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七十五章 玄阴聚煞

神态自若的站在火莲中,姬昊转过身来笑看着白龙江神:“嗯,我说了,不要浪费时间。既然江神不愿意将这大阵的用途告诉我,那还是毁掉的好。”
不等白龙江神开口,姬昊厉声道:“听你和你儿子的对话,你能知晓洪荒中的事情,又能收集六壬阴煞丝炼制玄阴聚煞旗,可见你也是有根脚的人。能有今日的道行修为,不容易,千万不要误了自己性命!”
“不实在,真不实在。”姬昊摇摇头,转过身,双手握住剑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举起九阳荡魔剑就作势要向广场上那座巨大的大阵劈去。
一声长啸,白龙江神左右两颗蛟头向后一探,张开口分别咬住了一根炼制完成的玄阴聚煞旗。
这些鬼头色泽青黑,身上挂满了黑色的冰渣,一个个凶残贪婪的看着姬昊直流口水。
藏在黑气中的那些山精水怪和人族亡灵已经被转化为某种极其可怕的凶厉存在,他们尖声嘶吼着,他们的吼声好像带着无数倒钩一样,痒酥和_图_书酥的钻进姬昊的耳朵,一路钻进了他的神魂空间,勾住了他的太阳道种,想要将他的元神从太阳道种中勾出来。
姬昊只觉浑身皮肤好似针扎一样,通体气血躁动不安,每一根汗毛都笔挺的竖了起来,一丝丝热气不断顺着毛孔向外流淌。
“道友何苦咄咄逼人呢?”姬昊正在蓄势的时候,白龙江神突然叹了一口气,反手从方鼎上抓了一柄黑气缭绕的大旗,朝着姬昊狠狠一抖:“有时候,给人留一条路走,也是给自己留一条生路呵!”
耷拉着眼皮,浑身气息内敛,白龙江神很是人畜无害的向姬昊笑道:“道友切勿动怒,我家祖训就是,以和为贵、与人为善、从不何人争斗厮杀,道友切勿动手,你想要知道什么,贫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但是无论白龙江神和他的十二个儿子如何催动玄阴聚煞旗,没有一丝黑气能够靠近姬昊的本体。
‘嗷嗷’嘶吼声传来,伴随着无数凄厉的惨嚎声,大片黑烟从白www.hetushu.com龙江神手中大旗中喷出,黑烟内无数山精水怪、无数人族男女的面孔若隐若现,带着刺骨的寒气向姬昊扑了上来。
奈何姬昊太阳道种坚固无比,更被纯阳至刚的太阳精火环绕,他的元神藏身在太阳道种中,根本无惧任何阴邪侵害。
冷冷一笑,姬昊扳起了脸严肃的说道:“白龙江神,共工氏兴起大水肆虐人间,杀死我人族子民无数,这笔账我人族要和他算个清楚。你可千万千万不要走错踏错,一旦选错了阵营,那是要生死道消的!”
既然被诈了出来,姬昊也懒得再遮遮掩掩,直接开门见山的开口质问:“白龙江神,废话少说,你门外广场上那座大阵,是做什么用的?”
只是随意一剑,还没有催动法力,白龙江神布置的妖法禁制就被轻易破掉。
黑云冷气翻滚不定,围绕着姬昊的身体不断的打着旋儿。
九阳无垢衣‘嗡’的一声亮了起来,九团烈日升腾而起,环绕姬昊盘旋飞舞,不断http://www.hetushu.com放出炽烈火光一圈一圈的向外扩散。在姬昊禹馀道法的催动下,九阳无垢衣放出的烈火化为一朵巨大的千瓣莲花,姬昊就站在莲花的莲蓬上,每一片莲花都喷射出一丝丝炽烈无比的金光,衬托得姬昊犹如火神临凡。
听了白龙江神的话,姬昊不由得就笑了起来。这家伙看似胆小谨慎,实则奸猾无比。他说他不知道这座大阵的用途,那么被姬昊生擒活捉的那头大蛤蟆,也就是白龙江神最宠爱的小妾的贴身丫鬟的弟弟,他是怎么知道这大阵的传闻的呢?
白龙江神一声尖啸,数千颗鬼头同时张开嘴向姬昊扑了上来。
三颗蛟头喷吐着黑色火焰、黑冰、黑风,同时朝姬昊厉声喝道:“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多少年的筹划,这般心血岂能就这么抛弃了?你不找上门来也就罢了,既然你找上门来,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换成普通人,无论是人族大巫还是炼气士,被玄阴聚煞旗中凶魂厉魄的嘶吼声一拉,灵魂和-图-书已经不受自主的飞出体外。但是姬昊修成了太阳道种,只是觉得浑身痒得厉害,元神却是稳固如山丝毫不动。
他们正中的那颗蛟头喃喃念诵着咒语,玄阴聚煞旗喷吐出的黑气越发的凝实、粘稠,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声,黑气中就有一颗颗水缸大小的凶厉鬼头冉冉浮现。
白龙江神呆了呆,他抖手晃了晃手中玄阴聚煞旗,将刚刚完成的大旗往身后一丢,大旗飞到了黑色方鼎上,悬浮在黑气中不断吞吐黑气。
姬昊右手一抓,九阳荡魔剑喷吐着太阳精火出现在手中,随意一挥长剑,剑尖上点点金色火星喷出,大殿地板上雕刻的妖族符文‘嗤嗤’爆开,长达百丈的一条弧线上数万符文被一剑切开,丝丝绿烟不断从破损的符文中喷出。
白龙江神的脸微微一抽,他深吸了一口气,除开原本的两颗蛟头,他正中那颗保持了人类模样的头颅也一阵变幻,迅速的变成了一颗蛟龙头颅。
双手搓了搓,白龙江神很是有点拘谨的向姬昊笑了笑:“敢问道友和-图-书尊姓大名?”
白龙江神的十二个儿子也和他一般,分别用两颗蛟头咬住了一根玄阴聚煞旗,连带他们手中的一面,一共是三十九面玄阴聚煞旗急速的摇晃起来。
抬起眼,黑黝黝的眸子向大殿外望了一眼,白龙江神轻声叹道:“那大阵,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总而言之,共工大人送了一份阵图来此,命我按照阵图这么布置,我一小小水妖,带着几个孩儿托庇于共工大人麾下,怎么敢不听话呢?”
大片黑气呼啸而来,犹如团团乌云将姬昊死死包裹在内。
姬昊看着神色骤然一紧的白龙江神沉声道:“少说废话,给我答案!”
眯了眯眼,白龙江神轻笑道:“想要知道这大阵是做什么用的,道友还得去问共工大人才是。”
白龙江神的十二个儿子也纷纷从方鼎上抓起祭炼完成的玄阴聚煞旗,大喝一声向姬昊狠狠一抖。
原本姬昊体内的精血被拉扯得躁动不安,几乎都要顺着浑身毛孔喷出体外,但是九阳无垢衣一发动,所有异样感觉全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