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横行

“今日,让尔等见识见识本门祖师所传的无上道法。区区妖孽,怎能……啊呀!”
无数水莲就在这些小妖身边绽放开,清香冉冉、白光耀目,数万小妖全都显出了原形,水面上满是体积硕大的乌龟王八、草虾蛤蟆之类的水族。
花道人则是站在木道人身边,他面色威严,左手杵着一根木杖,右手持着一朵绽放的七彩莲花。和双目闭起的木道人不同,花道人双目圆瞪,眸子里好似活人一样熠熠发光。
大铁锤犹如一座大山当头砸下,水莲道人手上白光萦绕的水莲花被一锤子打得稀烂,水莲道人缩手不及,右手被大铁锤稍微带了一下,‘啪’的一下,除了右手大拇指,他的四根手指被铁锤砸得稀烂。
‘嘎嘎’笑了几声,横行抓起了一头瘫软在脚边的水妖,得意洋洋的向水莲道人笑道:“看看,这是俺娘血脉赐予你家横行大爷的魔骨锥,任凭你披挂多少层甲胄,都会被横行大爷刺个对穿!”
偶尔有小妖www.hetushu.com的身体碰到了这些水莲花,就听到‘嗤嗤’声响,水莲花上有仙光流转,烧得这些小妖皮开肉绽,更有人被硬生生烧掉了大半肢体。
一道道让人从灵魂深处感到安全和宁静的温和气息向四周扩散开来,钢牛部的族人们露出了恬静而安然的笑容,他们紧绷的脸松缓下来,无比虔诚的带着笑,将额头死死的贴着地面,大声颂唱着木道人和花道人的道号。
水莲道人原本风轻云淡的向钢牛部的首领们笑着,很想用这种世外高人的嘴脸轻松击败横行。
水莲道人和几个同门齐齐放声大笑,几个跪在地上的钢牛部首领也都一脸鼻涕眼泪的笑得直喘气。
话说那条开天辟地的第一头横公鱼,前些日子被龟灵等人在天庭强行收服,现在估计已经被龟灵丢在自家山门看门护院了……这横行还如此的横行霸道,他知道不知道自己的亲爹都成了龟灵的镇山神兽?
他将神识小和-图-书心的延伸了过去,在石屋里面,他看到了一张香案,墙壁上挂着一张鞣制得极其精致的大兽皮,上面画着木道人和花道人的真身图影。
水莲道人和他身后五个同门默不作声的看着口吐鲜血,很快就没了气息的草龟精,半晌没吭声。过了好一会儿,水莲道人身后一个青年道人阴恻恻的说道:“似乎有些许威力?但是我就不信,你的骨刺连那头甲鱼精也能刺穿!”
“贫道水莲!”水莲道人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他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横公鱼:“听闻共工氏麾下有一员重臣,乃北荒横公鱼一部的始祖,本体是开天辟地后的第一头横公鱼……你显然,不是他!”
青年道人恶意的向横行身边一头气息强大的大甲鱼指了指。
姬昊眉心竖目张开,他能隐隐看到某种极其神奇的力量不断从这些人的体内扩散开,犹如一条条小溪不断流向村子正中的石屋。
姬昊拿着少司递过来的手绢,刚刚将脸上的血水擦和图书干净,猛不丁的看到横行如此蠢笨的动作,不由得连连直翻白眼。见过蠢的,但是真没见过这么蠢的!
瘫在横行脚下的水妖是一头背甲直径超过三丈的草龟,他的背甲足足有三尺多厚,黑漆漆的透着金属反光,显然这层背甲的防御力很是不弱。
就听他体内一阵牛筋崩断的声响传来,一根根三尺多长的漆黑骨刺从横行体内钻了出来,但凡他身上的大关节处,都有这样的尖锐骨刺钻出。短短几个呼吸间,横行就变得好似一头黑色的刺猬。
‘噗嗤’一声,草龟精有气无力的哀嚎了一声,被骨刺扎了个对穿!
横行勃然色变,他一把抓起了大甲鱼,二话不说的用自己手肘上的骨刺冲着大甲鱼就是一通乱戳,‘噗嗤’声不绝于耳,大甲鱼瞪大眼,七窍流血的盯着横行惨嚎连连:“横行大人……您……您被骗了!”
水莲道人微微笑着,不以为然的从脚下摘下一朵水莲花,随手就向横行的大铁锤挡了过去。
勃然大怒的hetushu.com横行怒啸一声,挥动着大铁锤当头一锤向水莲道人砸了下去。
用力的拍了拍胸膛,横行傲然道:“所以你家横行大爷,不仅有俺爹刀枪不入的皮肉,更有俺娘坚不可摧的筋骨!”
哪知道横行虽然脑子不怎么好用,但是他的力气却是蛮横异常。
横行得意洋洋的抬起头来,盯着水莲道人冷笑道:“怎样?怕了吧?”
水莲道人一行人的笑声刺激了横行,他瞪大了懵懂的双眼,用力的眨巴了一阵子,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报上名来!”横公鱼万分警惕的看着水莲道人,从宝座后面拔出了一柄傻大黑粗的大铁锤,用力的在头顶挥了一圈,带起了一道黑漆漆的怪风。
剧痛让水莲道人痛呼出声,他张嘴一道白茫茫的剑气喷薄而出,狠狠劈在了横行的胸膛上。
滚滚妖气从横公鱼身上喷出,化为一片黑色乌云挂在他头顶。黑云翻滚,遍地水莲放出的白光和黑云撞在一起,不断发出沉闷的巨响。
横公鱼傲然http://m.hetushu.com昂起了头:“你所说的,是你家大爷的亲爹……你家大爷横行,亲爹是横公鱼,亲娘是北溟无底深渊的一头魔骨鱼!”
姬昊神识刚刚窥视了图影一眼,猛不丁的花道人的双眸中一抹神光闪过,姬昊神识就好像被万雷轰击一样,潜入石屋的神识瞬间湮灭,他的眼前一黑,鼻孔里两条鲜血‘噗’的一下喷出了老远。
水莲道人是正经的炼气士,可不是姬昊这样体、法齐修的怪胎。
在图影上,木道人盘坐在一块大石上,右手自然而然的放在膝盖上,左手轻轻的捻着一朵淡金色的花朵,很是高深、很是神秘、很是不可测的笑着。
“混蛋!”横公鱼所化的壮汉也在跳着脚怒声咆哮,他麾下数万小妖,此刻全都好像被抽掉了大筋一样软塌塌的漂在水面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横行龇牙咧嘴的‘嗷嗷’叫了几声。
“老贼!”姬昊忙不迭的收回神识,愤怒的咒骂了一声。
横行一把抓起草龟,拎着他往自己膝盖上探出的黑色骨刺狠狠一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