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九十三章 冲虚星玄阵

修行之人遇到顿悟之喜,浑然忘我也是常情。
山峰底部,只有一条丈许宽的青石板铺就的小路宛延而上,并在途中分出一条条更细小的支路,连接着一片片两三丈高的简陋石屋,当然也有一些独立的二三层石楼。
“此阵名为冲虚星玄阵,是一种空间属性法阵,接下来的沟通仪式,便须凭借此阵进行。不过此阵对目前的你来说太复杂了,你还是别太好高骛远的好。”鞠胖子见石牧好像对大阵非常感兴趣,嘿嘿一声地说道。
考虑到鞠师叔已成功在异界面召唤出了巨大鹦鹉和化金蜥这两种异兽,也算是精于此道的老手了,安全上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石牧神色微动。
这座略显贫瘠荒凉的黑色山峰,正是黑魔门第十三号山峰。
一炷香后,石牧在接近峰顶处一阵七拐八绕后,终于来到了鞠师叔所住的石楼下,还没来得及敲门,石门就已经自动打开了。
“莫非此兽便是传闻和-图-书中的化金蜥吗?”石牧双目一亮,指着怪异蜥蜴的问道。
“恩,修练中能有所顿悟,也是你的机缘……准备工作早就做好了,就等你来便可开始了。”鞠胖子脸上神色终于缓了几分。
他双目瞳孔骤然间放大了一倍,在淡金色瞳孔的注视下,法阵的每一枚符文都放大数十倍以上,变得清晰无比起来。
整个密室全部用和石楼一样的石材彻成,除了一个近乎铺满整个地面的巨大圆形法阵外,便空空荡荡的没有其他布置了。
“快进来吧!老子可等你多时了。”鞠胖子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
密室四周插了一圈牛油火把,将整间密室照的敞亮。
二者当即约好三天后正午,在其洞府举行仪式。
石牧顶着烈日,匆匆的赶到了一座黑色山峰山脚处。
虽然他一直住在离此峰不远处的山谷中,此前却从没上过此峰。
石牧连忙跟上。
但即便如和_图_书此,石牧还是在反复考虑犹豫了数日,才最终下定了决心。
数日后,石牧再次来到了藏经阁中,鞠师叔在听到石牧同意协助其沟通异度界面后,顿时喜笑颜开。
原本平整的墙壁上豁然出现一堵石门,并朝内打开,露出一条漆黑的通道。
“师叔见谅,弟子刚才修炼之时忽有所悟,一时忘了时间,所以来晚了片刻。”一进石楼,石牧就看到如肉山般的鞠师叔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大厅中央,上前恭手告罪道。
两人在通过一条盘旋往下的地下通道后,最终来到一个长四丈,宽三丈的密室中。
自己花费了诺大代价才得到这柄黑色陨铁长刀,若不能制成法器,实在有些暴殄天物了。
毕竟以他对这胖子的了解,此人为人谨慎,没有十足把握断不会以身犯险的。
从下往上望去,此峰怪石磷峋,除了一些低矮的灌木丛和杂乱的花草外,并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只有一些石制http://m•hetushu•com建筑,如磨菇般东一簇西一簇的分布在整个山体上。
石牧接过收好,接着又趁机向其请教了一些关于沟通异界和空间灵根之事,才离开藏经阁。
法阵中某些复杂符文,明显是用那些简单的五行符文拼凑而成,而各个复杂符文之间也隐约由一些灵纹连接一起。
他记得“阵图入门大全”上曾提到,复杂的大型阵法运行时,灵力消耗非常巨大,所以必须要有灵石提供源源不断能量才行,甚至有的大型法阵,还要有专人不断更换灵石。
“仪式就在下面的密室之中进行,你跟我来吧。”鞠胖子回头招呼了石牧一声,立刻就向通道中走去。
他若是肯帮忙的话,说不定也有机会弄上一两头异界生物当做灵宠的。
他手头的“阵图入门大全”中,大都记载的是一些基础知识,真正的完整法阵记载却是寥寥无几,现在难得有机会接触到如此高明的阵法,自然恨不得把整个和_图_书大阵都刻到脑子里,回去也好慢慢参悟。
一顿饭工夫后,石牧盘坐在石床上,望着墙上挂着的黑色长刀,眉头微蹙,脸上满是沉吟的神色。
鞠师叔随之拿出了一个白色玉简,迅速把自己的住址刻了进去,扔给了石牧。
根据鞠师叔玉简中所述,其所住的石楼,就在靠近山顶的一处颇为偏僻的地方,没有其相告的话,外人并不容易寻到的。
这时,石牧才发现大厅左边角落的阴影里,趴伏着一头身长近丈的怪异蜥蜴。
石牧眼中兴奋之色一闪即逝。
……
石牧装着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发现鞠胖子正在认真的对阵法作着最后的检查,并没有注意到自己。
石牧正看得津津有味之时,鞠胖子却已经完成了阵法的检查,再次站起身来。
“轰”的一声!
此外,他虽不会完全相信鞠师叔所说的,但对于神秘的异度界面还是颇为好奇的,对化金蜥这样的异兽更是十分感兴趣。
但见其伸出肉乎m.hetushu.com乎的大手,往墙壁上某处轻轻一按。
毫无疑问,那五个鸡蛋大小的凹槽,就是放置灵石的地方,而处于阵法中央的大型凹槽,应该就是此阵布置阵眼的地方了。
这个巨大的法阵,与石牧在藏经阁看到的传送法阵颇有几分相似,最大的不同便是图阵上多了六个凹槽,除了五个鸡蛋大小的凹槽均匀的分布在图阵的五个角外,最大的一个约有人头大小的凹槽,正好处在了图阵中央,此处也是灵纹和符文最密集的交汇处。
“没错,化金蜥唾液虽有剧毒,却有熔金化铁之妙用。”鞠胖子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反而向屋后一面墙壁处走去。
此兽头生独角,共有三对兽足,且全身披着墨绿色甲片,此时它那一对绿黄相见的竖目,正死死盯着石牧,不过好像收到了什么命令约束,并没有其他举动。
石牧见此,眼中金光一散,瞬间恢复如常。
他正绞尽脑汁的权衡着鞠师叔的提议。
三日后,临近正午时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