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五章 联姻

按照姒熙的提议,人族还处于水灾威胁中,所以两人的婚事就不大操大办了,请几个德高望重的人族长老来做鉴证,简单的举行一个小型酒宴庆祝一下就可以。
姒熙有声望,姒文命同样有着极佳的名气,更立下了无数的功劳。有崇部也是人族一流的大部族,更是帝轩辕的嫡系血脉分化出的人族部落,根红苗正得很。
“涂山女……我对你一番痴情,你今天却要嫁人了?”
姒文命和涂山女联姻,就代表着无数强悍的战士和无数精良军械的联姻!
被雨水带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毒性,被巫殿派出的黑衣巫祭们驱散。更有专门修炼土属性巫力的巫祭施展巫术,恢复土壤的活力,让板结的土壤变得肥沃如初。
看了半晌,耶摩杉椰轻轻的笑了:“姒文命大叔害羞哩,嘻嘻,好有趣!”
姒文命的脸抽了抽,又看看涂山女绝美的面容,就好像有火在烧屁股一样,有点别扭的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身体。
类似的交谈声在蒲阪的各处不断发生,和姒文命交http://m.hetushu.com好的人自然是喜气洋洋、走路都带风;立场中立的人事不关己,无时无刻等着看两族联姻的排场和热闹;那些隐隐和姒文命不对付的人么,则是整天惶惶然的四处奔走,也不知道他们在忙乎些什么。
“耶?说得你见过神女一样,不过,涂山女真的是美丽呀,也只有姒文命大人这样的好汉子,才能配得上这样的女人吧?”
良渚城内,异族的执政大帝们正因为新世界远征军传回的信息恼火不已。
底层百姓的心思无疑是简单而淳朴的。
一群一群黑衣巫祭在蒲阪的土地上排开整齐的长队缓缓行走,他们手持长幡不断挥舞,嘴里念诵着驱邪祈福的咒语。这些巫祭所过之处,松软的泥浆中就有一缕缕五颜六色的气流喷出,不断被吸入长幡。
最要紧的在于,涂山老人和姬昊合作后,姬昊从异族那里弄回来的脩族宗匠们,很是给了涂山氏的匠人们一些指点,涂山氏出产的甲胄和兵器,远比以往更是精良。和图书
涂山氏在蒲阪的行宫内,身穿一裘白色丝质罩裙,内衬赤红色长裙的涂山女端端正正的坐在一张大椅上,双手平和的放在膝盖上,微微耷拉着头一言不发。
涂山氏在人族的底层子民中名不见经传,但是在人族高层当中,谁不知道涂山氏豪富程度堪比龙凤两族?据说和九尾天狐一族有着莫大牵扯的涂山氏,继承了天狐的精明和奸诈,做起生意来是没有一个人族部族比得上他们。
蛮蛮若无其事的看着耶摩杉椰,两人正要撕扯一下,一个近乎于怨毒的声音远远传来。
涂山老人同意了姒熙的提议,今日正是两个部族联姻的正日子。
姒熙刚刚用万龙封水大阵停息了暴雨,消去了水灾,救了无数人的命,所有人都挂记着他的好处呢。姒文命一直以来就是巫殿的执掌人,在他的主持下,巫殿影响力日益增长,人族从中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同样很多人都感激他的恩德。
在百姓们看来,姒文命这样的英雄男儿,就应该娶一个配得上他的美丽和图书女子,从此两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生一大堆大胖小子,这才符合群众们朴素的美好愿景。
平日里豪爽干脆的姒文命,今日却扭扭捏捏的,脑子也是浑浑噩噩,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大家都在忙碌着,抱着十足的热情和希望忙碌着。
“有崇部和涂山氏联姻,真是英雄好汉配美女呀!”
“可不是么,姒文命大人那样的人,也只有这样的美女才配得上哩!”
“说那两个废物做什么?总之啊,有崇部和涂山氏联姻之后,各部推出来的,争夺人皇之位的娃娃们,可就有得难受喽。”
蛮蛮很是大方的一巴掌拍在了耶摩杉椰的屁股上:“等你嫁人的时候,看你害羞不!”
姒熙和姒文命父子,却自己拥有一个一流的大部族,他们更是有着卓越的人脉,好些顶级部落都是姒文命的支持者。这些顶级部落从来不缺乏英勇善战的好汉子,但是所有部落都缺少坚固的甲胄和锋利的兵器!
但是蒲阪街头,来来去去指挥各自部族子民重建家园的那些人族部族首www.hetushu.com领们,他们的心情无疑复杂了许多。
在蒲阪城,却是人人带着喜色,行走在路上的普通百姓也都步伐有力,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在热火朝天的人群中,不时可以听到这样的声音。
“哈哈哈,我可是亲眼看过涂山女哩,那模样,啧啧,就和传说中的神女没什么两样。”
‘啪’的一下脆响,耶摩杉椰差点没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狠狠的盯着蛮蛮。
近乎无穷尽的财力,更有自己的矿脉和锻造工场,这代表着源源不断的铠甲和兵器,而且是比现在的人族自身所能锻造的军械更加精良的铠甲和兵器。
她生得自然是极美的,更重要的是她自内而外散发出的气质,就好像一颗温润清澈的宝珠,隐隐有一层奇异的光辉环绕全身,她的每一缕发丝、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在抒发出一种‘娴静’、‘贤良’,堪称‘完美’的韵味。
“崇伯姒熙,又刚刚立下了大功劳!”
帝舜和几个人族长老坐在上面,他们是被请来做鉴证的。
这个影响可就太大了,一个装备和-图-书精良,身披重甲、手持利刀的战士,起码能干掉五个以上实力相当,但是衣甲简陋、军械粗糙的战士,这是经过实战证明的事实。
“哼,若是共工无忧和祝融天命还在,或许还有……”
无数年来的积累,涂山氏的豪富程度超出人想象,金满谷、玉满坑,但是更重要的,涂山氏有自己的锻造工场,他们出产的甲胄和兵器的品质很是不错。
姒熙和涂山老人分坐两侧,姒熙笑容满面,涂山老人则是已经笑得合不拢嘴。
‘叮叮当’、‘叮叮咚’,蒲阪四处都是忙碌的人群,所有人都笑容满面的忙活着。挖地基,树梁柱,垒墙壁,铺茅顶。好些屋子都被前一阵子的大雨给冲垮了,现在大家正忙着重整家园。
“可不是么,他们父子现在的名望可没人比得上了。”
众人所在的屋子外面,蛮蛮拉着耶摩杉椰的小手,两人偷偷摸摸的站在门口,歪着脑袋偷窥满面红晕的涂山女。
姒文命颇有点拘束的坐在涂山女的对面,不时抬起头来看看她,然后又扭头向坐在上方的几个长辈望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