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勇士之门

第二百一十七章 分道扬镳

在此期间,几人又遭遇了数次凶兽袭击,不过都没有之前那头四目巨虎那般厉害,有金小钗与石牧二人在,自然不在话下。
刀光爆裂开来,化为一片滚滚火云,将扎古的身形笼罩在了里面。
结果他沿着蜿蜒曲折的丘陵山道走了不过一炷香工夫,却再次一愣的停住了脚步。
石牧左手一抬,食指一弹,一团指甲大的白色气团一闪即至,很快就化为白色细链,把鹦鹉五花大挷起来。
“主人,你这是干什么啊?”鹦鹉惊慌失措的哇哇大叫起来。
不过这种念头在其脑海中只是一闪即逝,他连忙闭目内视,发现体内并没有什么异样后,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目中闪过一丝沉吟。
扎古口中发出一声怒吼,身上青光大放,凝聚成一头阁楼大小的青蛇虚影。
他心中有些奇怪,自己为何会做这样的梦,莫非与自己白天遭遇的先天虎兽有关?
说完,它翅膀一震,就要破空飞去。
“这是什么?”金小钗刚一走出谷口,突然停下脚步,道。
莫宁与白水秀临走前,都朝着石牧拱手行了一礼,莫宁神色略有些复杂,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白水秀则小声说了声“保重”。
“往西南方向走上一个多月,沿途穿越一片沼泽地后,便可出蛮荒了。”石牧边走边道。
两个月后。
莫宁与白水秀两人跟在石牧身后,经过这段时间的并肩共战,二人关系倒是亲近了几分。
以他地阶的修为,竟然也没http://m•hetushu•com有看清烟罗的移动方式,似乎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一般。
不过石牧此刻脸上并没有露出喜色,反而在一击过后,双足猛一点地的倒射而回,口中念念有词,朝前方某处屈指一点。
透过不远处的谷口往外望去,隐约是一片高矮不一的丘陵地带,视野在这里有些受阻,看不清全貌。
石牧心中一凛,蓦然回首,一个竖着麻花长辫的中年蛮族正站在十余丈外,一双微绿的阴冷眼睛中有着一道竖痕,像极了蛇目。
扎古悚然而惊,身体朝着旁边躲闪而去,同时手中青色长鞭青光一闪,鞭梢伸长,抽向了骨枪枪头。
下一刻,一股冰冷杀意迅速从身后弥散而来。
非但如此,其脑海神魂也微微眩晕起来,一股诡异的能量从伤口处渗透而入,触及到了他的神魂。
“既如此,我明白了,你自己保重……后会有期。”金小钗略一沉默,郑重地点了点头后,转身带着莫宁与白水秀,朝另一边山路走去。
此人给他的压迫感之强,比起黑魔门大长老稍逊,不过肯定也是一名地阶级别的存在。
“彩儿,你飞高一点,就没什么危险了,发现情况及时告诉我。”石牧笑道。
他脸色隐隐白了一下,不过随即便恢复了正常。
鹦鹉虽有些不情不愿的,最终还是答应了一声,周身白链一散,双膀一振的飞了出去,越飞越高。
不知从何时开始,彩儿开始与金小钗hetushu.com混在了一起,金小钗也开始跟着彩儿管其叫石头。
“彩儿,你不怕么?”石牧道。
“武道法相!”石牧心中一凛。
后面快步赶来的莫宁和白水秀闻言,也是脸色大变。
石牧闭上双眼,片刻后,双目一睁,选择了一个与金小钗等人相反的方向,如飞而奔。
“彩儿也要好好梳洗一下,实在是太脏了!”彩儿此时正站在金小钗肩头,扑腾着翅膀嚷嚷起来。
石牧被其盯着,只觉一股凉气从心底泛起。
扎古身形一动,便要追赶上去,身体忽的一个踉跄,一股阴冷之感从左腿伤口处传来,伤口竟有些麻痹起来,并且有朝着周围扩散的趋势。
他大喝一声,陌刀蓦地化为一道红光,重重斩向扎古。
他面色一阵阴晴变化后,一咬牙,换了一个方向,再次双足飞奔起来。
话音刚落,其脚边的地面忽的裂开,一连十七八道粗大的青色蔓藤破土而出,瞬间缠住了扎古的身子。
轰隆!
