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七章 狂戾

雷光凝成的箭矢刚刚碰到太司的手掌就悄然消失,好似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羿天随手一推,五指指尖荡起一抹刺目的雷光,刺耳的雷鸣声震得人立足不稳,电光缭绕中,他的右掌变成了怪异的青紫色透明状,好像一块雷霆电流凝成的水晶。
一声巨响,一圈电弧、一圈烈焰相互纠缠着,不断的撞击着,不断的发出沉闷的爆炸声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涂山氏的行宫门口地面崩裂,白玉铺设的广场被炸得稀烂。
右手一指,羿天手指上电光喷出,迅速凝成了一支紫色的透明箭矢,伴随着一声可怕的炸雷声,电流凝成的箭矢急速喷出,带着一声刺耳的破空声眨眼间就到了雨牧的眉心前。
数百名站在广场上迎客的侍女嘶声惊呼,被狂暴的气浪冲得立足不稳,好像滚地葫芦一样满地乱滚。
羿天抬起头来,雷光四射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姒文命。
“不喝酒,可没资格抢亲!”蛮蛮低沉的咆和*图*书哮了一声,一拳向羿天的手掌轰了过去。
但是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夸他姒文命长得帅!
‘嘭’的一声,雨牧身上电光猛地炸开,雨牧带着浑身黑烟向后急速倒退。他圆滚滚的身躯显然瘦了一大圈,分明是身上的脂肪都被可怕的电流给炼化了不少。
‘呀’的一声,蛮蛮没想到羿天完全不按照南荒的规矩来做。抢亲嘛,怎么能一句场面话都不说,直接就动手呢?
太司瞪大了惨白的没有任何其他色泽的双眼,翻着白眼面无表情的看着羿天:“文命阿叔比你帅……你来这里闹事做什么?”
百丈方圆内,空气中突然充斥无数细小的电火花,蛮蛮、少司、耶摩杉椰的长发突然笔直的一根根竖起,发梢尖端拉出了一条条寸许长的紫色电流,强烈的麻痹感让她们的反应速度比平时慢了数倍不止。
大片火光从蛮蛮体内喷出,她的眉心有一枚火焰神纹和_图_书亮起,金红色的神纹急速向四周扩散,蛮蛮的皮肤上不断浮现出复杂而精美的金红色纹路,她的身体在燃烧,好像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散发出让人绝望的恐怖热量。
一只苍白的半透明手掌突兀的出现在雨牧的眉心前,犹如亡灵一样浑身没有一丝儿人味儿,身体四周隐隐有奇异的波纹隐现,整个人好似不处于这个世界的太司用他的手挡住了这支箭矢。
“我知道崇伯姒熙为人族立下了大功,你姒文命也因此名声大振,但是功劳不能取代感情,我和涂山女才是真心的!把涂山女还给我,还给我!”
蛮蛮还没站稳脚,羿天再次一掌向蛮蛮的脑袋拍下。这一次他不是想要伤人,而是想要杀人。他毫无保留的一掌拍下,恐怖的雷劲引得高空中乌云环绕,突然有数十条雷霆自天而降融入他的手掌,越发增加了他这一掌的威势。
“痛啊!”雨牧狂啸一声,张口一道墨绿色雾气向着羿天喷和图书了出去:“蛮蛮……你坑我,你说的抢亲……可没说会对女方亲属下毒手呵!”
少司一掌搭在了蛮蛮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拉住了耶摩杉椰的小手,身体一晃,悄无声息的挪移了数百丈,从涂山氏行宫的大门一直退到了姒文命等人所在的大殿门口。
无数条电光在大铁锅上迸射,雨牧的身体被电流贯穿,他的身体好像火把一样亮了起来,可怕的电流在他体内肆虐,透过他半透明的身体,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五脏六腑和浑身骨骼。
雨牧大喝一声,抡起了背后背着的大铁锅,狠狠拍向了羿天的大手。
“姒文命!涂山女是我的!我从小对她一片痴情!她命中注定是我的女人!”
细长的眸子里几条电芒喷出,羿天带着一丝狰狞之色向蛮蛮狠狠的瞪了一眼:“滚!”
‘咚咚’声中,雨牧向后连退了数十步,最终他稳不住身体,狼狈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咔嘣’一声巨响,神弓剧烈www.hetushu.com一弹,一条金光撕裂虚空,狠狠向羿天的脖颈射来。
斜刺里风行的啸声远远传来,站在数十里外一座小山包上,风行将他那张神弓拉得满圆。
羿天的身体微微一晃,右手五指的电光稍微黯淡了一下,然后骤然亮起。五条长达尺许的电光在他指尖闪烁不定,不断发出‘噼啪’响声。
蛮蛮的小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娇小的身体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身上火焰骤然黯淡,几条刺目的电光透过她的手掌轰入了她的身体,电得她浑身不断颤抖。
太司一把抓住了雨牧的肩膀,惨白的手掌冰冷没有一丝温度,雨牧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浑身肥肉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太司的身体一晃、一晃,犹如幽灵飘行,轻巧的拎着雨牧退到了少司、蛮蛮身边。
羿天大声长啸,身体一晃,背后一对儿紫色雷霆凝成的羽翼张开,他整个人化为一条可怕的电芒,呼啸着向大殿冲了过去。雷光中,隐隐可见一头体型巨大和_图_书的雷鹏若隐若现,羿天无比猖狂、无比狠戾的大声吼道:“挡我者死!我只取涂山女一人!”
蛮蛮的右拳被烈焰环绕,小小的拳头好像赤红色的宝石一样透明,一圈一圈的火焰从她的拳头中喷出,犹如从天而降的流星,狠狠砸在了羿天的手掌心。
‘嗤嗤~啪~’!
“死!”羿天向着雨牧嘶声怒吼:“涂山女,是我的!谁敢抢,就去死!”
刚刚抢出大殿的姒文命呆了呆,用力的摸了摸自己刚硬、沉肃的四方脸。他长这么大,有人夸他生得威严,有人夸他生得稳重,还有人说他生得少年老成,甚至有人夸他颇有他先祖帝轩辕的风仪……
墨绿色的毒烟笼罩了羿天,但是一道刺目的电芒从羿天体表升腾而起,化为犹如火焰的电场将他护在正中。毒烟稍微碰触到他体表的电芒,就不断的燃烧、气化,变成了一缕缕无色无味的轻烟飘散。
啼笑皆非的姒文命摇摇头,朗声喝道:“太司,你不擅长近战,退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