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一百八十二章 先下手为强

话音未落,乌格尔背后的牛皮帐篷骤然传来一声嗤啦之声,一柄乌黑的长刀从中刺出,将一侧帐篷从中间一劈为二,朝着其身后砍下。
在周遭一片打呼声此起彼伏之时,中间某个帐篷之中,原本躺在地上的石牧双目豁然一睁,翻身而起。
“呯呯呯”一连串金铁交击之音传出!
在其四周,一片狼藉,十余名乌角部蛮人再无一人幸存,空气中到处都是闻之欲呕的血腥气息。
帐蓬围起的一片空地上,一大蓬篝火在熊熊燃烧。
石牧见此,手中黑刀烈焰再燃,横斩过去。
乌格尔自觉避无可避,手中血色巨斧猛地挡在胸前。
未及其作出反应,石牧身形一晃的化为一道黑影从身旁一掠而过,接着胸口处一凉。
他相信,这些乌角部普通图腾勇士之中,或许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清楚乌格尔几人出卖自己之事,但自己成功封印三首凶蟒之事,却是自己目前最大的秘密之一,一旦泄露出去,恐怕会引起不小的风波。
在黑色长刀出现的瞬间,乌格尔脸色大变,他一把抓住右手边一个后天后期勇士,用力一扯就把对方挡在了自己身后。
却是另一名后天后期勇士正舞动手中的铁蒺藜骨朵,化为十几道密密麻麻的锤影,向石牧头部狠狠砸来。
“……都统大人,那个石牧虽然打败了乌利,但他充其量不过只有后天后期实力,伊赫祭司为何要请扎古大人出手呢?”一名体型魁梧的蛮人如此说道,由于喝了不少酒的缘故,面庞红润,袒露的胸膛处,一个乌黑的犀牛图腾清晰可见,身上散发着一股后天大圆满的气m.hetushu.com息。
他手中陨铁黑刀一挥,对方连人带刀被斩成两断,身形再闪,又一个图腾勇士倒飞而出,身形在半空中被冻结起来,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数息之后,一行狂放凌厉的字体出现在了巨石之上。
在此期间,骑兵队伍已经过了乌罗部的核心区域,离青牙部的势力范围也不远了。
由于他无法长时间维持兽化状态,听了片刻后,只得暂且作罢。
“砰”的一声!
卓图和另一个后天勇士看清石牧身份后,先是脸色一白,接着胸口图腾乌光一闪,双臂蓦然粗了一圈,头顶同样生出了弯曲的乌角。
随着身体兽化,石牧的五感一下变得敏锐异常,乌格尔与三个后天强者的说话声音清晰的传入耳中。
石牧眼中冷色一闪,手中陨铁黑刀焰芒大盛,迎向了血色斧芒。
一股超出他想象的巨力向其体内狂涌而来,手臂一麻,全身一阵气血翻腾,手中的血色大斧脱手而出的飞了出去。
他自己则如猎豹一般,向前飞窜而出,同时体内传出一阵咔咔声响,身体立刻开始膨胀起来,头顶冒出一根漆黑如墨的弯角。
此外,那个地阶强者扎古等不到自己,一定会循迹找来,若有人将自己的情况和行踪透露出去,自己的处境恐怕就大大不妙了。
一炷香过后,石牧站在篝火堆旁,胸膛起伏,熊熊燃烧的篝火将其坚毅的脸庞映射得忽明忽暗。
“嗤嗤”的破空声在石牧身后爆发而出。
“铛”
他悄然拨开帐篷,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某个帐篷后,心念一动,再次激发了图腾之力,侧耳聆http://m•hetushu•com听起来。
漫天舞动的十几道黑影瞬间消影无踪,石牧左手赫然牢牢的抓住了砸来的铁蒺藜骨朵。
“啊”一声惨叫!
卓图低首望去,只见胸口处多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伤口处阴寒黑气缭绕,竟连一滴血都未留下。
“砰”的一声巨响!
“呵呵,对于我们乌角部来说,无须管那么多,只要将其引到伊尖湖就行了,到时候少不了我们的好处。”乌格尔笑了笑道。
一片遍布沙石,人迹全无的荒原上,七八个帐蓬环成一个圆形,散布在方圆几十丈的地面上。
而石牧身形丝毫不停,已带着一股劲风向着乌格尔扑了过来。
火焰巨刀所过之处,烈焰翻滚,爆发出一团团血色光霞,血色巨斧纷纷溃灭。
石牧翻手拨出陨铁黑刀,手腕一抖,就龙飞凤舞的在巨石上刻起字来。
被真气灌透的陨铁黑刀,势如破竹的直接把他从上到下的劈成了两半,鲜血和内脏冒着热气凌空撒下。
“石某在黑魔门恭候大驾光临!”
不远处,卓图怔怔的望着脚边兀自跳动的心脏,想要弯腰去捡,身形却踉跄几步后,终于“砰”的一声跌倒在地,抽搐了几下后,很快就声息全无。
二人抓起搁在一旁的一柄铁锤和铁蒺藜骨朵,幻出层层黑影,气势汹汹的朝石牧砸了过来。
卓图见状,脸上顿时露出骇然之色。
下一刻,石牧身形从破开的帐篷中闯入,其手中陨铁黑刀已窜起尺许高的熊熊烈焰,裸露在外的双手及脖劲处布满了黑色的鳞片。
乌格尔见状,双臂虬筋密布,手中血色巨斧猛然和_图_书一横后,冲石牧恶狠狠的虚空一连数斩击出。
距离石牧不远处,某个帐篷之中。
从石牧出现,到出手斩杀三名后天图腾勇士,前后不过两三个呼吸的工夫。
石牧略一休憩后,飞快的将众蛮族尸体搜罗了一遍,将一些易于随身携带的金叶子和兽皮符箓搜刮一尽,此外还从乌格尔的尸体上找到了一个兽魂袋。
在离开圣山的第九日晚上。
巨石如石碑一般立在了地上,底部陷入地面足有数尺深。
“石牧!”
