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二十八章 目力异变

竟是黑狐会的冯离!
一盏茶工夫后,石牧身体微微一颤后,整个人就在树上一动不动起来了。
但纵然这样,石牧也已经能够轻易看到十几丈外某只飞行蚊虫的大腿,甚至若是站在树顶眺望远处的话,连离五六十丈外某颗大树上的豆粒大虫洞,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几步走到床头,一把将挂在那里的一柄铁刀拽了出来,略一沉吟后,目光一转,死死盯住了桌案上摆着一根已经烧了大半的蜡烛。
数日后,晚上。
石牧双足重重落在地上,飞溅起一圈尘土后,才长吐一口气,才带惊疑的再次抬首望了望天空。
手腕一抖,一道模糊刀影从蜡烛顶部一闪而过,火焰瞬间而灭。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忽然发出了哈哈的大笑!笑声欢畅之极,瞬间就惊动了庄园中大半还在熟睡的下人。
石牧见此,毫不犹豫的反手再一刀斩出。
“嗖”“嗖”的破空声想起大片寒光冲桌上反卷而过,烛台上蜡烛www.hetushu.com仍纹丝不动的耸立在那里。
“原本三尺外有一条青色小虫,如今已经不再了。一,二,三……十七,昨天梦里左手那根枝条上,应该有十九片树叶的,前天是二十片,看来果然并不是重复做一个梦,而是这梦里同样有一天天的时间流逝。”
石牧默默想着,心中却越发没有头绪起来。
石牧大笑完后,就兴奋的立刻返回了卧室中,并将大门重新关上。
石牧微微一笑,用刀背再往桌面上一拍。
“砰”的一声!
石牧震惊万分,半晌后才回过神来的一低头,结果看到的景象,让其脸色再次大变。
砰!
石牧双目越发明亮几分,手臂挥动不停,一时间,根本没有歇手的意思。
而以他估算,若这样一日日的让梦中白猿双目修炼下去,反馈到他现实中的双目中来,其目力应该还有很大提升余地的。
此刻他才发现,其只是略一集中精神,双目竟能清楚看到了hetushu.com七八丈外草地上一只蚂蚁,目光再略一转动后,小院角落处某个残破蜘蛛网上的豆粒大蜘蛛,赫然也清晰在目。
石牧惊呆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三天后,庄园大厅中,石牧出面接待了两名熟人。
下一刻,他就在梦中再次化身白猿,仍然蹲在原先那颗梦中大树上,用金色双目吸纳空中落下的光点。
一想到梦中白猿双目吸收了无数光点的一幕,石牧不由自主抬手摸了下自己双眼,并隔着眼皮轻轻揉了揉。
他总算真正体验了这个词的含义。
这时,他终于确定自己的确是在枝头上呆了整整半个晚上。
眼珠除了有些酸痛,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异常!
蜡烛一个颤抖后,竟化为九截的洒落在了桌面上,每一截大小,形状厚度,均都一般无二,仿佛是用尺子静心测量过一般。
石牧心中暗自思量着,再往小院四周扫了一眼。
虽然他做梦的时候并非在白天,但梦中自身清和-图-书醒无比的情形,仍然让他只能用这个词来解释先前诡异遭遇。
片刻后,他身形一动,手脚并用的爬上了院落中的那颗葱葱绿绿的大树,十分娴熟的蹲在某个枝头上,抬首望向天空。
结果,他发现此树除了彻底焕发出第二春外,真的并无其他异常后,就不再迟疑的一纵身,从树上直接跳了下来。
如此的话,石牧心中惊喜的同时,倒让其另外有了一个想法。他也许应该再多修某种武技才对的。
其中一天,没有月光的时候,石牧纵然在树上呆了整整一晚,也无法进入到梦中的。
少年脸上蓦然浮现出难以形容的骇然!
一声叹息后,石牧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推门走出了屋子,让自身沐浴在外面的月光中,似乎在默默的感应着什么。
……
话音刚落,他手中铁刀再次朝附近虚空连连挥出。
白日做梦!
只下方那颗原本奄奄一息的枯树,此刻通体葱绿,枝芽舒展,繁茂异常,仿佛一下活了过http://m.hetushu.com来。
……
“一息八斩!我想的果然没错,若能完美提升挥刀精度,就可立刻提升斩出的速度。这还是我现在掌控之力还无法跟上眼力缘故,否则即使达到一息九斩,也不是不可能的。”石牧看着眼前的化为片状的蜡烛,口中喃喃道,脸上有一丝火热之色。
石牧张了张嘴巴,好不容易才压住心头的吃惊,在定了定神后,仔细观察了大树一番。
石牧再回想一下先前梦中身不由己的情形,脸上肌肉不禁抽搐了一下。
“这……这是……”
只见树叶的一根根浅色脉络清晰可见,犹如近在咫尺一般。
石牧意识在白猿身躯内无法动弹分毫,却忍不住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卧室窗户打开,淡淡月光洒落在床头处,石牧却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入睡。
这几天,每当他从梦中再次醒来后,就会发现双目能够看得更远更清楚一些,只是目力增加幅度无法再和第一日相比的。
其中一名年龄大和*图*书些的青年,微笑的将两个重重包裹当面递给了石牧。
阵阵破空声中,每一斩隐约都幻化为七八道刀影浮现而出。
“嗖”的一声。
这些人在梦中被人惊醒,心中怒意可想而知了,但等听出发出笑声的竟是石牧这位庄园主人后,心中腹诽之余,一个个也只能忍气吞声的继续闷头大睡。
他这时已经隐约猜到,梦中白猿吸纳的光点,应该就是月光中蕴含的某种有益目力精华。
“石兄弟,你在马师傅那里打造的东西,我们给你带来了。另外这个东西,则是你让人捎信后,我二人好不容易才帮你弄来的。”
石牧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然一抬首,往大树高处的某片树叶望去。
说起来,他自从做了七天怪梦,让目力突然变得惊人之极后,后面几天在床上却再也没有主动做此怪梦了,倒是下半夜有月光的时候,他再蹲到树上仰望月亮后,仍能以‘白日做梦’形式,被动进入到这梦里来,让白猿用双目继续吸纳月光中显现的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