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九十九章 叠加符阵

石牧目光落在火炉上,只见火炉上面被刻录了一圈火红色符文,组成了一个法阵,散发出淡淡的法力波动。
“这是我专门请了门中一位阵法师,所设下的聚阳阵,能够提高火焰温度。”赵平看出了石牧眼中诧异之色,出言解释道。
这只法笔是特制之物,笔尖坚硬异常,和画符时所用之笔不同,是专门用来在炼制法器时刻画符阵的。
赵平打开瓷瓶瓶塞,小心翼翼的微微倾斜瓶口,顿时一股淡黄色的粘稠液体滴落而下,落在了通红的陨铁黑刀上。
“好了!如今陨铁黑刀表面在高温和毒液的作用下已经开始软化,一旦其温度冷却,硬度又会恢复原样。石师弟,快刻录符阵吧!”赵平手心红光骤然消散,脸色苍白的退后了一步,说道。
重叠在一起的符阵必须完全相同,只要其中任何一个符文出了些许偏差,刻录的符阵便会彻底崩溃,整件法器也就会报废掉。
待火焰达到某种程度时,赵平用一把丈许长的大火钳夹住了陨铁黑刀,放入了http://www.hetushu.com火炉之中。
石牧对于铸造并不精通,不过对于阵法符文的理解却远不是赵平可比的。
但见其手腕转动,呼吸轻缓,一个接一个的符文缓缓浮现在了刀面上。
“成功了!”
不过此刻石牧却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手腕一转,赤色法笔落在了烈炎符阵第一个符文上,重新开始刻画起来。
随即他有些肉疼的从怀中掏出两颗火红色的晶石,赫然正是两颗下品火灵石,镶嵌在了火炉上阵法的两处阵眼上。
当石牧最后一笔画完,整个符阵骤然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红光,散发出一股火属性的法力波动。
时间一点点过去,足足小半个时辰过后,火焰中的黑刀逐渐变得通红起来。
炼制法器时,的确可以通过叠加符阵来增强法器的威力,只是叠加符阵对于符师的要求极为苛刻。
前期的工作还需要赵平来做,他负责的是后期刻画符阵。
赵平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正要开口说和_图_书话,脸色忽的又僵硬了起来。
两人商量了大半个时辰后,才终于将二人分工配合的过程敲定了下来。
“毒液!”他低喝了一声,伸出了手。
石牧眼中散发出淡淡金光,动作没有分毫的迟疑,没过多久,第二个符阵已经绘制完毕。
赵平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石牧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
“既然石师弟已经决定了,想必是有不小把握,就按照师弟所说的吧。”赵平见石牧已经下定了决心,便点了点头,开始调大火炉的火焰。
他低喝一声,掌心中骤然浮现出一团红光,恍如火焰一般笼罩住了黑刀。
一顿饭工夫后,十二枚符文浮现而出,组成了一个完整的烈炎符阵。
石牧眼中露出一丝异色,赵平修炼的功法显然是火属性的,看这气势,其修为远远在白石的至阳功之上了。
若不是有此等聚阳阵加持的火炉,寻常火炉恐怕让此刀发烫都做不到的。
红光一阵闪烁,刀面上的符阵比起刚刚第一次的时候,明显亮了很多。
和图书石牧也将背着的陨铁黑刀取了出来,交给了赵平。
石牧点了点头,有了这个阵法相助,此次成功的机会又大了许多。
轰隆!
他目前能够绘制的符阵不多,烈炎符阵是威力最大的一个,且曾在符箓上绘制了多次,早已颇为熟稔。此外陨铁黑刀分量极重,若是加上烈炎符阵的爆裂属性,能够极大的提高石牧的瞬间攻击力。
“对了,还不知道石师弟想要在黑刀上铭刻何种符阵?”赵平蓦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其实在打造出这陨铁黑刀后,我也曾琢磨着将其炼制成法器,基本的步骤差不多都已经想好了,只是一来考虑到此刀的重量,二来,还是缺少了化金蜥毒液。石师弟对于炼器之道应该也有很深的研究,正好请你指点一下。”赵平笑着从怀里取出一个装订的书册,递给石牧。
他随即翻开书册,仔细翻阅了一遍,就炼器的步骤和赵平商量了起来。
毕竟刻录两个符阵和刻录两个完全一模一样的符阵,难度上是天差地别。
赵平脸色凝重之极,目hetushu.com光死死看着黑刀的变化,又过了片刻,双目骤然圆瞪,一把握住火钳,将黑刀夹离火焰,放在一旁的铸造台上。
此时,他双目早已化为了淡金色,由于背对着赵平,自然不担心对方发现。
“烈炎符阵!据我所知,此符阵由十二枚符文组成,是最复杂的低阶符阵之一。”赵平有些吃惊。
“石师弟,你……你这是想叠加符阵……”赵平目瞪口呆,低声喃喃道。
石牧连忙将装有化金蜥毒液的瓷瓶递了过去。
黄色液体在赵平真气的操控下,迅速发生着变化,很快化成一层薄如蝉翼的黄膜,将陨铁黑刀的刀面完全覆盖住了。
“烈炎符阵。”石牧没有分毫犹豫地说道。
火炉上的阵法符文陡然大亮起来,散发出阵阵灼目红光,而火炉中的火焰也猛然一抖,缩小了几分,不过火焰却变得更为纯粹,散发出的热量骤然增大了倍许。
石牧早已等在了一旁,取出一根红色法笔。
石牧此刻神情专注,似乎完全没有听到赵平的话。
石牧深吸了一口气,手中法笔落和*图*书在赤红色的刀身上,手腕稳重而灵活的转动起来。
“不错。”石牧淡淡一笑地说道,这个符阵是他经过仔细考虑后决定的。
火炉上的火焰在赵平的控制下逐渐变大,整个密室内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单单是在武器上刻录符阵便已经极为困难了,叠加符阵这种做法,就是熟练的符师也极少有人敢尝试的。
“指点不敢当,这几日我也四处查阅了不少炼制法器的典籍资料,正好和赵师兄商量一下。”石牧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接过书册,笑了笑道。
“嗤嗤”之声响起!
赵平接过瓷瓶,低喝一声,身上隐隐浮现出淡淡红光,特别是双手手心各自浮现出一团红光,一股热量开始弥漫开来,在他身体周围形成一股淡淡的火热旋风。
一旁的赵平见状大喜,忍不住发出一声欢呼。
赵平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浸湿,豆大的汗珠不时从额头脸颊滚落下来,但其却犹如未觉般,目光炯炯的盯着火焰中的黑刀,手中熟练的不停翻动着。
石牧伸手擦了一把脸上淌下的汗水,眼中闪过一丝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