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八十六章 太阴无形

如此狠戾的吞噬力量,却无法从鬼爪中得到任何补充,姬昊也是颇为惊异。
空荡荡的不存一物,这些有着极强禁锢力量的鬼爪,却好似根本不存在一般。
他眉心竖目张开,漆黑的眸子里一道黑色的神光喷薄欲出。
“又有其二,太阴星在很久之前,就被某人挪为私用,封印了一方星空,取太阴星力镇压伤势,所以,呵呵……所以现今人族巫帝,并无一人能取太阴星力为本命星力。”
闇噬剑随着耶摩天的咒语声急速的跳动震荡,放出可怕的吞噬力量想要将那些鬼爪吞噬一空。
但是姒文命用尽了全力,他也无法像姬昊这样,五指发力居然能将虚空直接掐破。
“太阴之力,极阴极柔,收敛于内,是为夜间太阴星,他是天地阴气之极,内敛而低调,凡人莫见。”
闇日一脉的力量本源,是毁灭,是吞噬,摧毁一切,吞噬一切,吞噬的东西越多,自身力量越强。作为耶摩天的本命神兵,闇噬剑同样有吞噬万物反哺自身的能http://m•hetushu.com力。
“只是其一,如我刚才所言,太阴之力太过于阴柔内敛,太阴星藏匿虚空,并非人人所能见。”
姬昊距离闇噬剑不到十丈远,他能清楚的感知到闇噬剑发出的凄厉鸣叫,这柄凶煞之兵散发出的吞噬力场拉拽着他的身体,甚至牵动了他体内的气血不断的波动。
一颗水缸大小的鬼头无形无迹的从耶摩天背后冒了出来,张嘴一道灰白色寒气喷在了耶摩天身上。
对闇噬剑而言,这些鬼爪就好似镜中花、井中月,看得分明,却无可捉摸,一丝半点力量都吸取不到,又怎么能毁掉这些鬼爪安然脱身?
随灭随生,生生不息。
耶摩天偏偏耳朵很尖,他听清了姒文命的自言自语,异常恼怒的大吼了一声。
无数鬼爪死死抓住闇噬剑,不断将他拖向玄阴聚煞旗,一旦闇噬剑被拖进了玄阴聚煞旗,那么他想要再出来,就要看姬昊的心情了。
但是一如虚影所言,太阴之力太和_图_书过于内敛莫测,那些鬼爪分明牢牢地捆缚在闇噬剑上,闇噬剑却怎么都无法从那些鬼爪中吞噬到任何力量。
这是白龙江神祭炼的一百六十九面玄阴聚煞旗中,吸收的煞魂最多,品级最高,威力最强的一面。姬昊大致估算了一下,这面玄阴聚煞旗中凝聚的煞魂,起码超过十亿之多。
虚影沉默了一阵,轻轻的笑了:“太阴星怎可能不存在呢?既然有了太阳星,那么就必须有太阴星,太阴太阳,阴阳之力,怎么可能缺少一种?”
“太阴之宝?”姬昊愕然。
“太阳之力,纯阳纯刚,显露于外,是为白昼太阳星,他是天地阳气至极,外向而张扬,人人可见。”
微微顿了顿,虚影带着一丝感慨说道:“一如玄阴聚煞旗,太阴星力阴柔无比、不可捉摸,若是能取太阴星化为本命巫星,不说其他妙用,单论藏匿行踪、刺杀窥视,天下无人可比。”
欣然看了看姬昊,姒文命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耶摩天:“异族的年轻人中,就http://m.hetushu.com只有这种卖嘴皮子的小白脸么?这样……似乎也是好事!”
如此恐怖的肉体力量,耶摩天看得眼角一跳,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耶摩天的一张俊俏的脸蛋变得极其难看,他阴森森的看着姬昊,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激怒了我,该死的东西,你真的激怒了我,放开我的本命神兵,不然,我会让你们这些卑贱的土著知道,什么叫做恐怖。”
“原来,太阴星被人藏起来了。”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姬昊浑身寒毛直竖。是谁有这样大的手笔,能把太阴星藏匿起来,独占一方星域作为疗伤之用?
“神异的不是玄阴聚煞旗,是先天六壬瓶,是太阴魂鼎。”虚影的声音隆隆响起:“这两件宝贝很难得,是天地孕化的太阴之宝。真正没想到,居然会有太阴之宝流失在外。”
听了耶摩天的话,姬昊带着一丝挑衅之意笑看着耶摩天:“是男人,不要耍嘴皮子,是男人,用拳头来说话!你想让我见识到什么是恐怖,来,来,我让你hetushu.com一只手!”
无数煞魂凝成鬼爪,几乎堪比高阶巫帝的身体强度,脱手飞出的闇噬剑每一次劈砍能砍断的数量也有限,他砍断的鬼爪还没有新生的鬼爪多,眼看无数鬼爪拖着他就往大旗飞去。
姬昊站在太阴魂鼎上,不断催动太阴魂鼎中无穷无尽的煞魂涌入一百六十九面玄阴聚煞旗,不断的滋养这些宝贝,极力的提升、完整他们的力量。
耶摩天惨嚎一声,浑身迅速挂满了灰白色阴寒之极的冰片。
姬昊将一缕神识投入神魂空间,大声询问虚影。
耶摩天着急了,他声嘶力竭的大吼着‘不可能’,同时不断的念诵咒语,驱动闇噬剑吞噬那些鬼爪。
姬昊被虚影的话大大的震惊了:“太阴星?似乎我没听说过夜空中有太阴星?”
“这玄阴聚煞旗,居然这么神异?这些煞魂,甚至连我的太阳精火都无法克制,岂不是天下没有可以制约他的力量了么?”
被几个虞族贵族用黑洞漩涡控制住的姒文命惊讶的看了一眼姬昊,他眨了眨眼,伸出左手五指同样和-图-书用力一握拳,同样‘砰’的一声闷响,姒文命的拳头附近暴开了大圈的气爆,恐怖的气爆冲出,将几个虞族贵族震得摇摇晃晃立足不稳。
姬昊突然大喝了一声‘中’。
姬昊呆了呆,大致幻想了一下虚影所说的那种情况,不由得头皮一阵发麻。
姬昊背起了左手,右手向耶摩天招了招手,他五指用力一握,‘啪’的一声脆响,他五指直接掐破了虚空,在空气中留下了五条短短的黑色印痕。
玄阴聚煞旗中,无数鬼爪不断冒出,任凭闇噬剑锋利无匹,轻轻一斩就能破掉上百支鬼爪,但是他斩落多少鬼爪,玄阴聚煞旗中就冒出数倍数量的鬼爪,硬生生拖拽着他动弹不得。
但是这些嶙峋丑陋的鬼爪,却油滑飘忽犹如幻影,他们分明是凝成了实体,但是闇噬剑如何发动吞噬之力,却无法从鬼爪中吞噬到东西。
“好小子,不知不觉,当年我从南荒带出来的小娃娃,居然成长到文命阿叔都不如的程度了!”姒文命笑得很是灿烂:“我人族又添一员大将,好,好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