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横添变数

“我连祝融都杀了,何况是这些小崽子?”姬昊右手高高举起太极神锋,左手扶着姒熙失去了头颅的身体,驾驭天地金桥化为一道长虹向鲲鹏杀了过去。
姒熙已经冰冷的身躯中,一片星空中星光黯淡,九九锁星图的效力正在急速流散,藏于他体内星空的那颗洪荒星辰剧烈的震荡着,一丝丝星芒四射,不断破坏他已经生机全无的身体。
眼看着鲲鹏化为一条黑色长虹急速遁走,姬昊咬着牙在他身后全速追杀,猛不丁的在经过黑白二气缠绕的河洛大阵的时候,鲲鹏居然伸出双手,狠狠向河洛大阵抓了过去。
花道人一出手,河洛大阵四周就涌出了无量瑞气、无边烟霞,两只金灿灿的大手左右合击就要将河洛大阵抓在手中。
挡路的河洛大阵突然消散,鲲鹏一声欢呼,瞬间化为一道黑色长虹直冲高空。
藏于洪荒星辰星核中的姒熙灵魂竭尽全力想要控制这颗星辰肆虐的力量,但是他刚刚证了巫神,和这颗洪荒星辰的契合度并不高,他和*图*书根本无法太多的影响这颗星辰。
姬昊长剑高高举起,带起一道干净利落的笔直轨迹向鲲鹏劈下。
鲲鹏看得是胆战心惊,盘古世界的空间极其稳固,就算有大能者在激战时暂时破开虚空,最多一弹指间虚空就会自然愈合。
高空中一朵莲花虚影闪过,花道人犹如鬼魅一般从大片雨云中窜了出来。他万分贪婪的看了一眼河图洛书所化的河洛大阵,大声笑着向两件宝贝一把抓了下来。
祝融亡,后土遁,祝融带来的数千火部神兵齐齐呐喊一声,踏着朵朵火云向姬昊杀来。
“姬昊,你敢!”远处捂着脖子,正在竭尽全力想要止住流血、收拢伤口的鲲鹏嘶声怒吼。
姬昊‘哈哈’大笑着追杀了上来:“河图、洛书两位前辈,帮我困他片刻,等我斩了他的脑袋,你们就能离开!哈哈哈,我姬昊说话算话,放你们自由自在、逍遥天地!”
鲲鹏面露绝望之色,前方有河洛大阵挡路,后面有姬昊这个杀神奔了过来,和-图-书他的脖子受到重创,伤口还在不断喷血,不断的消耗着他的体力和法力。鲲鹏隐隐觉得,今日或许他躲不过这一劫了。
就在这时候,高空中突然传来了淡淡的笑声:“此处天机突然紊乱,就连贫道都无法捉摸其中天机运行之秘,果然有至宝出世……此宝与本门有缘,万万不能错过!”
连后土都挡不住太极乾坤镜的威能,更不要说这些实力只是和人族巫王相当的神兵。清光所过之处,数千神兵齐声闷哼,他们脚下火云崩解,身上的甲胄纷纷化为一缕缕清气随风飘散。
“不要来,姬昊,今天算你赢了一场!”鲲鹏嘶声怒吼,转过身踏着乌云就走。
“河图、洛书,老祖这么些年来,在你们身上耗费了无数精力!你们居然敢背叛老祖?”鲲鹏十指上放出十条灵动的黑烟,犹如十条毒蛇向河洛大阵缠绕了上去。
“鲲鹏老贼,吃我一剑,捅不死你,算你运气!”姬昊挥剑大吼,剑锋上又有一抹炫目至极的光芒闪烁。
和*图*书白二气缠绕的河洛大阵中,河图、洛书的声音同时响起:“我们乃善良之宝,你却是大恶之人……天道注定,我们不可能成为你的本命之物……鲲鹏,滚开!”
姬昊化身长虹,已经追到了鲲鹏身后。
鲲鹏本体可以鲲化鹏,而且他本体体积庞大无比,妖力之雄浑老辣更是冠绝北溟妖族。所以鲲鹏飞行绝迹,以姬昊的实力驾驭着天地金桥,也不过是比他快了一线。
“这次老祖将你们带回天庭,定然要用天庭秘宝毁了你们灵智……哪怕让你们威力暂时暴跌大半,老祖也要完全炼化了你们!”鲲鹏双眸中妖气喷涌,颇有点气急败坏的大吼大叫:“老祖我哪里对不起你们?你们居然要勾结外人背叛老祖我?”
此刻的姬昊依旧沉浸在那混沌没有意识的状态中,虚影挥出的那一指产生的奇异效用依旧加持在姬昊身上,太极神锋的剑锋划过虚空的时候,空间被切开一条笔直的黑色裂痕,而且迟迟无法愈合。
姬昊究竟是用了什么怪异法门,和-图-书他的长剑怎么切过空间后,空间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鲲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脖子上的伤口这么难缠,他喷出去的鲜血都足够填满一口大湖了,伤口居然没有任何好转。
姬昊大笑一声,太极造化鼎内一道清气喷出,卷起数千神兵往大鼎内一塞,只是一声雷霆巨响,数千神兵就化为一块块拳头大小的赤红色极品巫晶从大鼎中飞了出来。
清光中蕴藏了太极两仪生杀转化的无上妙理,数千火部神兵体内火焰神力被清光驱散,他们由火焰灵气和火焰法则,经过神源池无穷生机孕育而生的身躯也在清光中颤抖起来,数千神兵就好像脆弱的琉璃器,皮肤上裂开了无数的裂痕。
这些神兵个个身高一丈开外,熊腰虎背、气息凌厉,他们身上披挂的、手中把持的,清一色都是天庭封存的神兵神甲,自有一丝火焰法则的大道气息蕴藏于内。
姒熙的腹部传来了低沉的吼声:“姬昊,帮我斩了鲲鹏……该死,他们刚刚镇压了我全身生机,吾的这具身躯却是不和图书行了。该死,该死!”
姬昊一把扶住了姒熙的身躯,头顶太极乾坤镜喷出一道清光,正正落在了数千火部神兵身上。
直径百里的河洛大阵中,突然有大量星光雷霆化为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河扫了出来,重重的砸在了鲲鹏放出的黑气上。虽然没人操控,河洛大阵的威能依旧强横无比,鲲鹏放出的黑气不断吞噬粉碎一道道星光雷霆,却丝毫无法靠近河洛大阵半步。
“身躯不行了?”姬昊眉头微微一皱,他冷声道:“姒熙大人暂忍片刻,等我斩杀了鲲鹏,再做计较!”
河图、洛书齐声惊呼‘风紧、扯呼’,骤然化为一黑一白两条清气,其中隐隐可见一头玄龟、一头龙马大声嘶吼着,‘咚咚’两声窜进了下方大水中,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河图、洛书齐声欢呼,河洛大阵内黑白二气骤然大盛,带着滚滚波涛声,大阵向着鲲鹏缠绕了上去,就要将他卷入阵中强行困住。
姬昊则是一呆,他看了一眼花道人,一言不发的带着姒熙的身体向蒲阪的方向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