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八十四章 息壤圣体

长剑透体而过,耶摩天得意大笑,他立刻催动了长剑的吞噬力量。
“就算死,我们人族的勇士,也绝对不会向一个异族开口求饶!”姒文命终于开口了,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厚而稳重:“尤其,你确定你能杀了我?”
“但是,你们所谓的巫帝之躯,在我的剑下就是一个笑话!”
耶摩天得意的扭动剑柄,剑锋切割着姒文命的身体,发出细微的‘嗤嗤’声。
长剑拔出了,姒文命的身体就恢复如初了。
巨响声中,耶摩天身上的甲胄、头盔同时炸成了无数细小的碎片,一股可怕的重力压在了耶摩天身上,足足是盘古世界正常重力百万倍的恐怖重压拖拽着耶摩天,让他犹如坠落的流星一样狠狠砸在了地上。
耶摩天不知所措的举起了手中闇噬剑,下意识的说道:“我用耶摩杉椰养的几头金丝雀偷偷试过,只是一剑,那些金丝雀就被吸干了精血和灵魂,你不应该例外!”
耶摩天凑到姒文命的耳朵边,故意放大了声音和-图-书讥嘲的笑着。
‘欸’?
共工氏为了让耶摩天冒充北荒战士的身份来白龙江看热闹,给他配发的都是北荒最极品的甲胄。但是这些用蛟龙皮革制成的甲胄面对姒文命的倾力一击却是那样的脆弱。
耶摩天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那些被我亲手杀死的侍女,她们不都是这样么?她们哭喊,她们哀求,她们跪在我的脚下,她们用她们所能想到的所有方式取悦我,哀求我放过她们!”
强忍着脑子里的眩晕,耶摩天一跃而起,手中造型精美的长剑带起一道黑色流光,再次向姒文命的胸膛要害刺去。
姒文命没有躲闪,更没有用手中长剑招架,他任凭耶摩天的长剑刺穿了自己的胸膛,心中很是为这柄剑可怕的锋芒度吃了一大惊。
昏天黑地的躺在地上,耶摩天身上所有的主动防御玉符消耗一空,他昏昏沉沉的抬起头来,目瞪口呆的看着身上再无一丝伤口,皮肤光溜溜不见任何痕迹的姒文命。
姒文命拍和*图*书打着毫发无损的左胸,看着耶摩天淡淡的笑道:“这么说,你这柄剑已经开锋见血过?用金丝雀开锋,看来以后你的闇噬剑也只能去杀杀小鸡小猫之类。”
但是闇噬剑没能吞噬到任何东西,姒文命的身体就好像一团粘稠的半融化的牛筋,任凭闇噬剑如何吞噬,他浑身精血和灵魂都浑然一体,闇噬剑根本抽不动姒文命半点精气。
姒文命只是‘呵呵’轻笑,一言不发。他眯着眼,很享受这种长剑入体、贯穿心脏的奇异感触。
犹如一个刚刚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耶摩天得意洋洋的炫耀着他的本命神兵闇噬剑。
甩开左手,姒文命一个大耳光子狠狠的抽在了耶摩天的脸上。
一声巨响,耶摩天身上的龙鳞甲胄、龙皮头盔同时爆发出刺目的光芒。
耶摩天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指着姒文命大声吼道:“胡说八道,我的本命神兵,当然要用一个英雄的血才能开锋,就是你,就是你姒文命,没错!”
“笑?你居然还能笑?和*图*书”耶摩天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的面孔扭曲成了一团:“你应该哭啊,喊啊,哀求啊,求饶啊,你应该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靴子求我饶你一命呀!”
但是事情依旧,闇噬剑能击伤姒文命,却无法伤损他分毫。
“他无坚不摧,而且能吞噬万物,他吞噬的血肉和灵魂越多,他的威力就会更加强大。”
“不!”姚猛等人悚然,他们浑身冰冷、僵硬的看着心口上挨了一剑的姒文命,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
“但是今天我找到了最合适的人选!有人告诉我你是姒文命,就是那个在赤坂山让我们尊贵的虞族贵族流了无数血的姒文命?你在人族应该算是一个英雄?”
以姒文命雄浑的底蕴,他主修的又是大地巫力,他的肉身远比其他人族巫帝强出一大截。以他的身体强度,居然挡不住耶摩天手中长剑轻轻一刺,这柄剑很显然会成为人族战士的致命威胁。
姒文命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胸口,感和图书受着冰冷中蕴藏了一股奇异热力的剑锋穿透自己心脏带来的新奇感觉。剑锋插在心脏中,每一次心跳都让姒文命剧痛难当,这种剧痛让姒文命渐渐的笑了起来,这种剧痛让他有一种自己活生生的活着的真实感!
耶摩天怪异的叫了一声,下一瞬间他就眼前一黑,姒文命极其霸道的原地转身,任凭闇噬剑的剑锋撕开了他的半边身体,挺起了左手手肘,狠狠的一肘子砸在了耶摩天的面门上。
“他们还告诉我,说真正强大的人族巅峰巫帝,他们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手掌龙蛇、拳碎星辰,是一群打不死、砸不烂的怪物?”
耶摩天身上十几枚黑漆漆的,造型怪异的玉符同时爆炸开来,一重重黑色幽光团团裹住了他,替他挡住了姒文命这恐怖一肘中蕴藏的毁灭性力量。
淡然的笑着,姒文命轻轻的说道:“我的巫帝身躯,耗费了族中收藏的最后一块息壤和我融为一体。我的身躯是息壤圣体,一滴精血都不会外泄,你怎么可能吞噬得了我?”和图书
“帝释杀从父亲身边返回,给我带来了闇噬剑。我一直被耶摩椤椰那个该死的女人约束在闇日城堡,不许我外出,所以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目标为他开锋!”
“用英雄的血为我的闇噬剑开锋,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兆头,我们虞族贵族骨子里是比较迷信的,虽然我们的力量可以征服一切迷信,但是我们骨子里还是比较相信一些玄而又玄无法解释的东西,你觉得呢?”
不信邪的耶摩天拔出长剑,然后再次刺穿了姒文命的身体。
“人族巫帝的身体很坚硬?嗯哼?甚至说,随着你们的修为加深,人族巫帝的肉体强度,开始追上甚至超越同阶的伽族勇士的肉体?”
“这是我那位到处滥情、但是地位尊贵的父亲大人,亲手为我铸造的本命神兵。为了这柄闇噬剑,他亲手摧毁了一个属性为黑暗、吞噬的小世界,用那个小世界崩坏塌缩后形成的世界遗核为主要材料,帮我锻造了这柄美丽而神奇的兵器!”
“不……怎么可能呢?我的闇噬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