“砰”的一声爆响后,又是一阵急促的“蹬蹬”声传来。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营地都为之一颤。
刀斧交接处红光大亮,烈火熊熊,同时溃散!
石牧身处半空,双目一缕寒芒闪过,双手持刀,刀身符文缭绕下,蓦然化为十三道火焰刀光的护住周身。
就在不久前,乌格尔等人以某个蛮族节日之名,邀请石牧一起举行了个小型的篝火晚会,所有人在晚会上都喝了不少酒,直至凌晨,这才各自散去。
一道丈许大小的血色斧芒,从斧刃上发出尖鸣的一甩而出,向石牧当头斩下。
片刻之后,石牧肩扛一块丈许大小的长形巨石从外面走了进来,直到篝火旁,他才猛然向地上一插。
“轰隆隆”一阵巨响!
“噗”的一声!
乌格尔胸膛处当即一下凹进去一个黑色凹坑,黑气飞快弥漫而开,其身形一个哆嗦后,顿时浑身僵硬,仿佛置身冰天雪地之中。
他将这些东西一股脑儿的塞入牛皮包裹之中,看着面前的篝火,眼中寒芒一阵闪烁后,身形一动就向营地外驰去。
不过四人谈论的大多是乌角部的hetushu.com内部事务,并没有多少值得注意的地方。
这时周围被惊醒的乌角部图腾勇士,也冲到了帐蓬周围,正目瞪口呆之际,石牧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其中一人面前。
乌格尔身躯反应迟钝,不及防下,顿时被陨铁黑刀从腰部一劈两半,血水漫天洒下,体内的秽物从体内慢慢滑出,一时间腥风大起。
而其身后,石牧布满黑鳞的左手上黑气缭绕,一颗心脏仍在扑通扑通跳动不停。
他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后,轻叹了口气。
乌格尔此时才堪堪稳住身形,脸上满是惊怒交加之色。
“卓图,你太小看他了。他击败乌利的那一战,我就在现场,他最后那一拳,恐怕已有不下七八千斤的力气了,就算是我,也是不愿硬接的。”乌格尔小声说道,语气有些凝重。
数道血色的弯月形刃芒飞卷而出,直奔石牧闪电般一卷而去。
“嘿嘿,那个家伙现在还在呼呼大睡呢,殊不知这将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夜晚了。”一个后天后期的图腾勇士听后阴笑起来。
与此同时,石牧身形已如一道黑色幻影,以不可思议速度朝卓图冲去。
在乌格尔面露骇然之际,石牧身形已近在咫尺,手中火焰巨刀当头劈下。
挡在乌格尔身后的图腾勇士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道黑色长刀就如闪电般劈了下来。
晶莹拳头与弯角一接触下,二者纷纷弹开,但就在此时,石牧击出的拳头表面突然黑光一闪,一团拳头大小的黑色气劲激射而出,无声无息的落在其胸膛。
而乌格尔等人白日里对自己却是愈发热情,这让石牧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十几个呼吸后,m•hetushu.com他豁然面色大变,随即脸色阴沉下来。
石牧将手中心脏朝卓图脚边一扔,不退反进的欺身而上,左手疾伸,如毒蛇吞芯一般探出。
“好了,大家小声点,现在还不可掉以轻心,等明天到了伊尖湖,再……”乌格尔伸手止住了三名心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下一个呼吸,乌格尔脸上神色一狞,手中血色大斧向石牧所在狠狠的一挥而去。
对方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火焰刀芒劈成两半,伤口处焦黑一片。
骨骼碎裂的声音当即爆发而出!
“小子,欺人太甚!”
卓图和另外两个后天后期勇士闻言,俱是倒抽一口凉气。
虽然他喝了不少酒,但此刻脑中却是清醒异常。
卓图手中铁锤狂舞,一连十几道黑影同时砸落在石牧身体上,衣絮纷飞,露出一身如鳞甲般的黑色鳞片,除了在上面留下丝丝白痕外,分毫无损。
乌格尔一声怒吼,头颅一低,头上乌黑弯角如同一柄黑色巨刃般,狠狠迎了上去。
此时乌格尔已抽出了血色大斧,当他看清对方面容时,不由大吃一惊,更让他心中震惊的是,对方身上散发的气息,竟比自己还要强大几分。
未等其作出其他举动,一个晶莹如玉的拳头紧随而至,朝其胸口捣来。
就这样,接下来的三日里,石牧每天晚上都会花上一会时间去监听乌格尔等人的动静,不过都没有探听到什么异常之处。
“什么!”
乌格尔身形在一股巨力之下,一连倒退了七八步,面色潮红一片。
在对方惊惧的眼神中,石牧右手一挥,陨铁黑刀上火焰刀芒瞬间爆涨数尺,一刀就向后天后期的图腾勇士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