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一条后路

“在过去数千年,我的洪涛妖法修炼到了极其精深的程度,先天血脉中的恶念不断滋生,我无数次的处于入魔的边缘。”无支祈也造了一块玄冰浮在姬昊面前,很坦然的坐了上去:“如果不是这盏三阳心灯护住了我的妖魂,我早已化身魔物。”
姬昊感受着眉心那一团炽烈的金光,沉吟了片刻后,他伸出了右手。
东皇太一,曾经的洪荒天庭太阳尊神,更是统辖东方亿万生灵的一代东方天帝!
无支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满是银白色长毛的脸上,居然有一丝熠熠道韵流露出来。这一刻的他根本不像是一头作恶多端的淮水妖神,反而像是一名修道有成的世外炼气士。
九龙车辇发出一声轻微的欢呼,带着那颗东皇神印化为一道金光没入姬昊的眉心。
“这灯不错!”姬昊指了指无支祈头顶的灯盏,语气中再无半点儿战斗的意念。
脚踏着水波一步一步向姬昊走来,无支祈身体一晃,无数长毛抖动,大片水珠迸射开,他身上的长毛就和-图-书恢复了干燥柔顺。青色长衫已经被寒气冻碎,无支祈伸手一抓,凭空抓出了一块硕大的兽皮,胡乱的缠在了腰间。
天庭的五方天帝更迭过多次,各种恩怨纠葛可以写成一篇数亿字的传奇故事,但是东皇太一,却是所有东方天帝中威名最甚的一个,他的杀伐果断曾经让三界亿万生灵慑服。
他抬头看着天空,过了许久才有点茫然的说道:“我答应过那一代的共工老鬼,我要世代效忠共工一族。所以,就算杀人放火、满手血腥,无支祈爷爷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就要做到!”
“小家伙,无支祈这货不管有什么要求,只要不是太为难,看在这车辇和那东皇神印的份上,答应他!”
无支祈头顶的三色灯盏内,黄豆粒大小的三色火焰亮了起来,火焰迅速膨胀到拳头大小,红白蓝三圈奇光扩散到数十丈大小,一股柔和的纯阳气息扑面而来,玄冰在急速的融解。
姬昊体内同样一道金色的太阳精火喷薄而出,两道太阳精火m.hetushu.com迅速的融为一体,一股纯阳的温暖之意流入姬昊体内,他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姬昊的身体微微一哆嗦,能够将虚影这老家伙给印出来,这车辇和那火球看来的确非凡。他说什么?东皇神印?东皇?盘古世界洪荒以降,只有一尊神灵号称东皇!
无支祈眯着眼看着姬昊,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来找你,只是求一条后路。”
“但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多了,会有报应滴!”
一块玄冰飘浮在水面上,姬昊静静的看着数里外冰封中的无支祈。
无支祈舔了舔嘴唇,龇牙咧嘴的露出了四颗獠牙,然后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唔,曾有人对我说起‘因果’这个词,那时候我还以为他在放屁,现在想来很有道理。”
姬昊愕然看着无支祈:“你半夜三更来找我,还送上了上古天帝东皇太一的遗宝,就是为了这个?”
无支祈往镯子上一抓,一道炽烈的红光冲出,一团火光包裹着一架三尺大小的九龙车辇冉和_图_书冉飞了出来。
无支祈盘起双腿,带着一丝逍遥出尘的气息坐在那里。
无数冰晶就这么周而复始的坠落、飞起、再次坠落,无支祈盘坐在玄冰上,在这些冰晶的衬托下,他的气息变得深邃异常、古老异常,犹如一尊来自远古太荒的古老神灵。
一股可怕的热力从车辇上喷出,大片太阳精火熊熊燃烧起来,顺着姬昊的手臂就向他全身蔓延开来。
一丝丝调皮的水汽围绕着无支祈轻盈的跳动着,水汽化为晶莹的冰晶冉冉飘落,刚刚碰到下方水面,就立刻一跃而起,飞到几十丈高的空中,带着一丝丝细小的闪光继续落下。
姬昊看了看这盏造型奇异,由三个青铜羊头顶着一个圆形灯盘所成的三阳心灯,缓缓的点了点头:“有点儿意思,是好宝贝……你找我,有何事?就为了和我打一场?”
姬昊的眉心竖目放出异样的光芒,瞳孔内隐隐可见一圈金光若隐若现,金光中一轮大日烈烈燃烧。大日中,一架九龙车辇悬浮不动,犹如太阳黑www.hetushu.com子显得格外醒目。
“如此,成交!”
九龙车辇通体放出大日红光,九条活灵活现的火龙拖拽着车辇,四周有无数火焰云纹若隐若现。车辇上有一片火云环绕,火云上端端正正放着一颗拳头大小的火球。
神魂空间中,虚影突然出现,他双眸中喷出瓦蓝色的神光照亮了整个神魂空间,通过姬昊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架车辇和那颗火球。
几个呼吸后,太阴之气所化的玄冰消失,化为原形的无支祈浑身长毛湿漉漉的从水汽中走了出来。
不等无支祈开口,姬昊已经一把抓住了九龙车辇。
火球光芒黯淡,表面还有几条裂痕,但是姬昊一看到这团火球,就觉得这颗小小的火球是一颗太阳!
“果然应该是你的宝贝!爷爷我见你多次出手,好些孩儿被烧成了飞灰,你果然精通太阳之力!”无支祈狠狠的盯着姬昊,咬牙切齿的说道:“收了爷爷的宝贝,就答应爷爷一件事情……若是共工那傻鸟这次败了,不管你们人族是否要屠光北荒部族……和_图_书给你无支祈爷爷留一条性命,无支祈爷爷的那些儿孙,你们起码给我留下一成罢!”
“以前的事,就这么算了吧?”无支祈看着姬昊,沉声说道:“以前的我,和你有很多次的冲突。但那是我却也不是我!那些我,是我妖魂中分离出的恶念所化,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多多谅解!”
带着一丝丝的不舍,无支祈卷起手臂上的长毛,露出了一枚紧扣在他手腕上的蔚蓝色手镯。蓝色的手镯犹如绝品翡翠锻造而成,一道道水光在镯子里往来流动,更有无数条细细的银光在水光中盘旋飞舞,一股清凉之气不断从镯子里喷出。
“是好宝贝!”无支祈手指一点,水面上大片白雾升腾而起,将他和姬昊的身影团团包裹了起来。白雾中隐隐可见丝丝符文闪烁,这是妖法制成的妖雾,寻常的法眼道眸根本无法穿透。
姬昊皱起了眉头,他想起了过去那几年,无支祈给他造成的麻烦,不由得冷笑了起来:“这么空口白话的,就把事情给抹掉了?无支祈,你的脸也太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