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作者:落花独立
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卷 封神卷

第2051章 第一次有人佩服我的智商

李靖只要无奈的点头,罢了,谁让自己没有一个当玉皇大帝的舅舅,也没有一个在统率几十万大军的儿子呢?
“就算是挂,那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吧?”
申公豹看着苏易,一时间,只觉得对方当真是智深若海,竟然将自己把控的死死的。
还有清虚道德真君门下的杨任,云中子的弟子雷震子,以及城塘关总兵李靖……他姑且也算是阐教的弟子,只不过他的师尊地位并不如十二金仙那般显赫而已。
并非虚张声势,与其很平淡,好像在淡淡的陈述一件事实,跟自己平日里跟朋友述说着中午吃什么东西一样的简单。
阐教弟子稀少,但却也并非大猫小猫两三只,燃灯的主意比南极仙翁更为决绝,但他身为阐教副教主,说出的话,却是谁也否认不得,好在十二金仙每人手中都有不少的法宝,都给弟子用来防身的话……应该也并无太大的性命之忧吧?
如此想着,众位阐教二代弟子中,终究还是没有人站出来反抗燃灯的主意。
于是乎,燃灯道人忙着安排破阵的事宜,在阵营之外高高悬挂起了免战牌。
苏易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了,他眼底露出了凝重神色,喃喃道http://m•hetushu.com:“嗯,突然传来了一阵腥风,是海水的味道……”
可此地是金鸡岭,距离最近的海也有千里之遥……
感觉……意外的让人有快感。
已经摆好了姿势准备为他们师尊哭丧的三人同时懵逼,合着你们压根就不给我们哭丧的机会,而是着急送我们去跟师尊团聚怎么的?
这也早在他的算计之中吧?
“我虽不在意这所谓的免战牌,但毕竟如今十二金仙俱都在对方阵营之内,若真强战起来,恐怕我们不占太大便宜,还是先以这十绝阵消耗他们的力量吧。”
突然,苏易袖口里,一道轻灵的声音传入了耳中,只有苏易一个人听见,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我敢打赌,他一定认为主人你算无遗策,把阐教截教两大教派都给算计进了其中,连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都坠入你的毂中而不自知,他完全不知道,主人你其实是在开挂……”
他着实不敢得罪这些仙人。
嗯……这是来自于先知先觉的胜利!
申公豹苦笑,看来这位苏前辈是铁了心的打算要借自己的手将截教众多弟子都给请来了,但看他与云霄等人相处的模式,和-图-书却又是那般的亲密无间,甚至于凭借自己多年来的经验,恐怕那云霄碧霄……对他可能还有着些许倾慕的心思,是想与他结为双修道侣吗?
这般一边跟截教的女子亲密来往,一边把其他截教的弟子们给送上死亡……
而面对苏易的自信十足,以及申公豹的谦卑态度,宇文拓揶揄的笑了笑,对申公豹微笑道:“申道友,日后,还请你多多指点了。”
奈何阐教本就等级森严,莫说道行天尊已死,便是他仍然活着,恐怕也不会为自己的三个弟子们说些什么,三人终究没有反抗的能力。
苏易轻轻的嗤笑了一声,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申公豹看向自己的眼神已经变的宛若望向天人……顿时心底莫名的一股成就感涌上心头,以往都是让他人敬佩自己的力量,可这般钦佩自己的智慧的,申公豹似乎还是第一个呢。
那可是元始天尊啊!
众人统计了一下,然后惊奇的发现,阐教的三代弟子当真是不少……已经死去的那道行天尊有三个弟子,分别为韩毒龙、薛恶虎、韦护,这三人刚刚得知了自己师尊已然惨死的消息,还来不及痛哭一场,就被告知,你等要去那害hetushu.com死你们师尊的阵法中一探对方阵法究竟,以此来为你们师尊报仇!
只是此时此刻,在申公豹的严重,苏易却已经完全被神话,哪怕是比之元始天尊,他也更多了一股高深莫测的气度,只是淡淡看自己一眼,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完全被看穿了……
唉……我怎么就沦落到这一步了?
苏易低头看了一眼阿暖,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震惊,异口同声道:“碧游宫!!!”
苏易点头,“我对战阵之道不甚了解,一切你说了算,还是那句话,元始天尊若敢出手,我定然帮你挡住他,但这些争斗的话,我却是帮不了你太多,不过申道友至交遍天下,纵然十天君尽数死了,相信仍然可以请来其他助手,到时候你可以多多劳烦于他。”
面对那所谓的免战牌,宇文拓对苏易如此解释。
阿暖撇了撇嘴,正想嘲讽自己这个笨蛋主人几句,却突然声音一顿,从苏易的袖口抬出了头,红宝石一样璀璨的眼睛望了一阵,困惑道:“主人,你感觉到了吗?”
因此,随着燃灯的一声令下。
申公豹苦笑道:“太师放心,贫道自然会倾尽全力的。”
“主人……那个申公豹正在用崇拜的眼hetushu•com神望着你呢。”
反正司法天神那边一定会照拂好自己的,对自己而言,应该不算是涉险。
“海呢……”
他忍不住略带得意的微笑起来。
因此……
申公豹仔细算了算,然后发现,没错,果然自己当初选择到朝歌去,就是一个错误,早知道的话,就老老实实的窝在麒麟崖哪也不去,总好过现在这样进退两难。
这般的人物,莫说自己,恐怕就算是换了燃灯老师来了,也是反抗不得的吧?
而当得知自己与儿子同在破阵之列的时候,李靖当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连他都没能逃过,当下看了姬发一眼,而姬发却不言不语,显然是默认了让李靖去破阵,毕竟他也算看出来了,那些所谓阵法,根本就不是他的凡间士兵能破的,能依靠的,就只有这些高来高去的仙人而已,而若没有了这些仙人的相助,他的伐商之行,恐怕就注定是镜花水月一场了。
旁边静静恭立的申公豹猛然打了个哆嗦,全程听了宇文拓和苏易对话,他此时当真是半点反抗苏易的念头也不敢有了,他刚刚说了什么?若元始天尊到了,便由我来对付……
毕竟……大家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燃灯到底是个什么货色hetushu.com,谁能有他们清楚?若敢否决,日后怕是有得小鞋穿。尤其是现在杀劫已至,才短短一月不到的时间,竟然已经接连死了三位阐教金仙,日后,怕是说不准还有多少人会陨落,这种时候得罪自己的直系领导,恐怕着实不知死活的很了。
可现在,一步错,步步错,自己也只能一条错路走到底了,毕竟……自己如今已经不容于阐教,若这位苏前辈将自己对截教的所作所为说出来的话,恐怕截教中人也会找自己拼命,算算,除了跟着面前的这位苏前辈,自己竟然再无别的选择。
惧留孙的弟子土行孙也被强行拉了过来,当得知要代替自己的师尊去查探极其危险的阵图,他顿时吓的大惊,下意识的就想钻地逃跑,奈何土遁却又哪里是师尊的对手,才刚刚钻进地里,就直接被惧留孙给强行揪了出来,然后其不忍之下,给他塞了捆仙绳等宝物,这才算是将他的情绪稍稍安抚,让他知道,原来最起码自己的师尊还是不想自己死的。
只能说,果然是前辈高人风范,自己这等后辈弟子,是万万不明白他的真实想法的。
这等自信……可见纵然自己的那个师尊真的来了,恐怕这位苏前辈也是有足够把握将之拦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