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玉石俱焚

“我坏你们的事情?”姬昊抬头看着身体遮盖住了半边天空的鲲鹏:“这话说得真有趣,难不成是你们和我们人族为难么?难道,我们就应该任凭宰割不成?”
看样子,姒文命没打算留活口。
共工头颅落下,从他眉心喷出一道紫金色洪流,内有一道紫色神箓若隐若现。
姬昊这边陷入了微妙的僵持状态,而那边姒文命指挥的有崇部飞熊骑士还在疯狂的扑杀那些人族战士。无数人族战士被飞熊骑士的长矛撕裂,大片鲜血喷洒在水中。
鲲鹏剧烈的咳嗽了一声,黑云中两颗直径超过千里的硕大眼珠突然亮起,恶狠狠的盯着横行看了半晌。
被盘古钟震得骨肉酥烂的共工惨嚎了一声。
以太极神锋为分界,他觉得他的下半身变成了一大块冰块,冰冷、僵硬,再也没有任何感觉。
祝融呆了呆,正在和涂山尊鏖战的后土也呆了一下。
祝融呆了呆,只是被一条饕餮牙缠在了胳膊上,他身体和*图*书剧烈一震,就把难缠的饕餮牙丢出了老远。
“鲲鹏,你真是一个好人!共工会感激你一辈子!人族也是!!!”姬昊大声的笑着,他举起太极神锋,一剑将共工的脑袋斩了下来,然后举起剑柄,狠狠的砸在了盘古钟上。
鲲鹏沉吟了片刻,他突然笑了起来:“可是这次袭击你们粮队,可不是我们的主意,是你们人族当中有人邀请我们出手,否则我们怎么会知道你们有粮队过来?所以这次的事情,不能怪我们!”
和上古天庭的那些神灵不一样,眼前的这几位,后土、祝融和共工,他们都刚刚从神源池中被孕化而出,他们之间没有半点儿交情,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人情。而且水火不容,这是天性,眼看共工被姬昊重伤,祝融笑都来不及呢,哪里肯出手救他?
沉默了许久,姬昊才淡淡的说道:“人族总难有几个不肖之徒。只是,你们水妖当中,不也有怀有异心之人么?和-图-书所以,这不是借口……让祝融退走,我放共工离开。”
一句话没有说完,横行已经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趾高气扬的化为横公鱼的本体形象,张嘴向天空吐了一道黑水:“鲲鹏老儿,老子横行大爷,就是有异心,你能咬了我的鸟么?”
过了许久,鲲鹏突然狞笑了起来:“你杀一个公共不要紧,没有了这批粮草,姒文命不能夺到治水职权,你们蒲阪又要饿死多少人?”
鲲鹏也沉默了一会儿,他很谨慎的问道:“我们当中有人有异心?呵呵,姬昊,你不要挑拨离间,我们北荒子民,对共工大人那是……”
姒文命更是亲自出手,带着一批帝舜派来的应龙骑士四处追杀,那些侥幸从飞熊骑士的扑杀中存货的东夷箭手,都被姒文命和应龙骑士亲手杀死,而且全都死得四分五裂,一块儿好肉都找不出来。
后土惨嚎,两条手掌捂住脖子上的伤口,一声不吭的带起大片黄风冲天而www.hetushu.com起。
祝融氏怪笑一声,他双手齐齐按下,顿时滔天火焰覆盖了涂山氏的运粮队伍,无数粮草在瞬间化为灰烬。
其一,这些人勾结水妖袭击涂山氏运粮队伍,这是对整个蒲阪的人族子民的犯罪。这些人罪大恶极,唯有一死才能赎罪。
鲲鹏呆了呆,继续冷笑道:“你涂山氏家当再丰厚,能支撑多久?如今天下,再无一处可供耕种之地,没有了太阳,再多的粮食都会被吃光、吃尽,你们人族就等着饿死吧!”
姬昊冷冽一笑,挥动太极神锋向祝融扑了过去:“兄弟们一起上,干掉这些无知妖辈!”
涂山老人傲然昂起头来,大声说道:“鲲鹏,你岂能明白我涂山氏的家当?这些粮草毁了就毁了,我涂山氏自然有源源不绝的粮食送来!”
后土呆了那一下就差点要了他的老命,涂山尊趁虚而入,巨大的弯刀带起数十条灵巧的、犹如穿花蝴蝶的刀光,密密麻麻的劈在了他的脖颈上。后和图书土的大半截颈椎骨都被剖开,犹如融化的黄金一样的骨髓喷出了老大一片,染得他全身一片金黄。
‘太阳’?姬昊突然呆了呆,他回头向涂山氏的运粮队伍看了一眼,然后他突然大笑了起来。
横行、陶煞等人长吼一声,纷纷施展神通向祝融和那些火部神兵冲杀了上去,涂山老人呆了呆,咬咬牙,同样一挥手,涂山氏的大军也冲了上去。
其二,姒文命不能让这些人回到蒲阪,雨灾当前,人族内部不能分裂,而这些人若是活着回去了,就是逼着他们身后的部族和整个人族部落联盟决裂。
人族的战士正在相互杀戮,鲲鹏的话让姬昊完全没有办法应答。
祝融怪异的看了一眼被重伤的后土,再看看被姬昊禁锢的共工,高高的举起了右手,作势就要下令将所有的粮食烧毁。
而他的上半身呢,则好像被放进了铁水炉子里,可怕的高温烤得他浑身直冒热气,一缕缕火焰不断从他的头发丝里面喷了出来,和-图-书烧得他半截身体都变得通红一片。
盘古钟响,万物化为混沌,共工的身体崩毁成一缕缕青烟飘散,就连紫色神箓都被震成了一缕紫气,被盘古钟毫不客气的一口吞了下去。
所以这些人必须死,而且必须死无全尸,必须死得面目全非让人看不出他们的身份来历。
姬昊握住太极神锋的剑柄用力的扭动了一下,剑锋切断了数十根共工氏的骨骼,所有人都听到了那细微的‘咔嚓’断裂声。共工氏茫然的看着姬昊,他的半边身体被太阴之气冻得僵硬,半点儿感觉都没有了,倒是没察觉到骨裂的疼痛。
一对儿犹如垂天之云的翅膀从高空缓缓落下,鲲鹏沙哑的声音响彻云霄:“祝融,且慢动手……垚伯姬昊,又是你,又是你来坏我们的事情!”
可他是水神啊!他是水神共工呵!从一尊水神的身体内喷出火焰来,这是逆转了阴阳,是要人命的架势!共工欲哭无泪的看着姬昊,张嘴想要说话,却喷出了一条长长的火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