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二百零三章 似逢意外

“这是尸体腐烂的气味……难道……”石牧眼神闪烁看向通道深处,忽的想到了什么,神情一变。
“你知道打开密室大门的方法?”石牧转身看了过去。
“没有问题,两个月后我来取。至于期间一切花销,我事后自会原数奉上,报酬也不会让你失望的。”石牧笑了一下,站了起来。
如此一来,便令他想到了《钟工秘典》中记载的一件可拆可分的长柄武器,刀棍齐全,两者皆可兼顾。
进入密室,腐烂的恶臭气味顿时达到了顶峰。
半个时辰之后,石牧再次来到了鞠师叔的石楼住处之外。
上次他跟随鞠师叔进入地下密室,就是从这里进入的。
门没有上锁,不过不知是否是下了禁制的缘故,看起来并不厚实的石门却异常沉重。
彩儿此刻看上起羽毛黯淡,气息萎靡,不过一看到石牧,它立刻昂起头,声音中洋溢着一丝兴奋。
“我叫石牧。”石牧一怔,有些哭笑不得的矫正道。
一阵轻响,墙壁上缓缓裂开,露出一条漆黑通道。
石牧眉头一皱,又扬声喊了几声,耳边只能听到峰顶的呼呼风声。
石牧一怔,这个声音虽然嘶哑,但是他还是听了出来声音的主人。
“嘎嘎!差点饿死俺了,吃饱了真舒服了。”彩儿吃饱喝足,用翅膀拍了拍胸口,眼睛舒服地眯成一条细缝,叫道。
“嘎嘎!”身后传来鹦鹉嘲讽的叫声。
石牧一手掩住鼻子,身体退后了一步,鹦和图书鹉哇哇大叫了一声,翅膀一展,飞了出去。
石牧听闻此话,脸色微微一变,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石牧眉头微皱,没有打开笼子放鹦鹉出来。
地上尘土细密,门前竟然看不到丝毫脚印的痕迹,瞧着情形,恐怕有将近月许无人进出过屋子了。
石牧露出一丝苦笑,随即目光落在鞠师叔身前的圆形法阵之上,看了两眼,神情忽的一怔。
石牧没有理会这只聒噪的鹦鹉,考虑了一阵,迈步来到了大厅深处一面墙壁前。
“鞠师叔在吗?弟子冒昧拜访!”他站在门口,没有立刻进去,口中再次喊了一声。
石牧听闻此话有些诧异,上次进入密室时,他没有发现这个细节,按照这鹦鹉所言,鞠师叔似乎有些太过小心了,仅仅只是一个密室而已。
等了片刻,门内似乎没有丝毫回应。
他目光在密室中仔细打量了一下,没有发现其他的危险迹象,快步走到鞠师叔身旁。
石牧眼神有些黯然,叹了口气。
石牧差不多用了五成的力量,石门才缓缓打开,发出吱呀的摩擦声音。
鹦鹉双翅一振,嗖的一下就从笼中钻了出来,在大厅里舒缓筋骨一般盘旋飞舞,兴奋的哇哇大叫了一阵,这才悠然落了下来。
他走了进去,大厅之中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活动过了。
这些灵石还在散发出阵阵光芒,里面的灵力似乎还没有用完,显然法阵是在和-图-书运转中忽然停止。
此外长兵器攻击范围广,若是重量也够重,在战斗中便能够发挥更大的优势。
石牧默然的叹了口气,打开了金色鸟笼。
他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正要开口说话,脸色忽的一变。
当初探索死灵界面时,鞠师叔曾经和他说过很多,探索异度空间的种种危险,神魂在异空间魂飞魄散可都是十分常见的事情。
“石牧就石牧吧,你叫什么都行!快放俺出来,给俺一点水和食物,俺可是已经十几天没有尝到水的滋味了。”彩儿扑棱着翅膀叫道。
在鞠师叔尸体不远处,放着一个银色笼子,里面躺着一只三脚蜥蜴,正是鞠师叔的那头化金蜥宠物,也已经没有了气息,但是其尸体并没有腐烂,似乎刚刚死亡不久的样子。
出了铁匠铺,石牧沉吟了一下,没有返回洞府,而是朝着十三号山峰而去。
石牧循着声音,来到大厅角落,这里挂着一个金色笼子,里面蹲着一只彩毛鹦鹉,正是彩儿。
这个法阵赫然正是当初他于鞠师叔一起探索死灵界面时,布置的那个冲虚星玄阵。
咔咔!
“俺记得你,你是那个叫石头的人类!”
