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四十五章 楼船

“全都给我闭嘴!你们既然能在此时此地出现在这里,还用我出示什么信物?这次宗门大开山门,原本就是你们的造化。不想上船的,全都留在这里就好了。”跳上岸来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蓝衣大汉,一见如此混乱情形,当即双目一瞪的大喝道。
不过在有一名看似瘦弱的少年最先走过去后,其他少男少女在和年长者交谈几句后,也纷纷走了过去。
高大少年一见渡江口竟然有这般多人,顿时也愣住了。
蓝衣大汉也不知冲谁一声吩咐。
“怎么来的这般晚,就差你一个了。”蓝衣大汉见此,哼了一声,冲青衣少年一招手。
令人吃惊的是,无论来了多少人,除了同来之人间偶尔低声说话,大多数人都静静站着不动。
更诡异的是,除了渡江口这亩许大地方外,其他地方的水雾越发浓密起来,甚至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这话一出口,岸上等人虽然不少还有悻悻之色,但全真的闭上嘴巴了。
当日妙音宗的叶http://m.hetushu.com红药,将书信和符箓给了他之后,就立刻不容钟秀多说的带走了她,甚至在临走前还一张拍碎了化为冰雕的金五爷。
楼船当即一颤之下,再次徐徐离开了渡口附近,向远处水雾驰去了。
“不知使者尊姓大名,家祖也曾是玄武门下弟子。”
再过了一顿饭工夫后,一干人脸上或多或少的出现焦虑的表情。
“使者可带了接引信物?”
青衣少年心中一惊,单手立刻按在了腰间刀柄上,但马上又想起了什么,一犹豫后,最终没做拔出刀来。
雾气一分而开后,一艘五六丈高,三十余丈长的巨大楼船浮现而出,直奔渡江口徐徐开来。
无论是哪一波人,其中都有看似年纪不大的少男少女,年长者大都神色凝重肃然,年少者兴奋异常。
蓝衣大汉目光一扫其他人,正要再说些什么时,忽然不远处雾气中有淡淡脚步声传出,又有一道人影沿着一条小路走进了渡江口。
只见过来之人,和图书也是一名看似十五六的青衣少年,皮肤微黑,但身材异常高大,几乎和成人无异,身后背着一个巨大弓囊,腰间挂着一口单刀。
这时候,后来之人越来越少,最终再没有人出现了。
人群中顿时一阵骚动,不少人脸上都露出激动的神色来。
“阁下可是玄武宗的前辈?”
蓝衣大汉刚才虽然只是简单一投,但用力之巧就让人叹为观止了。看来他这次来玄武宗,真是没有做错决定。
青衣少年,自然就是风尘仆仆从泉州赶来的石牧。
渡江口边的一干人,顿时精神一振,个个睁大双目的望去。
“看来这个接引点只有这么多人了,这样话……”
人群呼啦一下,全都围拢了过去,更数人大声问道:
但未等他搞明白怎么一回事,就被大汉不耐烦的直接抛上了楼船,吃惊之下,心中也不禁一阵无语。
不过短短一刻钟的时间,渡江口处竟然就聚集了四十多人之,少男少女就占了十五六人的样子。
他同时双臂一发和图书力,竟然相隔如此之远的猛然将两人向楼船方向抛去。
“这就对了,能够出现在这里的,自然都是经过本宗行走使者检查过资质,起码有资格加入本宗下院的弟子。至于是不是有资格直接升入上院甚至内门,却需要到了宗内进一步测试才行。好了,符合条件的弟子,带着信物给我走过来。别婆婆妈妈的,其他人也不用和我套近乎,我还急着去其他地方。”蓝衣大汉不客气的大声说道。
“废话,我不是玄武宗,你来这里做什么。”蓝衣大汉却不耐烦了,猛然身形一动,竟几个闪动的现在了少年身边,抬手一抓而下。
天色刚刚濛濛发亮,四周升起一片薄薄白雾,原本应该空无一人某渡江口处,却有人三三两两的聚集而来,其中既有衣衫华丽徒步飘然而来的,也有粗布旧衫骑马乘车远道而来的。
两个月后,大齐南部昭州,开阳城外的混龙江边。
楼船最终停在离渡江口七八丈远的深水处,接着有人从船上直接飘然而下,在和*图*书水面上用足尖轻点一下后,就“嗖”的一声,几个闪动的跳到了渡江口上。
青衣少年还好,那名年幼些的少女吓得尖叫出口,但片刻后,“砰”“砰”两声,二者却双足落地的稳稳战在楼船甲板之上。
蓝衣大汉二话不说的用手中铜镜冲青衣少年一晃,结果少年怀中“噗”的一声,也有一团白光闪动而起。
“敢问,来的可是玄武宗的接引使者吗?”
“开船”
大汉则翻手亮出一面古朴铜镜,对着过来的每一人都照了一下,结果他们身上某处都会有淡淡白光闪动而起,虽然大小和亮度不一,但大汉却丝毫没有去仔细过问的意思。
青衣少年却倒吸了一口凉气。
石牧也不敢在原地多逗留,离开云霞山脉后找了一个地方,养了大半月的伤,才连夜向这里赶来,并最终在今天到达了渡口。
众人意外的全望了过去。
年幼少女脸色异常苍白,双腿有些微微颤抖。
岸上一干人听了这话,顿时面面相觑。
蓝衣大汉一把抓住少年的http://www.hetushu.com肩头,身形一晃,就带着其后再次回去,几个起落后,赫然就回到了原处,又一把抓住另外一名看似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女。
“好了,现在报上你们来历和接引人姓名,我要开始清点人数,记入名册了。”蓝衣大汉这时从袖中摸出一本厚厚书册,冲众人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啊”
就在这时,蓝衣大汉在岸边反复扔沙袋般的将所有少男少女全都两两的抛到了楼船甲板上,然后自己在一个纵身,单足一点水面的也回到了船上。
就在这时,不远处江面上忽然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浓浓雾气滚滚涌动,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从中冲了出来。
不过他在这里还未等点燃那枚接引符,就先看到了如此多人和自称玄武宗蓝衣大汉,心中自然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砰”的一声。
青衣少年似乎还有些一头雾水,看了看周围的其他人和站在蓝衣大汉背后一干少年后,才有些迟疑地问道:
转眼间,这十五六名少男少女检查完毕,全都站在了蓝衣大汉身后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