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神物有灵

咬着牙,姬昊将天地金桥、太极造化鼎、太极乾坤镜全都亮了出来。
如渊如海,深不可测的恐怖,让他们彻底绝望的恐怖。
“垚伯姬昊,你,你从哪里……”一名形如鳄鱼,皮肤上满是坚硬疙瘩的巨妖结结巴巴的指着那些物件,又是恐惧、又是贪婪的问道:“这些宝贝,你,你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
被盘古钟罩定的姬昊,连河洛大阵都无法伤损他分毫,这些物件估计也上不到他半根汗毛。
一个古老而沧桑的声音突兀的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禹馀道人……那个让人头痛的家伙,是你师尊?”
姬昊沉声道:“我不求太多,只是想要两位让开大阵,放我离开。”
“禹馀道人,是我师尊。”姬昊缓缓站起身来,双手握着太极神锋的肩膀,长剑笔直的杵在他面前。他冷声说道:“你认识他老人家,那是最好不过……他的脾气,你懂?”
好些年了,这些大妖协助鲲鹏操演大和*图*书阵也有数百次之多,但是他们从未在河洛大阵中听到这个声音。
至于说姬昊……
姬昊干咳了一声,他也不知道这两个声音哪个是河图、哪个是洛书,他咳嗽了一声后,全力催发了几件至宝的气息:“或许你们不会,但是我的这几件宝贝肯定会……因为他们并非天地生成的先天宝物,而是后天炼制而成……他们的元灵尚未养成,让他们自爆自毁,只是我一个念头的事情!”
河洛大阵居然并不在他们的完全掌控下,这些原本骄狂骄横的大妖突然觉得后心一阵阵的冷汗直冒,有一种极其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
能修炼到堪比人族巫帝的境界,这些大妖起码也修炼了上万年之久。活得久了,见识就多,这些大赤道人亲手炼制的道符、灵符和雷火,乍一眼看去,每一样都普普通通毫不起眼。
话音未落,一团黑白二色相互纠缠盘绕的气团悄然浮现,在这气团http://m•hetushu•com中有无量水波浩渺无边,水波之中一头巨大无比的大鱼载波载浮,不时仰天发出高亢如龙吟的啸声。
正疯狂催动河洛大阵围攻姬昊的大妖们同时停手,一个个犹如见鬼一般看着姬昊面前的大堆道符、灵符和雷火。
河图洛书齐声大笑,黑白二气冉冉散开,露出了鲲鹏的真灵烙印。
两个声音再次沉默,过了好半晌,那古老沧桑的声音干巴巴的说道:“以后天之力,炼制先天至宝?这是……嗯,这味道很熟悉,是他出手了?你……很受他们看重么。”
“你有大赤道人炼制的道符,正好!”河图洛书的声音同时响起:“帮我们毁了鲲鹏的这一点真灵烙印,连带他用来祭炼我们的万流归虚图一并破去,我们恢复了自由,就送你离开!”
在这大鱼的头顶,悬浮着一条长达百里的长卷,卷轴上水影浩瀚飘渺,无数条大江大河虚影交缠盘旋,姬昊只是往长卷http://m.hetushu.com上望了一眼,就觉得身体好像被大浪拍打一样立足不稳。
那清脆而悠扬的声音同样变得干巴巴的,很有点有气无力的样子:“最要命的是,你是禹馀道人的徒弟……欸,哪怕不是禹馀道人呢,那两位,还有他们身后的那位,也不好惹。”
他指着这几件气息宏大洪烈的至宝,阴恻恻的说道:“豁出去以后不过日子了,我让这些宝贝自毁的话……”
姬昊点了点头,沉声道:“你觉得,大师伯亲手炼制的这些道符雷火,能否损坏河洛大阵?能否伤损你们的本体?或者说……我豁出去性命,再和你们赌一把!”
所有掌控河洛大阵的大妖们身体同时跳了一下,他们惊慌失措的东张西望,无不失声惊呼。河图、洛书,这是鲲鹏珍藏了无数年的至宝,鲲鹏并没有完全炼化这两件宝贝,所以鲲鹏衍化河洛大阵,一直都需要依靠这些大妖来辅助他操控阵法的运转。
姬昊眸子里寒光一闪和图书,他沉声道:“送我离开还不算,你们困了我这么久,让姒熙大人受了这么重的伤……你们还要帮我困住那几头大妖才行。”
但是仔细看去,姬昊码放在他面前的这些物件,每一样都道韵浓郁、英华内敛,大妖们的神识扫过这些物件,无不感到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胆战心惊。
沉默了一会儿,河图洛书同时说道:“仅此一次……休想让我们兄弟认你为主!”
那种恐怖的感觉,就好像他们还是一只小小的山野小妖,碰到雷暴雨天气,只能藏在自己简陋的巢穴中,感受着恐怖的雷霆从头顶翻卷而过,随时可能将他们劈得粉身碎骨。
站在九宫星图大星上的大妖们额头上一阵阵的冷汗直淌,真是活见鬼了,刚刚如果他们没有来得及停止攻击,只要有一团星光碰触到这些道符、灵符和雷火的话,他们毫不怀疑这些宝贝一旦爆开,他们肯定会被炸得灰飞烟灭。
姬昊笑着抬起头来,向那些目瞪口呆的大妖们和图书点了点头:“仅此一次,你们帮我困住那些大妖,等我和姒熙大人联手对付了鲲鹏,其他什么都好说。”
两个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放你离开……可以,但是,我们被鲲鹏祭炼了无数年,小半真灵被他所制,你若是能毁了他留在我们体内的真灵烙印,什么都好说。”
一个清脆而悠扬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几分讥诮之意,这声音冷声道:“没有任何一件先天至宝会自爆己身……认主归认主,帮你们打架归帮忙,但是要我们这些先天灵物自毁?呵呵,你有这么大的脸面?”
沉默了一会儿,那古老而沧桑的声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些符箓雷火,是大赤道人炼制的吧?”
姬昊双手放在太极神锋上,手指弹动剑锋,发出清脆悠扬的剑鸣声。他看都不看这发话的巨妖一眼,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河图,洛书,你们既然是神物,就应该能听到我的话。我的师门,大师伯是大赤道人,二师伯是清微道人,我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