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人选争端

姬昊皱起了眉头,用肩膀碰了碰姚猛的肩头:“有什么话,直说吧,咱们可是一起玩过命的交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砸了咂嘴,姚猛干声道:“可不是我过得艰难,那次和我们一起行动的几个伯候,他们的地盘也不大,也被水妖祸害得厉害,挡不住大水,都带着族人逃到了蒲阪……我这就去招呼他们一声!”
姬昊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有人克扣粮食?在这种时候?帝舜知道么?”
姚猛一下子惊醒,一把抓住了放在身边的破浪斧。
“公孙剑、燧人炎……你们所谓的人族贤良,又是什么标准?”
姬昊骇然看着姚猛:“你族里断粮了?蒲阪这边,没有粮草发放下来么?”
姚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耷拉着眼皮低声说道:“倒也不是克扣,实在是帝舜手中也没多少存粮,这水灾来得太猛、太狠了啊,拖家携口来蒲阪避灾的,谁手上能有粮食呢?”
姚猛向大殿外指了指,干巴巴的说道:“泗水城都被毁了,我的泗水领根本挡不住洪水http://www.hetushu.com,所以我带着所有的族人都来蒲阪避灾啦。”
姬昊骇然看向了这老人,这个老家伙,他的气息居然比当日证了巫神的姒熙还要强横,而且他的气息稳定、圆熟老辣,根本不是当日刚刚突破的姒熙所能相比。
帝舜面色阴郁的看着两人。
居然会有人直面冲撞帝舜,丝毫不尊帝舜的权威,大殿中的众多人族高层心思各异的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帝舜的决断,或者说,等待着某些在他们意料中或者又在他们意料外的结果。
大殿深处,帝舜的声音隆隆响起:“治水之事,关系人族生死存亡……”
姚猛干笑了几声,向左右望了望,再次把声音压低了许多:“这个,哥哥我就直说了。嘿,这个,洪水来得太急,哥哥我带着族人只顾逃命了,跑得仓促了一些,没能带出多少口粮来。你看看,能不能给哥哥我调拨点粮草?”
姬昊森森的看了一眼那些人,低沉的说道:“嗯,我在蒲阪有一座行宫,是一http://m.hetushu.com块地盘不小的园林,上次建立万龙封水大阵的时候,和我们联手征讨过水妖的那些伯候,如果他们也带了族人来蒲阪,你招呼他们一起去我的行宫居住吧。”
见到是姬昊,姚猛这才吐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向他打了个招呼:“姬昊兄弟,是你啊!吓我一跳,还以为在野外宿营被水妖偷袭哩。”
帝舜的话被很粗暴的打断,一名身材高挑瘦削,通体散发出凌厉气息,犹如一柄利剑一样让人无法直视的白发老人从人群中走出,他厉声喝道:“治水之事,关系人族生死存亡,所以更不能让姒文命这区区小辈来插手!姒熙刚刚犯下大错,姒文命难免重蹈覆辙!”
姚猛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狠狠的抓着姬昊的肩膀晃了晃,眸子里隐隐有一丝水光闪烁:“姬昊兄弟,废话不说了,你这是救了咱们的命哩……”
有了这些令牌,只要姚猛和其他几个伯候的族人到了姬昊的行宫,自然就有垚山领的管事负责安置他们。
姚猛吞了口吐沫,和图书面皮发红的看着姬昊:“我们大人倒也不要紧,三五天不吃东西也无妨……再说了,咱们皮粗肉厚的,就算啃树干都能熬下去……但是族里的娃娃扛不住呵,就算是米汤,每天也要弄点给他们润润肠胃才是。”
姬昊走进议政大殿后站了一会儿,满大殿的人都在大声的喧哗吵闹,没人朝他多看一眼。
帝舜缓缓站起身来,冷眼看着两人:“多年不见,两位今日突然现身,究竟意欲何为?”
姬昊用力拍了一下姚猛的膝盖,沉声道:“正好,我的地盘上兵力不够,昨天还有两个小部族闹事抢粮,自家兄弟们过去,正好帮我压压阵,我这里也放心些。”
帝舜身后,突然有十几道可怕至极的气息冲天而起,犹如十几条怪龙,瞬间将公孙剑和燧人炎的庞大气息搅得粉碎。
十二条朦胧飘忽,头戴高冠、身披长袍,身边有淡淡烟雾缭绕,看不清面容的身影从帝舜身后凭空冒了出来。他们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联手施为放出的气息就压得公孙剑和燧人炎连连倒退。
http://m.hetushu•com姚猛拍了拍身边的地面,姬昊干脆就挨着他坐了下来。姚猛倒抽了一口冷气,龇牙咧嘴的活动了一下脖子,扭得关节‘咔咔’直响:“刚刚做噩梦了……一大群鳄鱼妖铺天盖地的冲上来,老子梦到自己的大腿被他们啃掉了,正好被你拍了一巴掌。”
这老人的声音高亢坚硬,犹如两块生铁在用力对撞,更有一股凌厉非常的气息充盈大殿,逼得所有人胸口发闷、浑身好似针扎一样难受。
姬昊点点头,从袖子里掏出了几块垚山领地的青铜令牌递给了姚猛。
姬昊看看姚猛疲乏的面孔,沉声道:“你的族人?”
歪了歪脑袋,姚猛向站在最前方的一群衣冠华丽、气度森严的老人撇了撇嘴,将嘴巴凑到姬昊的耳朵边,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些大族手中有粮,比如说十日国的十日坊里有上万个大粮仓,地下也挖空了,囤积了山一样的粮草和肉食,但是……我掏空了钱袋子,也没能从他们手上买到一粒米!”
放下破浪斧,姚猛用力的搓了搓双手,有点尴尬的看着姬昊:“m•hetushu•com嘿,这个,姬昊兄弟……”
姚猛摊开了双手,无奈又带着一丝凄凉的看着姬昊:“断粮五天啦,帝舜倒是发令敞开粮仓发放粮食,但是每天的粮食发下来的没多少,而且……我泗水领只是个小领地,嘿,落到我手上的粮食嘛……”
“治水之事,当从长计议,从人族精选贤良负责此事。”又一个气息雄浑,犹如一团烈火的高壮老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毫不畏惧的直视帝舜,语声隆隆的说道:“此事关系我人族生死存亡,所以,帝舜,这事情就不能由你一人而断!”
大殿内静悄悄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姚猛接过令牌,兴冲冲的去了,姬昊则是皱着眉头掏出了一块玉符,以神识在里面刻印了一行信息后,一把将玉符捏成了粉碎。他下令让垚山城多调拨一些粮食过来,多了姚猛和其他几个伯候这么多的子民,他行宫中的存粮显然撑不了几天。
东张西望了一阵,姬昊顺着大殿的墙根走到了靠后的角落里,用力拍了一下坐在一根大柱子下面,正靠在柱子上打盹的泗伯姚猛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