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三十六章 强弓灭敌

“轰”的一声,他重重撞在了一颗大树上,大片树叶纷纷飘落而下。
他竟然被此箭洞穿喉咙,硬生生钉在了身后的大树上。
石牧这时已经看出来,这些追兵个个脚步沉重,全都是武徒,并没有后天武者在其中。
“笨蛋,肯定是石牧那小子。快过去,不要让这小子再跑掉了。”
“吴家,你们不是金家的?”
对面终于传出了石牧有些诧异的声音。
“呜……”
对啊,就算他们无法奈何石牧,等到有后天境界的吴童到来,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情形了。
这一下,其他人顿时吓得面无人色,全都把头死死贴着地面,不敢再起身分毫了。
其他人闻言,倒也觉得有理,当即在某人一声吆喝下,所有吴家骑士顿时两两一组的分散开来,向前面慢慢搜索起来。
“做好准备,一等李老大靠近对方,我们也立刻起身冲过去,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解决这小子。”
……
“砰”的一声闷响。和*图*书
“快闪开,对方弓箭厉害,赵石头,孔章已经被射死了。”
不过他们这般心惊胆战的趴着不敢动弹,石牧那边也同样寂静万分。
三角眼男子这才惊恐的发现,自己身子竟然悬挂在半空中,喉咙上更凭空多出一根长箭,只露出尾部带翎羽的一小截来。
整只巨弓竟然瞬间就被其拉成了满月状,并对准了正前方。
在如此寂静的树林中,石牧体内发出的声响自然能够传出极远去。
这让他对其杀心立刻大盛起来。
三角眼男子口中发出两声呜咽,两腿无力的蹬了两下后,浑身力气飞快的消失殆尽。
“不行,弓箭太快了,根本闪开,快躲到树后去。啊……”
“臭小子,你别太得意了。别以为手里有一把好弓,懂得几分箭术,就真能逃生了。一会儿等童爷到了,看不扒了你的皮,好为兄弟们报仇雪恨!”
“笨蛋,快爬地上啊!”
他正想将手中木盒盖子合上时,和-图-书忽然听到远处一声爆鸣,接着只觉面前狂风一起,喉咙一凉,整个人就如同巨物撞上般的向后倒射出去。
同时他们心里也大为纳闷,在如此黑的夜晚,相隔如此远距离,对方如何做到箭无虚发的。难不成,对方还真是一名十年难得一见的神箭手不成?
……
“童爷?你们说的是吴童吧!很好,那就先解决了你们这些爪牙再说。”
“好,既然知道对方位置所在,我就有办法了。”那叫李老大的骑士闻言,单手往后背一摸,然后迎风一晃,“噗”的一声,一张厚厚的圆形皮盾出现在手中。
“胡老二也死了,刚才谁看到弓箭从哪个方向射来的。只有确定了对方准确位置,我们才能抵挡的。”一名年纪较大的吴家骑士趴在地上,还能保持几分镇定的问道。
话音刚落,对面脚步骤然一响,一道人影趁着朦胧夜色的急冲而出,身形之快,仿若飞射而出的弩箭。
一干吴家骑士和_图_书先是一惊,随之大喜起来,一个个向石牧所在位置狂奔而来。
唯一没有急着过去的三角眼男子见此,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还好,我不是一个人上路,这样在地下不用担心太寂寞了。”
“砰”的一声。
正向扑出去的李老大,在一声爆鸣后,身躯向后倒飞出去五六丈远,重重落在地面上,再无任何声息传来了。
“不是三石弓,而是七石以上的强弓!李老大的皮盾也不管用,起码要用黑铁盾才可能挡住的。啊……”一名吴家追兵略抬头,看清楚了李老大的下场后,当即惊怒地叫道,但下一刻,就惨叫一声,整个人几乎贴着地面的被另外一根羽箭贯穿脑门的滚了好几个跟头。
“太好了,差点忘了,李老大擅长的武技,正是刀盾之术,这下我们有救了。”
“不好,对方用的是三石硬弓,能够洞石穿木,孙二狗和李狂躲到树也没用,也被一箭穿喉了。这可怎么办?”
hetushu.com“哼,金家人当然也来了,还是金五爷亲自带队。但我们骑着的青风驹更快一些,所以先找到了你。你这次是死定了,就算能侥幸从我们手中逃掉,最终也逃不出金家的追杀。”那名吴家骑士恶狠狠地说道。
“李老大,对方弓箭太快了,我只看到一点箭影,似乎就从正前方射来的。”另一名吴家骑士气急败坏地回道。
就在他即将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隐约看到远处其他同伴,在一声声暴鸣声中,也同样身躯一颤的倒飞出去。
李老大只是身子一滚,整个身躯就完全缩在了皮盾后,接着口中低吼一声,就躬起身子,顶着皮盾的冲石牧所在狂冲而去。
原本气势汹汹的向石牧这边围拢过去的一干吴家骑士,在几声爆鸣后,顿时乱成了一团,纷纷爬在地上,不敢起身了。
若是如此的话,以他的身手倒不用真畏惧的。
三角眼手中抓着的木盒,摔落到了地上,盒盖一开,里面小虫当即翅膀一http://www.hetushu.com动的飞了出来,几个闪动后,就消失在了草丛中。
剩下的几人见此,顿时大喜了起来。
在他看来,石牧既然已经暴露了行迹,这一次肯定是插翅难逃了。
想到这里,他猛然单手将皮囊中的羽箭抓出一大把,一一根根的插在身前泥土中,然后猛然深吸口气,体内传出嘎嘣的一阵爆竹声,两条手臂瞬间粗大了一圈有余,猛然一拉紫钢弓。
“谁在哪里?”
如此一来,这几名吴家骑士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了。
片刻后,终于有一人忍不住的大骂起来:
这时的石牧,却不慌不忙的从地上再抓起一根羽箭,将紫色巨弓再拉开对准了百余丈外的前方,同时双目微眯了起来,神色异常镇定。
相隔如此之远,石牧虽然听不到远处那些追兵的谈话内容,但是一直托着木盒的三角眼男子在所有人中显的十分醒目,而且看他他说话的样子,似乎还是一个头目的。
一听同伴如此一说,其他人也精神大振。
“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