一笑,向土围子上目瞪口呆的部族子民笑道:“我家祖师慈悲为怀,深知此方子民有难,故派遣吾等前来降服猛兽,解除尔等苦厄。”
以往缺少口粮的时候,这些老人可以为了部族牺牲自己,他们会按照世世代代的传统,遁入山林中,找个藏风聚气的山洼静静的饿死在那里,为部族的青壮节约口粮。
“死战!”一名大巫举起了手中纯钢长矛大吼一声,然后唱起了古朴苍凉的战歌。
姬昊和人族诸伯候都动员了起来,各大部族倾力调动军队,建造万龙封水大阵,弹压扫荡趁火打劫的水妖大军,清剿各处兴风作浪的水府。
瘟疫流行、满地死尸时,更有人族的巫祭唱着这样的歌谣,深入山林品尝百草,无数巫祭和图书被剧毒的药草毒死,但是他们也找到了应症的解药。
他掏出了一张画像展开,三尺长宽的卷轴上正是木道人和花道人并肩站立的影像。
但是这一次,是一点儿指望都没有了。
凶禽猛兽们不安的咆哮着、鸣叫着,他们从这些孱弱的人族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饥饿和危险的感觉,刺激得这些毒虫猛兽越发的暴躁不安。
泛滥的洪水逐渐退去,藏在高山洞穴中,附着在古树枝桠上,或者造船、造木筏子随波漂流的部族子民们战战兢兢的离开了自己的藏身之地,哭声震天的回归自家的驻地。
数十头实力堪比大巫的猛兽绕着这个紧急堆砌起来的土围子转着圈儿,天空有数百头猛禽盘旋,不时发出尖锐的鸣叫声。更远的地方,一窝通体赤红的毒蛇吐着蛇信子,嘴角不断流出剧毒的涎水,贪婪的看着土围子里的数万名人族子民。
此起彼伏的哭喊声在中陆世界各处响起,无数经历了风波险阻的老人,举起双手跪在地上,hetushu.com仰面看着蔚蓝色的天空,发出了绝望的悲鸣。
土围子里,那些饿得手脚酸软的部族子民咬着牙,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们拎着兵器,慢慢的爬上了土围子,穿着粗气、冒着虚汗的看着四周的猛兽凶禽。
更加让人绝望的是,洪水过后,山林中那些同样饥肠辘辘的毒蛇猛兽纷纷冲出了山林。
异族自天外来,杀戮无数,将人族变为猪狗奴隶的时候,帝轩辕高举着手中宝剑,带着从大地的四面八方赶来汇合的人族战士,大家唱着同样的歌谣,披挂着粗燥的兽皮,扛着简陋的木盾,昂首挺胸的迎向了异族锋利的刀枪。
每一点金光落在地上,都迅速化为一朵迎风摇曳的金色莲花,金莲绽放开来,每一朵金莲中都有一名容貌俊美的道装男子盘坐诵经。
一股让人心境平和的气息散发开来,天空的凶禽纷纷落下,蜷缩爪牙趴在了地上,地上的猛兽低头俯首,向那些金莲花中的道装男子五体投地的跪拜,所有的毒蛇都蜷缩起了身www•hetushu•com体,再也没有刚才的凶狠模样。
一处简陋的土围子上,一名身高丈二的人族大巫疯狂的嚎叫着,挥动一柄钢斧将一头扑上来的剑齿虎一击劈成了两片。还不等他收取战利品,两头黑色的蛇牙豹冲了上来,快若闪电的抢在他之前将剑齿虎的两片残躯抢走,退得远远的后大口撕扯。
“死战!”几个大巫纷纷举起了兵器,随着同伴的调子唱起了先祖们一代代流传下来的战歌。古朴苍凉,透着无尽的绝望,那是一种陷入死地,再没有任何希望的人才会唱诵的歌谣。
这首战歌从洪荒时代一直传承至今,只有当一个部族彻底没有了希望,就要彻底灭绝的时候,有着古老传承的人族战士们,就会唱起这首战歌与敌死战!
“入我门来,日夜诵读我家祖师法名,尔等都能吃饱穿暖、丰衣足食,外魔再也无法困扰尔等!”
两个身穿白色道袍的俊美男子摇摇摆摆的从远处走了过来,他们一步就迈出三五里地,身形闪烁很快就到了土围子面前。www.hetushu•com
“老天爷啊!”
这些毒蛇猛兽在大水中的生存能力比人类可强出太多太多,人族都能从大水中挣扎着活下来,这些毒虫猛兽更不用说了。饿得快要发疯的毒虫猛兽们四处梭巡,他们聪明的避开了同样饿得快要疯魔的凶猛野兽,将目光投向了软弱无力的人族子民。
随身携带的口粮快被吃光了,部族库房中的存粮被冲得干干净净,地里的庄稼被冲得无影无踪,山林中可以食用的野果也都因为洪水的缘故荡然无存。
战歌的声音越来越响亮,肃杀的死意越来越浓烈。
各地都爆发了兽潮,无数个村庄、镇子被毒虫猛兽疯狂的冲击着。
洪荒时代,人族的先祖面对无数的洪荒巨兽的吞噬猎杀时,他们昂首挺胸,唱着这首歌慷慨赴死。
“老天爷,你是一点儿活路都不给我们呀!”
房屋被冲走了,良田被冲毁了,来不及携带的大牲口也被大水淹死,原本温暖安全的部族驻地变成了一块儿空地,除了逃难时随身携带的一点儿口粮,部族的所有存粮都被冲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