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七十四章 江神父子

过了足足一刻钟,手中大旗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了,中年男子才抬起头来,漆黑、不见丝毫眼白的双眼森森的看了一眼坐在面前的十二个青年,冷冰冰的开口了。
姬昊皱起了眉头,白龙江神居然能发现自己的踪迹?
整个盘古世界,谁敢叫嚷这样的口号?
手中大旗已经完工,中年男子张开嘴,一点拳头大小的黑色精血被粘稠的黑色火光包裹着,悄无声息的落在了旗面上。大旗犹如水波一样翻滚着,迅速将精血吸纳了进去。
姬昊忍不住想要笑。
白龙江神的十二个儿子也一跃而起,他们齐齐怪叫了一声,左右肩膀上也分别有一大团血肉隆起,不多时他们就变得和白龙江神一般模样,两颗蛟头在肩膀上摇曳生姿,一头喷吐着黑色火焰,一头喷吐着黑色冻气,看上去威势十足。
刚刚开口说话的,就是其中一位道装青年,因为十二个人都背对着姬昊而坐,姬昊也看不清他们长什么模样。
中年男子突然hetushu•com举起手中旗杆,狠狠的一棒子砸在了坐在他左手边第一个的青年脑袋上。
感情这家伙并没有发现姬昊的行踪,而是纯粹习惯性的开口诈人,也算老江湖的姬昊,居然被他硬生生给诈了出来。
天下无敌?
不提那些洪荒时代隐匿不出的老怪物们,不提高深莫测的大赤道人、清微道人。就说禹馀道人一人往你面前一站,谁敢说自己天下无敌,先吃禹馀道人一剑不死再说!
轻咳了一声,姬昊收起了天地金桥和盘羲神镜,带着一丝淡然的笑容显出了身形,肃然向白龙江神稽首行了一礼:“贫道姬昊,见过白龙江神!”
“天下无敌?你们这群蠢货记住,胆敢在心里有这个想法的人,早就死光了。”
过了半晌,刚刚被白龙江神砸了两下脑袋的青年叫道:“父王,果然还是您说得没错,为人处世一定要小心谨慎,您老人家每隔半个时辰就这么试探一次,果然把这厮给诈出来了!”
和-图-书刚刚开口说话的那青年不服气的咕哝了一声:“可是父王,这玄阴聚煞旗是用六壬阴煞丝祭炼而成,天下绝少有能克制他的宝贝,这些日子,咱们偷偷摸摸收集的阴魂数以百亿计,这玄阴聚煞旗一旦炼成,威力简直能毁天灭地,您老道行通天、法力无边,难道还不能说是天下无敌么?”
姬昊有点傻眼了。
阴寒之气和地面上的妖文符箓相互冲撞,不时有细小的绿色电光迸裂开来。
方鼎前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道袍、面容古拙的中年男子,他的身量极高,骨架极大,盘坐在地上身高都在一丈五六尺左右,若是站起来身高肯定在三丈以上。
看着严正以待的白龙江神和他的十二个儿子,姬昊颇有点哭笑不得。
表面雕刻了无数魑魅魍魉、妖魔鬼怪雕像的方鼎内黑烟升腾,无数扭曲咆哮的面孔不断从黑烟中冒出来。方鼎上空飘浮着数十面黑色大旗,犹如黑洞一样不断吞噬方鼎中飘出的黑烟。
m•hetushu.com殿内干干净净、空荡荡的,除了大殿正中一口通体漆黑的四足方鼎外,别无其他陈设。
手中大旗带起一道黑漆漆的幽光一卷,白龙江神一跃而起,他的左右肩膀上突然隆起一大团血肉,一个摇晃间两颗长长的脖颈从他肩膀上生出,两颗狰狞的独角蛟头龇牙咧嘴的长了出来。
‘当’的一声闷响,青年抱着脑袋‘嗷嗷’怪叫,中年男子厉声喝骂道:“说你们是蠢货,你们一个个还自以为聪明绝顶!炼成玄阴聚煞旗就能天下无敌的话,当年你们阿翁,也就是你们亲爹俺的阿爹,也不会被人抽筋扒皮炼成宝贝啦!”
那头大哈蟆说白龙江神的本体是一条三首黑蛟,如今一看果然没错。
有天地金桥和盘羲神镜两件至宝随身,居然都会被白龙江神看破自己的行踪,这家伙那黑漆漆的眼眸究竟修炼了什么怪异的天赋神通?
白龙江神的十二个儿子也是怪叫了一声,齐齐向后退了几步,一个个犹如见鬼一样看和图书着姬昊。
站在大殿门口,姬昊向大殿内望了进去。
手指上不断有细小的黑色妖族符文喷出,不断融入黑色大旗中,中年男子阴恻恻的说道:“你们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娃娃记住一件事情,想要活得长久些,就永远不要想着自己是天下无敌,永远不要觉得天下就没人治得了你。”
在中年男子的面前还悬浮着数十面黑色旗幡,旗幡下一字儿排开坐着十二个身材高大的道装青年,他们不时的抬起头,向那些黑色旗幡喷出一道道黑色火焰。
“你,你,你,你是何人?你,你,你,你怎么闯到这里来的?你,你,你,你想要干什么?”
中年男子半晌没吭声,他双手快速的抓取六壬阴煞丝,不断的编织旗面。原本灰白透明的细丝和大旗融合后,就好像一滴水掉进了墨缸中,迅速变得漆黑无光。
抱着脑袋怪叫的青年不服气的叫嚷着:“可是阿爹,当年阿翁只练成了一面玄阴聚煞旗,里面的阴魂不过千万而已。我们这里可和图书是有整整一百六十九面玄阴聚煞旗,收集的阴魂数以百亿计……”
皮肤泛黑的中年男子盘坐在地上,面前悬浮着一面尚未完工的黑色大旗。一条条灰白色透明的六壬阴煞丝不断从大殿外飞进来,中年男子双手不断的抓取六壬阴煞丝,犹如最巧手的织女,仔细的将这些细丝不断的炼化进大旗中。
姬昊的身形突兀的从大殿门口冒了出来,刚刚还一本正经装腔作态的白龙江神吓得怪叫了一声,骤然向后蹦出了三五丈远,差点一脑袋撞在了那口黑漆漆的方鼎上。
中年男子又是一旗杆砸在了青年的脑袋上,他冷哼了一声,正要说话,突然抬起头来,黑漆漆的双眸中喷出两条黑色玄光往大殿外一扫,语气僵硬森冷的说道:“道友既然来了,何必藏头缩尾的?贫道白龙江神此番有礼了!”
‘呜呜’怪啸声从大旗深处传来,一股股阴寒之气打着旋儿向四周扩散开,大殿地面上大片妖文符箓爆出了细小的光芒,将这股阴寒之气禁锢在了大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