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钟困共工

神塔爆炸,波及范围宽达数十里。
天地金桥全力催动,一道长达百丈的清光穿梭虚空,姬昊带着陶煞等十几位长老,连带着几位长老带出来的两百多名各族精锐,全速向涂山氏的粮队赶路。
“双倍,全都是双倍!给你们双倍的粮食!”
一道清光裂空而来,姬昊长啸一声,丢下了陶煞等人,孤身一人全速向共工冲了上去。
十几座巨木垒成的城池被炸得支离破碎,驻守在这些城池上的涂山氏战士嘶声哀鸣着被抛出了老远,数以万计的战士在火光中粉身碎骨。
涂山尊左手盾、右手刀,伽族可怕的战斗天赋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一口弯刀在他手上犹如勾魂夺魄的幽灵,偶尔一闪肯定会在后土身上留下可怕的伤口。
共工呆了呆,突然怒吼着拔出了两根长鞭,倾尽全力的砸向了盘古钟。
无数水族小妖争先恐后的去抢夺后土喷出的神血,偶尔得到了一颗就立刻吞入腹中。
强大的实力,加上各自部族的镇族之宝,如果不是和-图-书姬昊果断许诺赠送他们双倍的粮草,姬昊就算有几件至宝随身,也别想轻易的通过他们的拦截。
远远的,姬昊已经看到了在空中鏖战的涂山尊和后土。
一声巨响,冰枪撞在了盘古钟上,比钢铁还要坚固千百倍的冰枪粉碎,姬昊身形微微一晃,继续向共工冲了过来。共工愕然回头,不解的看向了姬昊。
“他们的血,他们的肉,都是你们的食物。速速联手,还等什么?”共工低沉的长啸了一声,双手朝着水面一挥,就有两条粗达千丈的水龙腾空而起,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直冲高空,不多时就冲起来有数万里高,紧接着狠狠向粮队的神塔结界砸了下去。
好几次涂山尊差点一刀将后土斩首当场,幸好后土防御力极强,在盘古世界土之法则的加持下,他的生命力也变得强韧无比,涂山尊的攻击这才没能真个将他斩杀。
“后土……共工……”涂山老人抬起头来,看着两尊天庭正神颇为不解的厉声大吼:“http://www.hetushu.com你们是早就陨落的太古之神,你们不该还活着!”
面对涂山尊效率奇高的诡异攻击,后土就好像喝醉酒的莽汉,拎着一块大石头去砸一只灵敏的跳蚤。后土神印还有另外几件土系神器带起了漫天黄云乱砸乱打,但是没有一件神器能碰到涂山尊丝毫。
姬昊看着目瞪口呆的共工冷笑道:“我突然想起来,我这口钟不仅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用来困人抓人也是一等一的好宝贝……你是共工是吧?有种你出来打我啊!”
‘铛铛’巨响不断响起,盘古钟被共工砸得震天价响,一波波灰色的波纹在共工身边不断滚动,灰色波纹所过之处虚空尽成粉碎。
两条水龙剧烈激荡,神塔结界急骤的颤抖着,流光溢彩的结界上裂开了无数细小的裂痕,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十几座体积最小的虞族神塔熔炉内喷射出不堪重负的火焰,紧接着就猛地爆炸开来。
一袋袋粮食飞起,麻布袋裂开,无数金灿灿的谷粒犹如一场hetushu.com大雨向四面八方喷洒。
共工的嗓音里充斥着一丝狰狞:“站起身来,挺直了腰杆的凡人……真是看着就让人心烦,真想把你们全部给掐死呵!”
一条条混沌气息喷薄而下,化为一个硕大的牢笼将共工罩在了里面。
后土神力岂是这些小妖能承受的?沉重如山的大地元力爆发开来,无数水族小妖爆体而亡,他们的鲜血再次将水面染红了一大片,水妖大军的阵势顿时一片大乱。
轰然巨响震得涂山老人麾下的战士立足不稳,数百万头巨鲸齐声长啸,恐怖的声浪化为肉眼可见的白色气爆向四周一圈一圈的扩散开,顿时无数冲到粮队附近的水族小妖齐齐爆体而亡。
黑云翻滚而下,自称共工半人半龙的神灵从天而降,他冷淡的看了一眼被涂山尊打得焦头烂额的后土,黑云绕了一个弧线,避开了涂山尊和后土,慢悠悠的来到了涂山氏的粮队上空。
数百头拖拽城池的巨鲸也被爆炸产生的火光冲得飞了起来,巨鲸哀鸣,庞大的身www.hetushu.com躯被炸飞了上百里远,一头扎倒在下方的木制城池上,又引起了一阵混乱。
共工努力轰击盘古钟,就等于是在不断的激发盘古钟攻击自己。只是十几声钟响过处,共工浑身皮肤都被扒掉了一层,露出了里面黑漆漆的血肉。
水龙如长鞭,狠狠砸在了数百座虞族神塔组成的结界上。
姬昊不给共工任何施为的机会,他手一指,头顶盘古钟就‘滴溜溜’的急速旋转着,带起一道混沌气息撕裂虚空,眨眼间就到了共工的头顶。
盘古钟响,万物混沌……
后土刚刚从神源池孕化出来不久,他秉承盘古世界的土之大道而生,实力强横至极,一举一动都有天地巨力加持。但是正因为他刚刚孕化出来不久,而且他的灵智并非他原本应有的灵智,所以他的战斗技巧差得一塌糊涂。
“尔等休要混乱,速速联手,围攻粮队。”共工的眸子里两条黑气喷出数千丈长,犹如两条黑色蛟龙在半空中蜿蜒扭动,他威严的放声大喝,右手狠狠指向了涂山老人。
和-图-书些长老哪个的实力都不比陶煞弱,更有两个的资历和实力远在陶煞之上,他们可曾经参加过帝轩辕的人族联军,和真正的首位蚩尤统辖的蚩尤魔军正面交手过。
共工低下头,黑漆漆的眸子里两个深不可测的漩涡缓慢的旋转着:“凡人……跪下,向我献上你们的所有,一如你们的先祖,曾经跪在我们的前身脚下一样。你们曾经跪拜过,那么就继续跪拜下去吧。”
天空不断有黄色的血浆喷洒下来,后土一次次被涂山尊砍伤,他的身躯庞大,浑身血流如泉,鲜血洒在水中就好像一颗颗金色的宝珠直接沉入水底。
一路上,姬昊这话说了十几遍。原本沿途拦截他的十几位来自西荒贫瘠部族的长老毫无原则的,一个个拉下了老脸不要,一本正经的跟在了姬昊身边‘施加援手’。
共工不屑的回头向姬昊望了一眼,冷冷一笑,随手一指就有一道黑色的冰枪撕裂虚空刺向了姬昊。
高温在瞬间就烧熟了这些米麦之类的粮食,空气中回荡着一股浓浓的香气,引得人馋涎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