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三十一章 风火筒

“不可能,他是怎么看破分影剑法的?”
旁边一名少年,一见金田此招,轻“咦”出口。
金田已经舞动手中兵器,朝石牧迎头就是两剑斩来。
“金田,你疯了,竟然将府中的风火筒偷了出来。”
马匹残骸重重落在了地面上,身躯凭空少了小半,已经化为了近似焦炭般的黑乎乎东西。
人影向旁边一让,石牧就轻松无比的躲过砍来的长剑,单手闪电般一抓,竟劈手将对方手中长剑直接夺了过来。
“我也看出来了,只是看在他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的份上,才没有揭穿的。”
破空声大响!
“贱种,去死吧。”金田少年近似疯狂的大叫一声,大拇指在圆筒后面某个凸出处一按下去。
“噗”的一声。
石牧站在原地未动,但两手两握住剑柄和前半截剑身同时一用力。
“哼,只要能出胸中这口恶气,大不了被族中关个三年五载,我根本不在乎。”金田两腮高高肿起,一边还鲜血http://m.hetushu.com直流,但口中恶狠狠说道。
“金田这家伙竟然来真的?”
石牧却一个晃动后,又退回到了原处,双手抱臂的冷冷看着地上的少年。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石牧虽然不知道这所谓的风火筒是何种东西,但听名字和见其他金家子弟恐惧的模样,心中早就提了十二分小心,根本没有硬接此物的打算。
金田本人更被震的一声惨叫,跌跄的倒退一步,握剑之手虎口崩裂,鲜血直流而出。
“他既然穿了金丝甲,除非碰到后天武者,几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去”
仿佛蓝袍少年手中的圆筒,比猛兽毒虫还要可怕一般。
以石牧如今力量,哪怕只是已经手下留情了,也立刻将金田抽的陀螺般在原地打了两个转,“噗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石牧丝毫没有躲避之意,只是面无表情的手臂一动,一拳击向左侧剑影,和*图*书竟准确无比击中真实长剑,让其“嗖”的立刻从某人手中冲天飞起,然后“噗”的一声,又坠落而下的斜插进附近田地中。
旁边观看的一干金家子弟,脸色则全都难看异常起来。
金田一惊,原本气势汹汹的凶狠劲,不觉一敛,人下意识的向后倒退出去。
“也许只是运气好,胡乱猜对的!”
石牧两只手腕一抖,“嗖”“嗖”两声,两截短刃顿时化为两道白光的激射而出。
旁边原本嬉笑的那几个金家子弟,顿时口中声音戛然而止,个个神色惊疑不定起来。
黑色弹珠在两丈外处击中了马匹,当即化为一团烈焰的爆裂而开,大片火云夹带着滚滚热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开,几乎将方圆三丈内的一切全都笼罩其下,足足维持了两息时间,才最终消散一空。
不过这时候,一屁股坐到地上的金田终于弄明白了自身刚才遭受到了什么,两眼“腾”的一下,瞬间血液灌注的通红起和-图-书来,忽然从地上爬起,几个飞步过去,就将地上长剑再次拔出,然后怪叫一声,就狂舞长剑的又奔石牧扑来。
“啊”
“你敢动手杀我么,恐怕也只能用这种手段吓唬我而已,这样的话,我为何还要怕你!”
几乎同时,他双足再猛然一跺地面,附近地面猛然塌陷了数尺下去,形成了一个不大地的土坑。
就在这时,石牧却大吼一声,双手一抓身前的马匹的两只前腿,双臂再同时一用力,竟“呼”的一声,将庞然大物般马匹硬生生冲黑色弹珠抛了出去。
“他真敢用了”
这两剑影在途中骤然左右一分,竟忽然变得朦胧梦幻起来,让人一个不留神,根本无法看清来势。
“嘿嘿,没看出来吗,他这次将我们带出来打猎,故意将那头花狐往这边田地驱赶的。”
“快下马”
故而他几乎在蓝袍少年刚刚抬起圆筒对准自己的瞬间,就二话不说的猛然就地一滚,直接滚到那匹被其砸倒在地,一直无法再m•hetushu.com站起的大马身后。
金田只觉两耳附近寒意一闪,两截短剑几乎紧擦其脸庞两侧的一闪而过,同时斜着插在其身后数步远的地面上,甚至在其一侧脸上留下了一道纤细伤口,当即有鲜血从中汩汩而出。
“这要被家主知道了,可不是打断双腿就能了事的。”
话音刚落,金田忽然抬手往怀中摸去,再一抽出后,手中赫然多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圆筒,通体泛着金属特有的金色光泽,前面还有一个拇指粗细的黑乎乎小孔。
“你竟然作出这等事情来,这可触犯了族规,千万不要连累了我们。”
“砰”的一声。
一见这圆筒,几名金家子弟全都大惊失色,或出口喝骂,或强做镇定的劝阻起来,但一干人纷纷狂抽马屁的向后倒退开来。
就在这时,石牧身形一晃,整个人就仿佛射出弩箭般的冲到了少年面前,抡起大手“啪啪”两下,狠狠抽了少年正反两个大嘴巴子。
这一次,其手中剑法根本不成招式,根本疯www.hetushu•com子般的胡乱舞动而已。
“咔嚓”一声,这柄明晃晃长剑,竟被当场折断开来。
其他人也面露一丝惊讶之色。
这时蓝袍少年,脸庞两侧立刻高高肿起,眼中满是茫然之色,显然一时间根本还没弄清楚自己遭遇了何种状况。
其他金家子弟见此情形,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纷纷从马匹上跳下,并就地趴到,个个就地紧贴地面,根本不敢动弹一下。
蓝袍少年脸色瞬间苍白无血,但等其无意识的用手摸了一一把脸上留下的鲜血,低首看了一下后,却忽然发出狂笑之声。
一颗黑不溜秋的弹珠从筒中弹射而出,以惊人速度直奔石牧所在激射而去。
话音刚落,他手臂一动,将圆筒猛然指向对面。
“咦,金田的分影剑法竟然已经练到小成了。”
“砰”。
石牧见此,冷笑一声,仍然两手空空的大步迎了上去。
那几名似乎也是金家嫡系子弟的少年,笑嘻嘻的仍在马上议论个不停,似乎丝毫不在意眼前二人的大大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