“你说那个该死的胖子,他一个月前便到地下密室,到现在还没有出来,真是不靠谱,差点把俺给饿死!”彩儿怒气冲冲,不停重复差点饿死自己的话语。
石牧摇了摇头,看来这鹦鹉不但聒噪,而且非常胆小。
这些青梭果的和图书果核,是石牧来之前顺手在小店铺购买的,原本就打算喂这头鹦鹉。
“那个鞠胖子胆小如鼠,密室入口的开启设置的很复杂,要多个机关同时开启才行,你刚刚拍的地方没错,不过你的脚下的位置没有站对。”鹦鹉得意地说道。
“石师兄说哪里话,您现在的身份尊贵,能够光顾我这个铁匠铺,本就是一块活招牌,报酬就不必了!”赵平连连摆手,忙推辞道。
彩儿发出兴奋的叫声,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大口喝水,很快将水槽中的水喝了大半,然后又将几枚黑色坚果狼吞虎咽般吃了下去,这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进门是一个大厅,不过里面光线颇为昏暗。
密室的正中刻画着一个丈许大小的圆形法阵,法阵之中插着一枚枚灵石。
“你知道鞠师叔是在下面做什么吗?”他沉吟了一下,问道。
“原来是组合兵器,不过结构既已画的如此清晰,倒也不难打造。”赵平看了一眼,便明白了石牧的要求,开口说道。
“俺自然知道,想让我告诉你,就先把俺放出来再说。”鹦鹉得意地叫道。
他不再理会彩儿,默默运转功法,真气护住全身,小心的走进了通道之中。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赤猿火经》中,除了修炼法门,还有一门武者可用的精妙棍法武技,正需要棍棒才能施展。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这里他来过一次,轻车熟路的沿着通道盘旋向下,来到了一个密室http://m•hetushu.com之中。
啪!一声轻响!
“不在?”之前他去藏经阁,鞠师叔也没有在那里。
“看在你比起那个胖子要顺眼的份上,俺就告诉你吧。”鹦鹉翅膀一展,落在了石牧肩膀上。
“我们乾鹦一族都是好洁之鸟,坚决不会去这种肮脏的地方!”彩儿尾羽微微有些颤抖,叫道。
他正要走进密室,忽的想起什么,转身看向那只鹦鹉。
“俺怎么会知道!”彩儿没好气地叫道,随即又嚷着让石牧放它出来。
“难道鞠师叔这些日子里一直在屋中闭关?”石牧心中猜测。
“好了,现在告诉我如何打开密室大门吧。”石牧道。
他正要敲门,眉头忽的微皱,目光落在了石门前的地面上。
这柄新兵器上,他自然也要刻录符阵,还需要一些化金蜥的毒液。
“彩儿?”
在黑魔门中,和他关系还算相熟的长辈,也就只有鞠师叔一人了。
“那就好,赵兄将所有陨铁都用上吧,重量越重越好。”石牧松了口气,如此说道。
“不过,熔炼陨铁过程复杂,而且耗时弥久,虽然有此前打造黑刀的经验,我估计最快也需要两个月时间。”赵平略一沉吟,又补充道。
石牧打量了一下鞠师叔的尸体,上面没有外伤的痕迹,显然不是被人杀死。
他口中忽的发出一声轻咦,目光落在鞠师叔的左手之上。
“难道鞠师叔又试图探索死灵界面,神魂进入异度空间时发生了什么意外……”石牧心中如hetushu.com此猜测道。
通道之中,一股恶臭传了出来,闻之欲呕。
鞠师叔的尸体差不多都已经变色腐烂,但是唯独这只左手看起来竟然没有丝毫腐化的痕迹,仍旧保持了原样。
“终于有人来了么?要饿死俺了……唉哟……”一个沙哑的声音从大厅深处有气无力的传了出来。
石牧眼见此景,脸色一变。
而在法阵旁,盘坐这一个臃肿的身影,正是鞠师叔,阵阵恶臭正是从他身上传出的。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鞠师叔呢?”石牧问道。
“鞠师叔,弟子石牧有事拜访!”他敲了敲门,提高声音喊道。
在鹦鹉的指点下,石牧双脚踏在地面上某处,手掌拍在墙壁之上,缓缓用力。
鞠师叔已经死亡多时,头颅低垂,身体已经开始腐烂。
石牧哈哈一笑,也没推辞,和赵平闲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了。
他挥手取出一个水袋,给笼子里的水槽加满了水,然后又取出几颗黑色坚果,丢了就去。
石牧犹豫了一下,手按在门上,轻轻一推。
石牧回忆这上次鞠师叔打开密室的方式,手掌拍在墙壁的一个地方。
“彩儿,我要下去看看情况,鞠师叔恐怕出了什么意外,你要一起来吗?”石牧问道,这头鹦鹉精灵古怪,对鞠师叔的事情知道的比他多得多。
他之所以想要打造出这么一件兵器,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修炼的风驰刀法虽是一门武徒武技,但这么多年用下来已经颇为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