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百九十八章 太极之道

一柄八尺长剑如光如电,时隐时现,是为太极神锋。
一弹指,是为永恒。
就在木墙后面,有比大赤道人身上更加浓郁、更加深邃、更加不可知、更加无法知的气息隐隐扩散开来,那种感觉……如果说大赤道人是一片茫茫不可测的星空,那么木墙后的那个存在,就是包容了这一片星空的宇宙。
和清微道人的道不同,清微道人的道渊博而精妙,如汪洋之上有无数琼花绽放,万物生化消长之理就在那琼花最为微薄的花瓣颤抖之间。
大赤道人身后,一墙之隔的道宫大殿中传来轻微的震鸣声,很快几道光芒疾飞而出,迅速围绕着姬昊亲昵的旋转起来。
神镜一晃则有周天星辰闪烁,无数山川河岳纹路一晃而过,其本体分明是盘羲神镜,但是凭空却又增加了数倍威能,甚至内部四十九道鸿蒙宝禁,都犹如天地金桥一般变成了五十道!
在纯阳纯刚的太阳道韵之外,一缕缕至阴至柔的太阴道意悄然而生,阴阳相合、水火相济,姬昊这些日子m.hetushu.com太阳大道修炼到某种境界后带给人的狂野霸道的气息,逐渐收敛入内。
盘古世界天外天,混沌之中不知年。
太阳道种的体积变得越来越大,色泽越来越黯淡,从金色逐渐向红色转化。
在大赤道人不惜成本的灌顶下,姬昊的太阳道种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凝结在道种周围的太阳法则所化的锁链纷纷溶解,化为一道道温润的红色光芒融入太阳道种。
大赤道人的道,不可说,无法说,比之清微道人和禹馀道人,姬昊隐隐觉得,大赤道人已经踏入了更高的一个境界,所谓大道无形,或许正能用来形容大赤道人。
唯独姬昊小腹中那团五彩火焰包裹着的三足小鼎,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三人联手,也没能发现姬昊隐藏在小腹中的这件宝贝。
‘嗡’的一声响,姬昊头顶连续冲出了九团清澈如水的云彩,九片云彩汇聚成一团,其上托起了一团亩许大小的红日。润泽灵动、不见丝毫光芒耀目,这轮亩www.hetushu.com许大小的红日却比太阳道种更多了万分的神异。
在这过程中,姬昊一直觉得,有一双更加高深莫测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他,直到他离开了大赤天。
一口四足大鼎厚重如山,喷云吐雾,是为太极造化。
大鼎悬浮在头顶红日左侧,云雾吞吐之间,蕴藏无穷玄机,其中奥秘还待姬昊自行发掘。
姬昊身上所有能见人的宝贝都被取了出来,禹馀道人和清微道人带着那些宝贝走到了大赤道人的道宫后面,和姬昊还有大赤道人就隔着一堵薄薄的木墙。
无穷无尽的道意从大赤道人的双眼涌出,不断注入姬昊的双眼,顺着他的双眼门户,注入他的太阳道种,融入他的全身。姬昊身体微微颤抖着,他根本无法理解大赤道人的道,但是大赤道人不惜损耗自己的道行,强行将自己的道融入姬昊全身。
姬昊不知道清微道人和禹馀道人带着自己的这些防身宝贝去做什么,反正他只能感受到,在薄薄的木墙后面,有无法言喻的雄浑波http://m.hetushu•com动不断传来,犹如天地烘炉正在剧烈鼓荡。
姬昊大致知道了这个存在是谁,但是他不敢说,不能说,不敢想,不能想!
大赤道人慢慢的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在姬昊的眉心一弹。
一件护身法衣如烟如雾,色分黑白,名曰太极法衣。
姬昊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元神发生了某种本质上的蜕变。
他身上所有的宝贝,除开天地金桥还在身上,其他的盘羲神镜、九阳荡魔剑、九阳戈、九阳无垢衣、混元太阳幡、太阴魂鼎、先天六壬瓶、玄阴聚煞旗……乃至摩喉法杖等等从各处抢来的、夺来的、不知道什么来路弄到手的,各种品阶的宝贝……
如此千百万亿次后,姬昊这头猪终于学会了写‘一’!
木墙古色斑驳,上面有无数奇异的纹路,每一条纹路都似乎在阐述盘古世界一切恒古不变的道理。
大赤天中,大赤道人头顶玲珑宝塔放出无量明光,玄黄之气弥漫虚空,他头顶一团庆云悬浮,老、中、青三位道人盘坐在庆云之巅,脑和*图*书后一轮明光照耀虚空,难以言喻的道韵弥天极地、充塞所有。
从先天至宝、先天灵宝、后天神器、天地神兵,再到巫帝巫宝、巫王巫宝,甚至是大巫巫器,乃至异族出产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物件。
一面厚重神镜神光烛天,照耀万里,是为太极乾坤。
姬昊压箱底的东西,包括最普通的巫晶都被清微道人和禹馀道人搜刮得干干净净。
“姬昊,下界之事,你尽力则可,不需强求!”大赤道人的声音突然在姬昊的神魂空间中响起:“顺利,则随心所欲,不顺,则急流勇退……大道妙用,自在一心,你切记得!”
渐渐地,姬昊突然觉得浑身轻飘飘的。
八尺长剑落在手中,时而清凉沁骨,时而炽热难当,入手时轻如鸿毛、挥动间重如泰山。
姬昊的身体和大赤天的时间、空间一样彻底的冻结,唯有他的太阳道种剧烈的震荡着。
刚出大赤天,姬昊袖子里一枚玉符就剧烈的震荡起来。
和禹馀道人的道也不同,禹馀道人的道一眼可见,如漫天乌云中一道呼啸而来的电m.hetushu.com光,撕裂虚空、照耀黑夜,那瞬间的光芒就点亮永恒。
大赤道人双眼凝视姬昊的双眼,无穷无尽的大道奥义就在两人四眼之中往来流转,绵绵不绝一如太极旋转。大赤道人的道太高深,太玄妙,姬昊几乎是一点儿道意的影子都捕捉不到。
“太极大道,尽在你心矣……好生去吧,此番重劫,却有你施为的天地。”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一股柔和的力量涌来,将姬昊推出了大赤天。
姬昊觉得自己就是一头其蠢无比的猪,大赤道人却是饱学大儒,正绞尽脑汁的教自己这头蠢得无法形容的猪学习写字。猪是无法学会写字的,但是大赤道人强行拎着猪蹄子,一次一次的在湿泥地上划过,一次、两次、三四次,五次、六次、七八次……
时间空间,于大赤道人的无量神通中彻底凝固。
他只是死死的盯着大赤道人,死死的盯着他,盯着他的双眼,任凭他的大道精义慢慢的浸润全身。
法衣轻轻落在身上,就化为一件看似普普通通的长衫,触手轻柔如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