“什么?地阶高手?”金小钗一惊。
“总算出来了!石头,还有多久可以走出这片蛮荒?出去了,我要好好洗个澡,里面脏死了!”金小钗快步跑到了山谷口,伸了个懒腰,转身道。
巨大青蛇虚影尾巴一摆,磨盘粗细的蛇尾携带者如山般的青光,排山倒海的朝着烟罗闪电般压去。
“竟敢伤我,万死难恕!”武道法相之中,传出扎古怨毒无比的声音。
不过就在此刻,他身后黑气一闪,http://www.hetushu.com一个头上插着一朵绿花,手持骨枪的骷髅身影浮现而出,正是烟罗。
下一刻,扎古脸色忽的大怒。
“金师姐,莫宁说得对,我们当以师门任务为重。此外,那件事……也拜托金师姐了。”石牧面色平静的看着金小钗,朝其一拱手。
“莫宁,你和白水秀先走,我和石师弟一起会会那个扎古!长这么大,我金小钗还没怕过谁。”金小钗瞥了一眼远处的巨石,如此吩咐道。
青光之中,他手持一根青色长鞭,横挡在身前。
一道半月刀光浮现而出,挟带着阵阵热浪,一闪便斩在了被蔓藤捆住的扎古身上。
“阁下是谁,想要干什么?”石牧面无表情的问道。
就在石牧看得津津有味之时,眼前一黑,便从梦境中清醒了过来。
鹦鹉彩儿飞在半空,看了看远去的金小钗三人,又看了看石牧,最终双翅一收的落在石牧肩头。
石牧在听到彩儿口中所述之时,脸色蓦地一变,加快脚步走出了谷口。
石牧等一行四人终于走到了绵长的黑石山脉尽头。
烟罗身上光芒一闪,下一刻身形骤然消失。
哪知,骨枪也瞬间改变方向,躲过了长鞭抽击,黑光一闪,刺在了扎古左腿之上。
虚影一出现,周围的天地元气一阵剧烈波动,空气也泛起阵阵波纹。
“有麻烦了,烈蛇部地阶高手扎古应该就在附近。”石牧脸色一阵阴晴变化,凝重的道。
目光在前方的长形巨石上扫了一眼后,从身后抽出短m•hetushu•com棍和陨铁黑刀,两者一合一拧,很快就变成一柄长柄陌刀。
扎古大怒,身上青光一闪,武道法相消散开来。
一处三座小丘陵间的平地上,石牧驻足而立,面色微沉。
轰!
“咦!”青光之中,扎古口中发出一声轻咦。
“嘿嘿,有趣!出手吧,若是你能够在我手中走上三招,我便开恩用这块石头做个墓碑给你……”扎古嘿嘿一笑道。
“不过彩儿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不如我们也分开走,如果石头你真的有什么不测,彩儿一定会想办法替你报仇的!”鹦鹉话锋一转道。
这青蛇虚影,正是地阶武者的标志,以全身真气,武道意念凝聚而成的武道法相。
石牧乐得耳根清净,毕竟这鹦鹉实在太聒噪了。
施展武道法相会造成真气的大量消耗,以其如今的修为,也不能长时间施展法相攻击。
但见前方数十丈外,两座矮小丘陵中间,一块丈许大小的长形巨石,斜斜地插在地上,上面一行狂放凌厉的字体清晰可见。
“情况紧急,来不及多解释什么了。扎古找的是我,应该不会为难你们。金师叔你带着莫宁他们走吧,我们分头行动。”石牧心中念头急转,反而冷静下来道。
石牧则在蔓藤破土而出的瞬间,整个人一跃而起,朝扎古飞扑了过来,手中陨铁陌刀赤红光芒大放,几乎不能直视。
扎古身上青光大放,轻易将身周的滚滚火云压灭。
蛇尾狠狠轰击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数丈大小的大坑。
“石某在黑魔门和-图-书恭候大驾光临!黑魔门石某,石头,这不是你吗?”彩儿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以青色长鞭为中心,凝聚成了一个青色光罩,刚刚的半月刀光没有对其照成丝毫损伤,连衣衫也没有碰到半分。
轰隆!一声巨响!
“原来阁下就是扎古,久闻大名了。”石牧说着,双手握住陨铁陌刀,摆出了一个起手架势。
如是一连几次,每每跑出一段距离,那块长形巨石便会跟到哪里,如影随形一般,而此前在彩儿的视野里,明明什么都没有的。
烟罗眼中深蓝色魂火一闪,手中骨枪上泛起阵阵黑光,化为一道黑色流光,猛然刺向扎古后背。
“我们乾鹦一族都是勇士,绝不会抛下战友临阵脱逃!”鹦鹉挺起胸脯,义正词严的道。
他心中一惊。
扎古左腿之上,赫然被刺出了一个血洞,鲜血咕咕而出。
捆住扎古身体的那些蔓藤,不知何时已经悉数断裂掉在了地上。
石牧趁着他和那个骷髅交手的瞬间,飞快的朝着远处逃去,速度竟然快的异乎寻常,转眼间便已经到了十余丈外。
石牧没有说话。
就在前方不远处,那块刻字的长形巨石,再次出现在了面前。
“你不是让我来找你吗?我来了。”中年蛮族说着,手一挥,一条青色长鞭出现在手中。
“金师叔,我们身死事小,但师门任务事大,地阶高手不是我们能抗衡的。”莫宁与白水秀互望一眼,突然上前几步,向金小钗说道。
“卷云!”
扎古的护体光芒在骨枪前,竟形同虚设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