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平分秋色

“垚侯姬昊,你们南荒男儿最是勇悍爽直,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阴险毒辣、不择手段的怪胎?”
狂啸一声,无支祈带起一道恶风一步到了姬昊面前,双臂带起一道道恐怖的爆鸣声,犹如无数狂野的流星撕裂虚空,狠狠砸向了姬昊的身体。
姬昊‘呵呵’笑了一声,右手随手一点,九字真言丹经法印悄然发动,无支祈身后的一团淤泥突然‘嗤啦’一下化为一根锋利之极的土刺,歪歪扭扭的向他后庭花急刺而去。
“小小年纪,怎么下手如此无耻?”
拳头和胸肋间的骨骼撞击在一起,打得肋骨‘咚咚’作响,姬昊和无支祈的肋骨都传出了不堪重负的碎裂声,两人的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的颤抖着,两人死死的闭着嘴、咬着牙,否则他们会一口血喷出来。
不等姬昊想明白,无支祈已经一声咆哮,带起一道恶风向姬昊扑了过来。他依旧没有施展任何的神通法术,单纯依靠自身强横的肉体力量一跃而和_图_书至,劈脸一拳砸向了姬昊的脑袋。
被姬昊一脚踹飞,无支祈万分恼火的一跃而起,指着姬昊就是一通破口大骂。
‘啪啪’巨响绵绵不绝,两人四条腿疯狂的撞击在一起,眨眼间就是数千次猛轰对撞,两人的腿骨一次次的断裂,一次次的愈合,然后再次在猛烈的撞击中断折。
无支祈的本体乃是异种水猿,是开天辟地时洪荒中诞生的第一批生灵。他动作快捷如电,姬昊也只觉眼前一花,一击重拳就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
无支祈怪眼一翻,将左手三色灯盏杵在了自己头顶,腾空了双手用力的挥动了几下。他咬着牙,瞪着眼向姬昊冷笑道:“本来找你,有正经事要和你分说,但是你既然这么不知道死活,我就先打趴下了你,再来和你说正经事情!”
无支祈的两条腿也飞了起来,带着一道恶风狠狠踹了过来。
无支祈骇然向后倒退了几步,他每一步都退后了七八里地http://m.hetushu•com,眨眼间就离开了数十里。
他是胡说八道呢,还是他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和自己说?
但是让姬昊诧异的是,无支祈身上只有战斗的意念,却没有半点儿杀戮的气息。
姬昊放声大笑,他瞪大了眼睛,没有动用任何神通法力,连虚影传授的开天、辟地、万物生、万物灭四式都没有施展,和无支祈一样,只是纯粹动用肉体蛮力,没有任何章法可讲的,用最纯粹的暴力反攻了回去。
只穿着一件紧身的龙皮坎肩,姬昊活动了一下全身筋骨关节,向无支祈勾了勾手指头:“来!我打爆你这老猴头!嘿,还记得当年在议政大殿,我是怎么打你的么?”
他愤然看着姬昊身上清光流溢的太极法衣,气急败坏的怒声道:“姬昊,你还是一个男人么?仗着一件破烂衣衫护体,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的堂堂正正的和爷爷我打一场?”
拳头和面颊撞击在一起,面颊的肌肉和骨骼都发出哀和-图-书鸣。
无支祈怪笑一声,他的两条手臂变得柔软异常,犹如两条怪蛇一样突然撕开了姬昊漫天拳影,轻描淡写的缠住了姬昊的脖颈用力一掰。
沉默了一会儿,姬昊双手一挥,太极法衣没入体内,不经姬昊神识牵扯,或者姬昊不受到致命的打击,太极法衣不会主动的出现。
姬昊的动作微微一凝,无支祈深夜用神念分身潜入自家营寨,居然是有正经事?
无支祈直勾勾的盯着姬昊,他敢用他的脑袋发誓,他活了这么多年,碰到过无数南荒的英雄好汉,但是没有一个南荒战士能像姬昊这样的无耻,而且还无耻得如此阴损!
突然间姬昊双腿飞起,带起一道旋风向无支祈的下身踹去。
无支祈同样大口吐血向后倒退如飞,他仓促的掏出了几片流光溢彩的叶片塞进嘴里,大口咀嚼后吞了下去,他胸膛上的伤口这才开始缓慢愈合。
姬昊听到了自己颈骨碎裂的声音,他眼前一黑,双手下意识的挥掌如刀,开和-图-书天一击带起两条曼妙的弧线扫出。他的手掌犹如两柄利刀,轻轻巧巧的劈在了无支祈的胸脯上,犹如利刀切豆腐一般,姬昊的手掌切开了无支祈的胸膛,从他的后背破体而出。
‘嘭’的一声响,太极法衣放出一层层犹如水波的清光,片片清光一瓣瓣的向四周扩散开,犹如一朵巨大的莲花将姬昊护在了正中。无支祈的重拳落在了清光上,重重叠叠的清光不断的削弱他拳头上的狂猛力道,最终拳头距离姬昊的面孔还有三寸远,就彻底没有了半点儿劲道。
无支祈只觉身后一股寒意袭来,他再次出于本能的身体一晃,再次将身体横挪了一尺。
姬昊口吐鲜血向后急退,双手捧着脑袋,忙不迭的将断裂的颈骨扶正。
“你活的时间不够长!”姬昊垂着双手,大步向无支祈逼近,似笑非笑的说道:“再多活几千年,你一定能见识到无数和我一样的年轻人,不信我们赌一把?”
两人纯粹用肉体蛮力对战,居然硬生生打和-图-书了个平手。
拳头和拳头剧烈的撞击在一起,不断发出恐怖的轰鸣声。
锋利的,带着无数细小芒刺倒刺的土刺擦着无支祈的大腿掠过,‘噗嗤’一下扯下了他大腿上好大一块青步。无支祈看着那土刺上无数细细的寒芒,额头上一缕缕冷汗不断的流淌下来。
“无耻?还有更无耻的,见识下?”
看着蹦跳如雷的无支祈,姬昊感受到了他身上高亢的战意。
弹指间上万拳轰出,姬昊和无支祈都变得鼻青脸肿,脑袋都好像被暴力摔打了数千次的烂西瓜,整个变形了。但是两人的气血都充沛而悠长,庞大的生命力量在体内流转,眨眼间他们伤势痊愈,面孔又恢复如初,但是眨眼间又被打得和烂西瓜一样。
无支祈的脸色骤然变得极其难看,他张开嘴‘嗤嗤’怒啸,几颗巨大的獠牙迅速从嘴角探了出来。他指着姬昊怒笑道:“当年被你殴打的那厮,只是你家无支祈爷爷的一具分身,连爷爷百分之一的力气都没有!你很得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