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六十八章 丰衣足食

往日最凶猛的凶禽,则是犹如小鸡仔一样,目光中满是温顺的看着两个道装男子,喉咙微微起伏着,不断发出顺服的‘咕咕’声。
一个白发苍苍、身形佝偻的老人慢悠悠的穿过人群,走到了两个道装男子面前。
只是点点金光从天而降,每一点金光落在地上,居然就抽出枝蔓、长出大片的莲叶,最后居然就有金色的莲花生长了出来?
土围子上的部族子民目瞪口呆的看着平地里生出的金莲,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奇异的景象。
‘咔嚓’一声,禾苗长到了三尺高,四周的男女老少同时发出一声惊呼,他们何曾见过长势如此凶猛的作物?还不等他们回过神来,三颗禾苗迎风一晃,突然就长到了九尺上下。
两个道装青年稍微勘测了一下附近的土地,信心满满的微微一笑,同时向天空稽首行了一礼:“还请祖师相助一二。”
更加神异的是,莲花中居然还坐着个子不大的道装男子,一个个还满脸虔诚的念诵着听不懂的‘咒语’!这种咒hetushu•com语和部族巫祭的祭天咒文完全不同,但是听上去却让人心境平和,好像肚子都不怎么饿了。
老人身后的部族子民们纷纷摇头,轻轻的叹着气。
几个部族老人全傻眼了。
金色的脉络、碧绿的叶苗,碧绿色的神光洒落,三株禾苗微微晃悠着,几个呼吸间就长到了十几丈高。
色泽如玉、通体晶莹的稻谷种子散发出浓郁的作物馨香,道装青年随意的在地上挖了三个人头大小的坑,将三颗稻谷种子种了进去。他轻轻的念诵咒语,伸手向天空一招手,就有一道碧绿色的光芒洒了下来,正好落在了三个土坑上。
吃饱喝足?连山里面的野果子都因为大雨的关系,一个都找不到了,你怎么让人吃饱喝足?
至于说重新开辟良田,种植庄稼之类,对于普通部族子民而言,没有消除土壤中毒素的能耐,这完全就是幻想。
“这……”
原本坚硬、冰冷的深层土壤,突然变得松软而肥厚,从原本的荒芜之地和图书,突然变成了耕耘过无数年的极品良田。几个精通农事的妇人扑倒在肥沃的土壤上,用力抓起一把黑黝黝、温暖而芬芳的土壤,一时间作声不得。
“我们说过,只要你们心甘情愿入我门来,日夜供奉我家祖师,自然就有无穷福报。”一名道装青年满意的看着四周男女老幼们虔诚而畏惧的目光,随手掏出了三颗拳头大小的稻谷种子。
一条条人腿粗细的稻穗生长了出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颗颗拳头大小的谷粒在稻穗上不断长出,所有人都能听到谷粒中灌浆的声响。
因为大雨的冲击、洪水的肆虐,这个部族原本的村落已经荡然无存。祖祖辈辈辛苦开辟出来的良田,那些肥沃松软的泥土都被洪水冲得干干净净,如今暴露在外的,尽是一些硬邦邦、冷冰冰的深层土壤。
可不是么,这种空口白牙的话,谁不会说呢?
眼见得三颗稻谷种子开始迅速的发芽,碧绿色的根茎急速钻入土壤,地面上就有禾苗长了出来。
肥沃而松软的和图书土壤足足有数尺厚,妇人们从土壤中闻到了浓郁的草木芬芳。
饿得脸色发白的汉子脸上突然冒出了一阵红光,额头上也隐隐有一层汗水渗了出来,就好像大夏天穿了棉袄一样,浑身热力袭人,热得他不由得伸手擦了擦汗水。
让人绝望的是,雨水中混杂的毒素浸润了这些深层土壤,泥土的颜色都变得五彩斑斓,好似毒蛇身上的条纹一样。这种被毒素沾染的土壤不要说长出庄稼来,就算是普通人族子民在上面居住得久了,也会被毒气熏染暴病而亡。
一些妇人目光游离的看着那些趴在地上纹丝不动的毒虫猛兽,这些东西若是斩杀了,倒是够部族里的人饱餐一顿的。但是也仅仅能吃饱一顿而已,吃光了这些毒虫猛兽的肉,后面还会继续饿肚子。
哪怕是平日里最天不怕、地不怕,敢于在山林中和那些凶猛的野兽拼命的部族战士,此刻也屏住了呼吸,带着一丝丝平日里绝对不会有的虔诚和敬畏,小心翼翼的看着两个道装青年。
毒蛇敛牙,和图书猛兽缩爪,哪怕他们都饿得快要疯掉,但在金色莲花中道装男子的诵经声里,他们犹如刚刚吃饱奶水的婴孩一样,娴静而温柔的匍匐在地上纹丝不动。
两个道装青年就笑了起来,他们毕恭毕敬的朝着悬浮在面前的木道人、花道人的画像行了一礼,温和的笑道:“自然如此,若是信了我家祖师,日夜将其供奉在你们祖庙、宗祠中,自然会丰衣足食的。”
也就是一盏茶不到的时间,三株巨大的‘稻谷’树就已经生长完成,随后一股浓浓的米饭香味飘了出来。一个道装青年跳起来十几丈高,随手扯下了一颗拳头大小的谷粒,用力撕开了谷粒外的谷壳,一颗墨绿色散发出浓郁馨香、色泽半透明的米粒就出现在他面前。
随着他们的动作,天空有一道淡淡的碧绿色光芒洒了下来,绕着大概方圆亩许的一块儿土地转了一圈,肉眼可见土地中一丝丝五颜六色的毒气升腾而起,但是在碧光的照耀下,毒气迅速的消融了。
身高丈许的汉子一口将这颗谷粒塞进嘴http://m.hetushu•com里,大口咀嚼了一阵后吞了下去。
手持荆杖的老人还要说话,两个道装青年已经忙碌了起来。
皮肤黧黑的老人双手杵着一根粗糙的荆杖,努力睁大了模糊的双眼,上下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两人:“这是什么意思呢?信了他们,就能吃饱喝足么?这种话,你们说,会有人信么?”
中陆世界天地灵气充沛之极,这些深层土壤若是紧急耕耘一番,用太阳暴晒几日,引来清水灌溉其中,小心侍弄的话,依旧能化为物产丰富的良田。
部族的子民们作声不得,他们慢慢的围了上来,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虔诚和畏惧,屏住了呼吸呆呆的看着两个道装青年接下来的动作。
道装青年将这颗米粒随手递给了一个牛高马大的部族战士,微笑着说道:“已经是熟了,哪怕你肚皮再大,吃这么一颗下去,三日内是绝对不会再有肚饿的。而且吃了他,哪怕是冰封三尺的洞天,也绝对不会感到半点儿寒意。”
“入我门来,丰衣足食,诸位可信了么?”两个道装青年矜持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