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二章 傲慢

这是两条太古龙,在龙族内部,他们是拥有独特头衔的‘封号龙王’,地位仅在龙皇之下。不提神通法力,单单肉体力量,这两尊封号分别是‘尸山’、‘血海’的封号龙王,就有对抗人族巫神的恐怖实力。
负责帝释一族这次新世界远征的帝释阎摩站在一座浮空战堡最高的瞭望塔上,皱着眉向四面八方打量了一圈:“纯粹的……水世界。嗯,虽然单调,但是危险性比起那些法则复杂的大世界要降低了起码三个等级。”
从高空俯瞰下去,光线昏暗的盘泇世界内,绵延千里的金属城池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尤其是浮空战堡内的高塔顶部一枚枚竖目森然矗立,偶尔一道血光闪过,足以照耀万里。
一座、两座、三座……
盘泇世界,天空中有一个圆形的白色光圈,直径百里的光圈中,无数脚踏圆碟、身披重甲、手持长枪大戈的伽族战士冉冉降落。
设计精巧的锁头将链条死死扣住,一条一条金属和图书巨舰接驳在一起,迅速化为一条长长的钢铁长城。
数十名身高三丈开外,保持着龙头人身半龙人形态的龙族将领站在敖礼身后,他们身披重甲,肩膀上搭着血色的披风,所有人都双手抱在胸前,硕大的龙头微微昂起,鼻孔里不断的喷出一道道热气,一副老子天下第一、没人能入老子法眼的骄狂模样。
一条一条纯金属铸成,通体流光溢彩的巨型战舰冉冉从光圈中出现,无数身披轻甲的闇族战士、数不胜数的身披半身软甲的精怪奴兵站在甲板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水茫茫一片的盘泇世界。
整整四千条金属巨舰组成了一个中空的正方形,当所有巨舰都用金属链条接驳完成后,一座长宽数十里的浮空城池从光圈中慢慢降落。
镜面内水波盈盈,帝释一族的一举一动都尽在他眼前。包括那些金属巨舰冉冉降落,帝释一族的远征军在水面上建起了偌大的一座金属城池。
“嗯,www.hetushu.com你尸山爷爷一人能全部掐死他们,我可只要一只手!”血海龙王得意的笑了起来:“这些家伙里面,只有一个压阵的高手。嘿,好像还是老熟人?”
“小九,这些草鸡,爷爷一人就能全部掐死,你还等什么?”过了许久,尸山龙王突然开口了。
手指在空气中一撩,‘嗤嗤’声中,大团精纯的水元力吸附在他手指上,迅速凝成了一块四十八面体的晶莹水晶。
尸山、血海,这一对封号龙王是亲兄弟,他们封号的由来,正是因为他们无数年来杀戮的无数生灵。
所有龙族将领的嘴角同时翘起,骄狂之气直冲云霄,他们简直把那些虞族军队当做了不堪一击的土鸡瓦狗。
没多少时间,整整三十六座四四方方的金属浮空战堡从天而降,这些巨大的金属城池落在水面上,溅起了巨大的浪花,发出沉闷如雷的巨响。
有脩族的大匠从浮空战堡中走出,他们将一个个表面密和-图-书布了无数精美符文的金属圆球丢出,这些金属圆球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撞击声急速扩张开,迅速化为无数百丈长宽的金属板‘铿锵’有声的从天而降。
一座座战堡相互接驳,和四周围绕的战舰相互接驳,很快三十六座浮空战堡和四千条金属巨舰就组成了一座巨大的、四四方方的金属框架。
这些金属板下方都有预先制成的锁扣,无数金属板紧密拼凑在一起,和那些密密麻麻相互交错的金属锁链紧密扣和,浮空战堡和巨舰之间的空地就变成了金属板铺成的平地,无数的闇族战士、精怪奴隶急忙从巨舰上走出,开始忙碌着搭建营房。
帝释阎摩将这块黄豆大小的水晶放在鼻头嗅了嗅,脸上露出了一丝狂喜之色:“没有任何杂质,这个水世界的水元力的纯净程度简直是完美……至高的血月在上,空气中居然连一丝尘埃都没有,这么纯净的世界,如果有水灵晶矿脉的话!”
站在他们附近的龙族族人虽然一和*图*书个个骄狂无比,但是偶尔他们目光落在这两人身上时,所有人的瞳孔都免不得微微收缩一样,脸上也会下意识的带上一丝尊重甚至是畏惧。
金属战舰沉稳的降落在水面,在闇族战士们的呼喝声中,生得奇形怪状的精怪们立刻忙碌起来。一条条水缸粗细的金属链条从巨舰的两舷抛射出去,无数巨舰的船舷两侧有刺目的牵引法阵亮起,粗大的金属链条精准的撞进牵引法阵,发出清脆的‘当啷’巨响。
大队大队的伽族战士带着大群闇族战士和精怪奴隶,脚踏金属圆碟向四面八方飞去,他们相互之间大声呼喝着,不断的通报着自己的发现。
尸山、血海两尊龙王的眼睛同时一亮:“杀他们一个干干净净,这种事情,我们喜欢!”
距离帝释一族的登陆点大概万里之遥,敖礼站在一座法力凝成的冰山上,眯着眼看着面前悬浮的一块九龙缠绕的青蓝色冰镜。
水,水,水,一望无际的大水,最前方的斥候队伍已经飞出和图书了上万里,他们所见的依旧是白茫茫一片大水,除此之外水面上连一片树叶都见不到。
敖礼背起了双手,龇牙咧嘴的看着那面宝镜:“两位爷爷不要心急,有得你们杀人过瘾的机会。小九只是在等,等他们的兵力完全展开,然后毁掉他们的传送法阵,让他们无路可逃。”
一条一条巨大的链条从浮空战堡的边缘射出,向着邻近的战堡和巨舰抛射了过去。
所有营房都是预先制好的法术造物,一座座造型整齐划一的金属营房错落展开,一座巨大无比的金属城池只用了短短两个时辰,就赫然矗立在盘泇世界无边无际的水面上。
无数年来,当龙族高手大规模出动的时候,他们基本上都是这么一副德行。
尤其是最靠近敖礼,身躯最为粗横,气息最为古老宏大的两条龙族族人,他们身上的鳞片斑驳,隐隐透着漫长岁月洗礼过的沧桑,他们头上的龙角尖端更是锋利犹如刀尖,分明是经历过无数次的撞击打磨,生生磨砺出的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