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七十九章 耶摩天至

耶摩天被共工氏散发出的恐怖威压震慑,他的脸色一阵阵的发白,没说完的话全都憋在了肚子里。
“你就是这一代的共工?”耶摩天轻佻的笑了:“实话实说,我虽然在这个该死的世界长大,但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盘古世界的土著神灵。很有趣,非常有趣,如果能把你剖开……”
“不如由老臣出手,将那姒熙给斩了?”站在大殿门口的河伯阴恻恻的开口询问共工氏。
“白龙江眼下方的那座大阵,被外力触动了,而且攻击力极强!”共工氏看着从江眼中冲起来有十几丈高的白光,目光阴沉的说道:“白龙江神在干什么?难不成他的下属不听招呼,引动了人族大军围剿?”
共工氏和河伯同时惊骇万分的看向耶摩天。
迈着虞族贵族特有的、四平八稳的慢悠悠的鸭子步,帝释杀阴沉着脸走进了大殿。
这是天道孕化上古天庭时,天道降下的至宝天地盘,中陆世界和四荒大陆的地理地貌尽在其中,无论中陆还是四荒,任何一处最和图书细微的地势变化,都会即刻在这天地盘中体现出来。
烟霞萦绕、威严恢弘的天庭内,一座规模庞大的偏殿中,共工氏背着双手,眯着眼,肃然打量着面前一块长宽数百里的巨大沙盘。
共工氏眯起了眼睛,脸色一阵阵的发黑:“那就是说,有人潜入了白龙江眼?会是谁?还是说,有人……”
目光一转,共工氏看向了跟在帝释杀身后,生得俊美非凡的耶摩天。
“够了!”帝释杀沉沉的呵斥了一声:“共工氏,事情进展到现在,你已经没有收手的余地,你除了和我全心全意的合作,你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所以我带耶摩天大人过来,是想让你知道……”
“嗯?白龙江神在干什么?因为他为人谨慎、小心,向来独善其身,最喜欢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平安是福’,看到他这么谨小慎微的份上,才让他做了白龙江神,在那里经营了这么多年。”
共工氏转过身,发黑的脸色骤然变得灿烂了许多,和煦的笑容在他和_图_书脸上浮现,他笑着向帝释杀点了点头:“放心吧,那大阵和整个白龙江水脉相连,除非有大能一击崩毁白龙江亿万里范围的水域,否则那座大阵是不可能被摧毁的,耽搁不了事情。”
“我是耶摩天,闇日一脉现在的执政大帝耶摩椤椰,那个该死的女人是我的同母姐姐。”耶摩天带着一丝轻佻的语气介绍了自己的来历。
不经意的挪开了目光,共工氏笑着看向了帝释杀。
耶摩天矜持而轻佻的笑着,随手指向了沙盘上的那道白光:“出问题了?我很乐意去见识一下热闹。”
骤然间,天地盘上细如蚯蚓的白龙江微微的震荡了一下,大片水光从河道中扩散开来,白龙江眼的位置更有一丝白光直冲高空,带着‘嗖嗖’响声冲起来十几丈高。
河伯闭上嘴不再说话,他眸子里黑光闪耀,似乎在盘算着什么时候杀掉姒熙,才能给他们共工一脉带来最大的好处。
霞光万丈,通体莹润如琉璃宝珠铸造而成,这块体积巨大的沙盘hetushu.com上由无数道五彩光丝凝成了中陆世界的山川河岳地势详图,精细入微、完全和中陆世界的实际地貌一模一样。
耶摩天俊美非常,一头黑发犹如黑色瀑布垂在身后,发梢几乎碰到了地面。更让共工氏心惊的是,耶摩天的双眼充斥着某种极其可怕的邪恶力量,他黑漆漆的眸子好似两个无底黑洞在缓缓旋转,共工氏只是目光和他的眼眸略微一碰,就有一种整个人都要被彻底吞噬的恐怖错觉。
帝释杀眯起了眼睛,压低了声音:“让你知道,我身后的那位大人,就是耶摩天大人的生父。我们的这个计划,归根结底是为耶摩天大人服务,让他独自掌控盘古世界和周边三千世界的所有资源。”
“姒熙,好一个崇伯姒熙,我还是小看了你。”共工氏身体一晃,化为一道黑光在沙盘上急速的穿梭了一阵,将万龙封水大阵的细节仔仔细细的揣摩了一阵,重新在沙盘边凝成人形,随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江眼上空,十八座浮空山峰没有任何动m.hetushu.com静,河伯诧异的看了共工氏一眼。
大殿外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还是说,你的人做事不可靠,泄露了机密?共工氏,你要明白,若是因为你和你下属的失误,导致我们耗费了这么多时间、这么多人力财力才布置的计划失败的话,你的下场会非常的凄惨!”
共工氏头顶一道黑气冲了起来,滚滚黑浪在黑气中翻腾呼啸,恐怖的压力犹如海啸席卷整个大殿。
掌控天地盘,则遍查中陆和四荒一切情势犹如掌上观纹清晰可见。
河伯指着十八座浮空山峰说道:“但是这些浮空上并没有动静?”
如今在天地盘上,一处处巨大的万龙封水大阵引发的山脉变迁一览无遗,无数团丈许方圆的水云悬浮在沙盘上,水云中淅淅沥沥的有雨点一样的光影落下,水云下方是息壤垒成的山坝,坝中水面越升越高,而四周的坝体也随之不断升高。
息壤之神妙,让漫天大雨、滔天洪水都成了无用功。
沉默了一阵,共工氏摆了摆手,轻叹了一声:“不,不,你http://m•hetushu.com不能去。姒熙,不是这么好杀的。杀他,要找对了人,瞅准了时机,要杀,就必须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好处才行。”
“大阵被外力攻击。”共工氏阴沉着脸说道:“我已经将那些大阵的阵心灵符和天地盘融为一体,任何一座大阵有任何异动,都会立刻在天地盘上显露出来。”
河伯身体一晃,瞬间到了沙盘边,他掐了一道法诀往天地盘上一指,沙盘上的景象急速变化,白龙江流域的地势地貌迅速充盈了整个沙盘,随后白龙江眼急速增大,占据了大半个沙盘。
“敢问,这位是?”
他上下打量着共工氏,肆无忌惮的放出强大的精神波动绕着共工氏的身体转了一圈又一圈。如此无礼的窥视让共工氏的脸色很难看,他阴沉着脸看着帝释杀,一言不发的等待他的解释。
共工氏看着那一道白光,怒声吼道:“事先已经给他还有其他人说过,他们负责的大阵最是要紧不过,那些散兵游勇的山精水怪趁着大水作乱,是故意吸引人族目光……他们不能动,他们不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