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大逆转

这些大妖嘛……说实在的,鲲鹏是看不起他们的。
鲲鹏的气息骤然降低了七八成,他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河洛大阵,声嘶力竭的哀鸣着:“你们这群蠢货、废物、渣滓,你们究竟干了什么?老祖只要你们缠住姬昊那小子……”
有点悻悻然的摸了摸似乎还在隐隐作痛的脊背,鲲鹏咬了咬牙,暗自咒骂了几声。木道人、花道人,那两个家伙招惹不得……不过却也难说,等共工氏的如意算盘成功了,这天地变了主人,到时候自有他报复回来的那一天。
最后两尊巨妖也融合了神符,洗去了身上浓烈的妖气,化为天地正神加入了围攻。
什么混沌巨妖,什么生于开天辟地之前的强横生灵?都是狗屁!
姒熙死死咬着牙死战不退,硬生生用身躯挡着几尊大妖的猛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昏睡中的蛮蛮一行。他挥动万壑铎左右遮挡,一个不小心被绿蟾娘在右腿上咬了一口,小半截腿骨被剧毒腐蚀松软,腿骨断和-图-书裂后,他身体一歪重重的跪倒在地。
一刀破甲,一刀入肉,一刀断骨,连续三刀差点将姒熙的头颅劈得飞起来,姒熙痛极大吼,脖颈上一刀血光闪过,强大的再生能力让他的伤口即刻愈合。
姬昊放声大笑,太极神锋已经劈到了鲲鹏头顶,一缕锋利无匹的剑意横空,鲲鹏头上长发已经寸寸碎裂,露出了一个溜圆锃亮的大光头。
这是蓄势已久的致命一击,只要让这些大妖将妖法放出,饶是姒熙得证了巫神之位也难以幸免。
“杀!”蜚蠊王挥动弯刀,连续三刀砍在了姒熙的脖颈上。
共工氏的那些盘算嘛,鲲鹏自认为是看透了他的一切算盘和布置。毕竟他鲲鹏活了多少年?这一代共工氏才多少岁?鲲鹏可是已经侍奉了共工氏一脉数十位共工了,论起脑袋里的算盘和计较,这天下能和他鲲鹏相比的能有几人?
他们真有这么厉害,洪荒之后,他们为啥一个个要躲起来不敢见hetushu.com人?归根到底,还不是根基不稳,还不是实力不强么?想他鲲鹏,开天辟地后盘古世界的第一批土著生灵,论那时候的实力是不如这些老妖的,但是他鲲鹏现在过得多滋润?
直径百里的黑白二气急速的旋转起来,河图、洛书的声音响彻云霄:“垚伯姬昊,你助我们破了鲲鹏真灵烙印,我们自然帮你困住这几个孽障。只是你下手快些,窥觑我们兄弟之人太多,赶紧事了,我们急着找地方藏身哩!”
带着无数锯齿的长刀将姒熙的两条背脊骨给拉扯了出来,血肉横飞中姒熙痛声怒吼。几尊大妖一拥而上,硬生生顶着万壑铎的狂乱抽打,对着姒熙就是一通乱打。
一次次重伤,却依仗着洪荒星辰的力量一次次的愈合,姒熙已经将自身拥有的战力发挥到了极限,却无法抵挡几头老妖的联手围攻。
这些名气大过实力的老妖们,如果不是共工氏执意要把他们牵扯进来,鲲鹏根本就没想过要这群hetushu.com妖魔鬼怪加入。当然喽,鲲鹏也能理解共工氏的某些想法,不过是权术手段,无非是平衡之道。
听了鲲鹏的话,几尊巨妖齐齐大吼一声,他们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念起了古怪艰涩的咒语,周身妖力翻滚,阴风邪气平地而起,化为大片妖云将姒熙包裹在内。
挺起万壑铎,将其犹如长枪一样狠狠刺出,蜚蠊王痛呼一声,硬生生被万壑铎捅了个对穿,大量粘稠的血水顺着万壑铎不断流出,喷了姒熙满头满脸都是。
共工氏一脉八大重臣之首,在北荒堪称一人之下,坐享无数子民供奉,生杀予夺、予取予求。
鲲鹏双手揣在袖子里,得意洋洋的看着又有两尊巨妖炼化了神符,洗去了周身妖气,化为天地正神加入了对姒熙的围攻中。
更不要说还有鲲鹏在一旁虎视眈眈,刚刚那一记流星锤打裂了姒熙的头骨,好悬没把他打晕过去。姒熙如今倒有小半注意力放在鲲鹏身上,唯恐一不小心又被他暗算个正着。
和_图_书“只不过,老祖是什么样的人?就算你和那些异族合作,就算你将这些太古的大妖巨魔全都招惹了进来,该老祖的好处,依旧一丝一毫都少不得。”
什么盖世妖魔,什么曾经参与过围攻盘古圣人之战?全是吹牛!
只要这些大妖杀了姒熙,手上染了姒熙的血,就不怕他们再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他们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乖乖的跟着共工氏走下去。
“诸位呵,还在隐藏实力么?”鲲鹏颇为不快的呵斥了一声:“浪费的时间够多的了,赶紧吧,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办呢。呵呵,今日事成之后,大事也就妥当了大半了。”
除了当日被某人一棍子差点打死……
羽山,息壤围成的犹如大水缸的封水子阵下,姒熙剧烈的喘着气,浑身尽是血迹斑斑。
要不是当年欠了共工一脉的人情,被逼无奈发下毒誓效忠共工一脉,鲲鹏会心甘情愿屈居共工之下?
姬昊身后河洛大阵所化的黑白二气一阵翻滚,骤然化为一道狂风向下一卷http://www•hetushu•com,正在围攻姒熙的几尊大妖齐声惊呼,被黑白二色混杂的狂风一把拎上了半空。
‘咚’的一声大响,刚刚化为人形冲杀上去的巨齿蛉王双手化为长刀,狠狠命中了姒熙的后背。
轻蔑的笑了几声,鲲鹏倨傲的抬头看着天空。
鲲鹏得意洋洋的笑着,无论共工氏要干什么,不管盘古世界变成什么模样,总而言之,最后的战利品,他一定能撕扯下最肥美的一块,这是鲲鹏无数年来养成的强大信心。这么多年来,他鲲鹏什么时候吃过亏?什么时候上过当啊?
姬昊头顶盘古钟,右手太极神锋荡起一道弧形剑光,循着一条妙不可言的轨迹,犹如开天辟地般向鲲鹏当头一剑劈下。
就在这时,悬浮在空中的河洛大阵突然无声无息的裂开,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从虚空中传来,站在一旁冷嘲热讽看热闹的鲲鹏突然惨嚎一声,双手捂着脑袋嘶声怪叫,滚滚不断的鲜血不断从他七窍中喷出,他莫名的就受了重伤,而且是神魂受损,伤势惨重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