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八章 幻蜃童子

姬昊轻喝了一声,他顾不得和那幻蜃计较,忙不迭的掏出了一枚当日前往盘羲世界生死赌战,大赤道人着玄都道人送来的一枚‘清心辟魔’的玉符,驱动体内禹馀道气将玉符震碎。
姬昊皱起了眉头,一把捂住了蛮蛮的小嘴,同时扶住了内腑受伤的少司。
‘咔咔’几声脆响,就在传送阵内,距离姬昊不到一丈远的地方,一名姒熙麾下的巫帝强者胸膛突然凹陷了下去。他上半身的甲胄粉碎,上半身的肋骨被打得寸寸断裂,这尊巫帝低沉的呼吸了一声,体内庞大的生命精气翻滚,凹陷的伤口快速的隆起、急速的愈合。
体长千丈,壳呈七彩,银白的贝肉近乎透明,在敞开的贝壳内微微蠕动着。迷离的光烟不断从七彩幻蜃体内涌出,覆盖了整个羽山。
不愧是姒熙,人族部落联盟有名的强悍人物,他身处幻境中,却清晰的意识到自己被幻境控制,一颗本心丝毫不乱。得了姬昊道符加持,他立刻从幻境中摆脱出来,心智稳定如山http://www.hetushu.com的他也立刻弄清了自己的确脱离了幻境,已经回归了现实世界。
这些负责镇守羽山传送法阵的人族战士,显然早早的就被幻蜃的幻象控制,早已身不由己、魂游天外。
少司则是身体一阵乱晃,突然张口喷了一口血。
姬昊和姒熙的脸抽了抽,这丫头所受的幻境,似乎没什么风险?
“这传出去,可就丢脸了!”
所有的花草树木,都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变得光怪陆离,好似在梦中才会出现的奇异之物。
姬昊重重的向前踏了一步,太极神锋荡起一抹黑白二色纠缠的剑芒喷吐出十几丈长短,姬昊剑指那头幻蜃,厉声喝道:“你敢杀我人族勇士?你好大的胆子,不怕我人族部落联盟永世的追杀么?”
但是还不等他的伤势修复,这尊巫帝就好像一根细细的竹子被人拦腰折断。他的上半身骤然向后倒下,‘咔嚓’声中他的后脑勺紧紧的贴住了他的脚后跟。
耶摩杉椰晃了晃脑袋,http://m.hetushu.com呆呆的盯着姬昊看了半天,这才用力的拍了拍胸脯:“啊呀,刚刚我到了一个好好玩的地方,有很多的兔子……大猫……大熊……”
比如说那些长草,都好像蚯蚓一样轻微的蠕动着,长长的草叶打着卷儿,更有晶莹剔透的汁液从草叶的边缘不断的渗出。汁液色泽金黄,散发出蜂蜜一般的醉人甜香。
一群银白色的蘑菇被七彩光晕环绕着,蘑菇柄上生出了细小的鸽子翅膀,‘啾啾’有声的离地三五尺高飞了起来,慢悠悠的从姬昊的面前飞了过去。
紧随姒熙,居然是耶摩杉椰第二个从幻境中挣扎出来,她眉心竖目张开,一个漆黑的漩涡急速旋转着,姬昊隐隐察觉在耶摩杉椰身边,幻蜃放出的蜃气正不断被她竖目吞噬。
这要多可怕的幻象之力,才能让一个人不依靠双手,单单一个扭头的动作,将自己的头颅硬生生的拗断?
远处,那头巨大的幻蜃上空,七彩迷离光烟汇聚,一名生得粉白粉嫩,hetushu.com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大小的彩衣童子悄然浮现。
姬昊向四周望了一眼,数千名身披重甲的人族战士横七竖八的倒在传送法阵边。他们的脸色潮红,紧闭的眼皮下眼珠急速的旋转着,不是有人哼哼唧唧的发出奇怪的声音。
姬昊重重的向前踏出了一步。
一条条柔韧的清气不断从姬昊手中喷出,清气凝成一朵朵巴掌大小的莲花盘旋飞舞,莲花拖拽着清气向四周扩散开,化为一个硕大的气罩将姒熙、蛮蛮、少司等人笼罩在内。
紧接着蛮蛮、少司也从环境中挣扎了出来,蛮蛮刚刚冲破幻境,就一口烈焰喷出。
就在姬昊审视这些人族战士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族战士上半身猛地直起,他闷哼了一声,脑袋狠狠向一旁一扭,‘咔嚓’一声,他的脖子自行拗断,大片鲜血洒出,好端端一颗头颅‘咚咚’两声落在了地上。
姒熙的身体微微一颤,他猛地睁开眼睛,双眸中两条土黄色神光喷出数十丈远,声音如雷的厉声喝道:“好可怕的幻术!和*图*书嘶……亏了你,姬昊!”
“该死!”
姬昊骇然,这个战士完全被幻象控制了心神,他在幻象中被人拗断头颅杀死,幻象太过于逼真,以至于他的肉身和灵魂都彻底相信了幻象中发生的一切,所以在现实中,他的头颅就自行拗断、倒地身亡。
就在传送阵旁边,几株参天大树的树冠变得格外巨大,无数条气根从树杈上倒垂下来,密密麻麻的吊钟形白色花朵密布在气根上,幽香馥郁、让人情不自禁想要睡去。
他的神识得到太阴、太阳之力水火淬炼,有破除一切迷障、洞悉一切幻象的力量。他刚刚神识放开,好似震碎了一张薄薄的薄膜,这头巨大的幻蜃放出的幻象,应该已经被他破除。
蘑菇伞下,大片银色的孢子犹如萤火虫一样飞散,随风飘落在草地中,很快就有大片小小的银色蘑菇生长出来。这些银色的蘑菇在夜色下散发出迷离的银光,照得整个草原一片通明。
‘噗嗤’一声,一名人族战士的脖颈上突然裂开了一条极细、极深的伤口,就好像和_图_书有一柄极其锋利的宝剑极快无比的扫过他的脖子,薄薄一片血雾喷了出来,‘嗤嗤’声中,这个人族战士的身体抽搐了几下,体内生气快速消散。
但是他所见的景象,这些花草树木居然依旧是这么的奇异迷离,只能是这头幻蜃的实力太强横,在他的蜃气侵染下,正常的花草树木都在向着环境中的奇异存在快速转化。
姬昊怒喝了一声,雷鸣般的巨响呼啸扩散开,传送阵旁数百亩方圆的长草齐齐粉碎,化为一片枯黄色的草屑‘呼呼’有声的向四面八方飞去。
冷笑了一声,幻蜃童子张口喷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七彩宝珠。
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被迷离的光烟薄薄的包裹了一层。
‘嗤嗤’几声响,十几个透明伤口洞穿了这尊巫帝的身体,大量鲜血喷溅而出,这尊巫帝的身体歪歪扭扭的倒在了地上,热血滚滚而出,巫帝精血沉重异常,在地上冲出了深深的沟渠,这尊巫帝的生命气息急速消散,生命迅速从他体内离去。
“呀,你们居然摆脱了我幻蜃童子的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