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八十七章 气爆术

石牧此刻全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目光一转,看向了墙壁上悬挂的钢刀,心念一动之下,一伸手取了过来。
这枚天心丹,便对于天象功的突破有不小助益。
这一指看似不快,不过却给人一种诡秘,黑暗,阴冷的感觉,和金焕之前施展的霸道腿法大相径庭。
石牧眉梢一挑,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在原地又沉吟了起来。
石牧赫然已将蕴神术也修炼到了第三层。
“轰”的一声闷雷般响声。
他今日外出,便是为了此丹药。
石牧面色淡然的随手一挥,就把几粒迎面飞来的碎石击落。
他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朝着远处走去,其他几个血龙会成员眼见此景,急忙跟了上去。
此时石牧周身皮肤恢复了原样,缓缓站了起来,满脸喜色溢于言表。
金焕闻言心中一松,走到石牧身旁,在其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他一手持着钢刀,另一手伸出两只手指捏住刀面,体内真气一催,双指一用力,刀面竟然下陷几分,被捏www.hetushu.com出了一个浅浅的指印。
片刻后,他突然单手一竖,五指弹动间掐了一个奇特的法诀,体内法力迅速运转起来,同时口中微动的默念了几句什么后,猛然一张口,一小团白气如箭一般激射而出,正好打在角落处的某个石墩上。
石牧接过包裹,打开略一查看,点了点头,再和几人闲聊几句后,就打开石屋房门走了进去。
曲坤脸色铁青,顾不得擦去脸上血痕,缓缓将长剑入鞘。
不过他平日里根本不会在外面显露自己的术士修为,才短短半年时间,其他人自然以为其法力微薄之极,还在修炼某种术士法门的第一层而已,只是在符箓之道上天赋惊人罢了。
“金师兄来找在下,可是要炼制符箓?”石牧客套了一番后,如此问道。
一股古怪气味散发出来,小瓶之中躺着一枚黄澄澄的丹药,散发出淡淡黄光。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先将新接下的炼制符箓之事搞定再说。
一连串密集的金属碰撞声传出,金和_图_书焕身现半空,双足被一层淡金色真气包裹,仿如精钢所铸一般,竟然直接和曲坤的长剑相碰。
这半年来,他虽潜心修炼术法,对于武道修炼也没有放松,由于有制作符箓后的资源支持,其般若天象功已经修炼到了第二层大成,距离第三层也只有一线之隔了。
“承让了!”金焕面露微笑,淡淡说道。
就在此刻,金焕低喝一声,双足同时在曲坤长剑上用力一点,同时其身形借力在半空中一个后翻,一指朝着曲坤方向虚虚实实的点出。
“好,没有问题,金师兄五日后来取便可。”他说道。
“我出门办事有些耽搁了,竟让金师兄在此多等,真是不好意思。”石牧一笑道。
金焕看着紧闭的石门,心中松了一口气,随之也带着白石等人离开。
“哪里哪里,石师弟如今可是大忙人,我等也是闲着无事,便早来一些了。”金焕温和地笑道,语气中竟然带着几分讨好之意。
“石师弟,我们可是等了你许久了。”金焕哈哈迎了上来,说道。
和图书足有人腰般粗细,重达百斤的石墩在气箭没入后当即爆裂而开,飞散的碎石打得屋中啪啪乱响。
白石等人看出了金焕的情绪不佳,知趣的没有再多说。
噗嗤!
石屋之中,石牧将包裹放在桌上,坐了下来。
“金焕师兄的金钺腿法及魔痕指越发精妙了,恐怕已经大成了吧?”白石面露恭敬神色地说道。
几人又等了半炷香工夫,一个高大人影从远处沿着山路走了过来,正是石牧。
金焕要求的符箓数量虽然多,不过都是一些最低阶的简单符箓,对他而言并不算太难,花个三日便能够完成,且报酬也不低,自然不会拒绝的。
“哼!”
他想了想后,从怀里取出一个褐色小瓶,并打开瓶盖。
石屋之中,石牧精赤上身,双目紧闭的盘膝坐在地上,头顶隐隐有蒸汽腾起,全身汗出如浆,皮肤之下仿佛有无数小老鼠在滚动。
“呵呵,这两套后天武技颇为玄奥,我只不过是刚刚小成而已。”金焕摇头说道,神情却并不如何高兴。
一股宏大的气劲从他www.hetushu.com身上腾起,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他服用了天心丹后,终于突破了禁锢,般若天象功顺利进入第三层的境界!
石牧目光朝着周围聚拢的人群看去,眉头微微一皱。
石牧听闻此话,考虑了片刻。
铮铮!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脸色越来越红,突然间睁开双眼,口中发出一声暴喝。
二者在短短两三息中相撞了数十下,不过两人动作实在太快,周围的弟子没有一个看清楚。
石牧也将这门新领悟出的气爆术当做了一个撒手锏,不过引术施放速度有点慢,平日里还要多加练习才能在临场催动时发挥奇效。
如此惊人的威力,俨然比萧鸣的火球术还要厉害三分,正是“蕴神术”上记载的气爆术。
数日之后。
顿时,周围的弟子大声叫好起来,这一场比试他们看得如痴如醉,即便是小比之时,也没有见过老弟子之间这般精彩的比斗。
距离石牧稍近的一个石凳仿佛皮球一般被弹飞,砸在墙壁上,发出一声大响。
石牧和白石,箫鸣,霍茂等认识的人略一点和-图-书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好,那就拜托石师弟了!”金焕闻言大喜,招了招手,示意身旁一人取过一个鼓鼓的包裹递给了石牧。
“轰”的一声!
“什么符箓,数量多少?”石牧目光一闪,沉吟了一下,问道。
曲坤手中长剑所化剑影竟未能防住这突如其来的一指,脸颊之上被划出一道数寸长的血痕,鲜血顿时喷出,身形往后跌跄了几步。
“不错,金某这里急需要炼制一批符箓,想来想去也只有石师弟有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完成。至于报酬方面师弟尽管放心,定然不会让你失望的。”金焕面色一肃地说道。
这两套武技,特别是魔痕指是他潜心苦修多年,本打算在大比之中再施展,如今提前被人所知,大比中便无法发挥出出其不意的效果了。
围在附近的人群见没有热闹可看,也很快散去。
石牧如此想着,轻呼而来一口气,平复心神,将小瓶收了起来,取过金焕所给的包裹,取出一张符纸放在桌面上……
金焕此时却已双手倒背,蜻蜓点水般稳稳的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