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一百八十九章 离去

石牧手在腰间一摸,挂在腰上的兽魂袋已不见了踪影,出现在烟罗手中。
随即她又拿起那些符箓和青色长鞭看了看,顿时又是一惊。
烟罗眼眶中魂火闪烁几下,一把拉开兽魂袋,张口发出一股吸力。
“珍姨,有一事还需要你帮忙。”
石牧拿出的这些符箓,虽然都是低阶符箓,但价格也是不菲的,金家虽然还算富庶,但也绝无法一次性拿出这么多低阶符箓的。
珍姨神色微动,点头答应了下来。
石牧默然片刻,忽的一抖缰绳,马车改变了一个方向,朝着西南方妙音宗所在而去。
“这些东西太珍贵了,你还是收回去吧,珍姨不能收。”珍姨闻言,立刻将这些东西递还了石牧,拒绝道。
珍姨见状微微一怔。
“石牧,你这便要离开了吗?”珍姨似乎有些不舍地说道。
珍姨越听越是惊讶,没想到短短数年里,石牧竟然经历如此多的事情,虽然只是后天后期的修为,实力却早已远非她这个后天圆满可比的了。
他心中浮现出钟秀的身影,自从当年逃亡路上匆匆一别,再也未曾见到。
就在这时,他腰间忽的一松,随即烟罗身形飞速后退,出现在数丈之外。
“傻孩子,当年发生那样的事情,我没能护你周全,应该是我心中对你有所亏欠才是。幸好你逢凶化吉,否则日后我如何有脸面去见你父亲。”珍姨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在追求武道的道路上,他已经越走越远,和丰城众人的交集也将越来越少。
珍姨问起http://m•hetushu•com石牧这些年来的情况来,石牧也没有隐瞒,简单的将这些年的经历说了一下。
……
“不错,珍姨,后会有期,保重!”石牧点了点头,朝珍姨一拱手,随即迈步朝着大厅外面走去。
增元丹是他在蛮族弄到了一种固本培元类丹药,对于后天武者颇为妙用,和淬骨丹差不多。
石牧脸色一惊,体内真气尽数激荡,正要将烟罗震开。
金家家主有些惶恐的连忙答应,金家老祖没有说话,其余人见状,也是一副唯唯诺诺的答应起来。
石牧脸上露出些许疲惫神色,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
“这些财物,能否麻烦珍姨帮我分给那些金龙帮帮众的家人吧。”石牧从怀中取出一沓银票和一把金叶子,递了过去,同时向珍姨提及了吴家及金龙帮之事。
石牧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叫了一声。
金家老祖在金家家主的搀扶下,也离开了大厅,他站在庭院中,脸色难看的看着大厅方向,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惧。
当日在蛮族勇士禁地之中,烟罗为了替他挡下致命一击,被三首黑蟒打成重伤。
片刻之后,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石牧睁开双眼,珍姨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门口。
马车粼粼,石牧心中忽的泛起一丝从未有过的孤独之感。
此次造下如此多的杀孽,虽说他是被那个项链中的煞气控制,但是那些人毕竟都是他亲手所杀。
石牧随即从怀中取出一沓符箓,一个玉瓶,还有一条青色和_图_书长鞭,递给了珍姨。
“珍姨你有所不知,人蛮两族如今已经结盟,接下去短期内双方不会再有战争,说不定玉环妹妹不久后就可以回来看你了。”石牧想了想后,如此说道。
“你真的是石牧?”珍姨走近几步,上下打量了石牧一眼,仍有些不敢相信,有些迟疑的问道。
石牧心中泛起疑惑,以前的烟罗绝对不会出现现在这个情况,而且它刚刚的速度竟然连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难道是和三首凶蟒的大战之后,烟罗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石牧回首望了一眼高耸的城池,此刻天色已近黄昏,落日的余晖使得整座城池蒙上了一层淡淡金光。
他身前一处空地上浮现出一片黑雾,雾气之中,一个骷髅身影缓缓浮现而出。
骷髅身上穿着骨白色铠甲,手持一杆骨枪,眼眶中两团浅蓝色火焰闪烁不已。
他出了禁地之后,急着解除诅咒,而后又在蛮荒一路逃命奔波,竟然将烟罗忘在了脑海。
吴家之人是罪有应得,金龙帮虽平日里横行霸道,但其普通帮众毕竟罪不至死,这些人的孤寡家人,他还是决定尽自己之力,补偿一二,思来想去,也只有珍姨比较合适去做此事了。
“珍姨。”石牧连忙站了起来。
石牧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烟罗,心中涌起些许愧疚情绪。
两人一阵寒暄,彼此之间关系立刻亲近了许多。
石牧当年离开之时不过十四五岁年纪,此时却已是二十上下,加上这些年在宗门及蛮荒历练,容貌体型乃至肤色和*图*书都有了不小变化,也难怪珍姨有些不敢相认了。
金家众人此刻都还聚集在门口院落之中,看到石牧出来,神情都是一变。
至于青色长鞭,是烈蛇部精心炼制的一件法器,品阶已经差不多相当于中阶法器了。
吞噬了一半后,烟罗突然仰天无声长啸,身上猛然散发出一股强大气息,朝着周围扩散开去,激起一股强悍气流,卷起了周围地面上的无数尘土飞石。
“珍姨,自然是我。这几年因为我的事情害你受苦,心中着实有些过意不去了。”石牧咧嘴一笑,有些歉意地说道。
“既如此,我就厚颜收下了。”珍姨微一犹豫,还是将这些东西收了起来。
石牧几乎不敢相信,但是眼前散发出强大气息的烟罗就真实的站在他的眼前。
他眉梢忽的一挑,目光看向道路附近的一座荒山,从这里隐隐能看到山顶之上有一座破旧的古庙。
下一刻,烟罗在石牧身前出现,骨臂忽的一下将石牧抱住。
整个金家恐怕连下品法器都没有几件,更别说是中阶法器了。
“今日看在珍姨的份上,我便饶了你们,若是让石某得知你们胆敢针对珍姨和玉环,就算我远在天边,也必定会赶回来。到时候,便不会像今日这般轻易放过你们了。”石牧目光幽冷的扫了一眼在场众人,最后目光一转的落在金家老祖身上,寒声说道。
石牧独自一个人在大厅坐着,闭目养神起来。
石牧脸色一惊,眼前这个骷髅和记忆中你的烟罗大不相同,只是他的神识烙印绝不会hetushu.com出错,正印刻在眼前这个骷髅体内。
石牧淡淡笑了笑,随即又想到了什么,神情一黯地说道:
其余族人见金家老祖及家主都没有离去,面面相觑下,也只得硬着头皮等在了院子里。
数年不见,珍姨容貌并没有太多变化,或许被软禁的缘故,神色间显得有些憔悴,没有了初见时的那份巾帼之气。
“你说吧,只要珍姨办得到的,自然会帮你处理的。”
“珍姨就不必和我客气了,这些东西虽然珍贵,不过对现在的我来说,却已经没有什么大用的,您就放心收下吧。”石牧笑了笑道。
珍姨脸上浮现出复杂神色,犹豫了一下,拿起药瓶,打开瓶盖,一股淡淡清香扑面而来,引得她体内真气微微荡漾,神情微微一变。
石牧一念及此,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大手一挥。
“玉环在你当年离开之后不久,便考入了开元武院,因为蛮族入侵,她已有两三年没有回家了。”珍姨目露思念之色地说道。
石牧神情大惊,这股气息之庞大,赫然已经达到了先天层次。
烟罗似乎听明白了石牧在干什么,歪着脑袋打量了其半刻,突然身形一晃,突然消失在眼前。
以他如今的修为,自然不会是因为赶了一段路而疲惫,而是因为白日被煞气侵入体内,身体有些透支过度了。
“那多谢珍姨了。”石牧心中略松,感激的笑了笑,站了起来。
金家诸人此刻早已胆战心惊,听闻石牧此言哪里还有二话,此时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争先恐后的纷纷逃出了大厅http://www.hetushu.com,连金九的尸体还是金家家主差下人抬出去的。
石牧取出一枚丹药,正要服下,目光忽的朝着周围旷野看去,眉头微皱。
半个时辰之后,一辆黑色马车驶出了丰城。
难道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烟罗这头小骷髅,竟然在死灵界面中进阶到了先天境界。
石牧转身对走到门口的珍姨点了点头,身形一闪,便跃上了墙头,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远处。
石牧眼中浮现出一缕异色,那座古庙正是当初他第一次遇到钟秀和其父亲的地方。
这里虽说是偏僻之地,但是也难保不会有什么危险。
入夜,马车停在一处荒野之中,两匹黑马被栓在一旁的古树之上。
随着吞入兽魂,烟罗眼部的蓝色魂火隐隐有了一丝变化,似乎颜色比此前加深了几分。
他正要将烟罗推开,准备好好查看一下。
“对了,玉环妹妹如今可在家中?”片刻后,石牧问道。
他神情有些惆怅,片刻之后不再回望,转首看向了前方。
不过就在此刻,他紧绷的身体忽的一定,烟罗虽然抱住他的身体,但是并无攻击意图,只是两条骨臂在他身上摸索着一般。
人蛮两族结盟的消息如今还并未正式公诸于众,珍姨听闻此话,先是一惊,继而脸上露出些许欣慰之色。
一个个兽魂光球级接二连三的从袋中飞出,一一飞入了烟罗口中。
“烟罗?”
“珍姨,我这次只是途经丰城,不会在这里多做停留。瓶子里是一些增元丹,可有助于你精进修为,还有一些符箓和法器,你就留着用吧。”石牧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