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冥月之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出卖

一团团青光炸裂开来,一波波强大之极的力量让兽笼震颤不已,就在这时,兽笼上浮现出无数黑色符文,一阵闪烁流转后,兽笼竟安然无恙。
三角眼男所在的这个枪阵,由于距离过近,也被泛起的白色气浪震散,所有人都倒飞出去,横七竖八的落在地上,不省人事。
话音刚落,他右脚一跺,身形如猛兽一般带着一股狂风,向石牧扑了过来。
兽袍中年人身上气息强大,赫然是一名先天初期强者。
此时最后一个枪阵前的青色狼头,已扑到了石牧身后。
瘦小男子见老镇长没有其它举动,嘴角微微一笑,放心的退了出去。
“轰”的一声爆响!
就在这时,石牧察觉到头顶一阵法力波动,接着半空中黑光一闪,周围凭空浮现出一个黑色兽笼,瞬间把他笼罩其中。
“什么办法?难道你……”老镇长一下站了起来,用手指着瘦小男子。
老镇长转头看向石牧,叹了一口气,道:
当天夜晚,月光明亮,整座临山镇本就华美的建筑表面,如同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辉。
却是一行十六个手拿长枪的兽袍武者,正从客栈大门一涌而入,一名瘦小男子和一个黑肤青年,则唯唯诺诺的站在一边。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一座两层高的饭馆前。
原来临山镇是属于陆山王朝东部的一个小国宋国的一个边陲小镇。
石牧随手一挥,青濛濛棍影如山而出,朝左边一个枪阵凝成的狼头狠狠砸了过和-图-书去。
饭馆一眼看去颇为干净,但桌椅都略显破旧。
第一重青光棍山与银色枪头一触,恐怖的力量顿时爆发了出来,刺目的青光亮起,银色枪头剧烈地颤动起来。
同时,白少风身形一动,朝石牧冲了过来。
石牧站起身来,直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在院中静静伫立。
最后老镇长坚决不收饭钱,石牧倒也没勉强。
“真没想到,阁下原来还是个先天武者,难怪敢插手我们兽山宗之事了。在下兽山宗白少风,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出自哪个宗门?”兽袍中年人说着,又不动声色的上前了一步。
“唉,说来话长,我们临山镇其实……”老镇长摇了摇头,边走边回道。
由于兽山宗对于进山挖矿之人给出的报酬颇高,所以镇民中青壮力都争着去,小镇着实繁荣了一段时间。
而包围石牧的兽袍武者,除了领头的是三个后天后期武者外,其余都是中期武者。
片刻之后,院门处人影一闪,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的兽袍中年人首当其冲的冲入院中。
通过老镇长的一番讲解,石牧对中心大陆总算多了一分了解。
虽然兽山宗会对此给予一笔不菲的补偿,且不断增加报酬,但时间一久,随着镇中男丁的愈发减少,却没有居民愿意再去了。
其手中长枪上银光大放,枪身瞬间被一层厚厚的银色流光笼罩,然后猛地向前一刺。
“好,一言为定!”白少风大和图书笑道。
就在此时,石牧蓦然一个转身,口一张,又是五道白气一喷而出。
虽然都是些家常菜,但石牧已有大半年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了,于是和鹦鹉大快朵颐了一番,饭量之大,让老镇长吃惊不小。
“不行,以怨报德的事我们不能做,必遭天遣!”老镇长一口否定道。
但后来小镇居民渐渐发现,被派去挖矿之人,最终只有部分能够安然返回,且这部分人没过多久,也大都会暴毙而亡。
其手中短棍上顿时青光大放,一个舞动,身前凭空就浮现出层层叠叠的棍山棒影,隐隐形成七座层层相叠的青光大山,向巨大的银色枪头迎了上去。
“轰”的一阵巨响。
听到此言,三角眼男子身体一颤。
就在这时,第二重棍山和第三重棍山接踵而至。
幸好有黑色兽笼阻挡,对方无法追击,剩下的四重青光大山全部撞击在黑色兽笼上。
“孩儿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本镇避过此祸!”瘦小男子眼珠滴溜溜一转。
“石义士,兽山宗的强者很多,仅此处看守矿脉的人就比向使者要厉害许多,以老朽之见,你吃完饭后,还是尽快离开临山镇吧!”
“轰”一声巨响。
……
石牧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左手白光一亮,体外立刻被一层月白色护盾笼罩,同时右手一动,背后黑影一闪,陨铁短棍就出现在他手中,眨眼间短棍上浮现出一层青光。
……
因为宋国不大,这兽山宗在中心hetushu.com大陆虽然只是个小宗门,但在宋国却颇有地位,所以镇上之人也是上告无门。
于是乎,守此灵脉之人便开始隔三岔五的派人来镇上,以两倍报酬之名,强拉壮丁前去挖矿。
“轰隆隆”一声巨响。
“刘镇长,这兽山宗是怎么回事?”石牧问道。
“呵呵,阁下被困兽符所困,没有先天后期的实力,暂时就不要想出来了。”白少风站定身形后,笑道。
石牧此时正在客房的床上盘膝而坐,闭目修炼。
突然,他心中一动,一幅画面出现在他脑海中。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响声。
两个狼头一阵扭曲后轰然炸开,十道人影如腾云驾雾般朝两侧飞了出去,纷纷滚倒在地,晕厥了过去。
然后阵法一动,三个青色狼头就带着“嗤嗤”的破空声,从三面向石牧夹击而来,封住了其所有退路。
最近据说临近陆山王朝三十年一次的旷世盛典,周边国家的宗门似乎都需要上贡大批灵石,所以近几年宋国各地都在紧锣密鼓的抓紧挖矿。
此时石牧身处笼中,根本无法躲避。
一连串闷响传来!
“父亲,这事涉及我们整个临山镇的利益,镇上很多人嘴上不说,心里其实都跟个明镜儿似的,据我所知,阿明他们已经去矿上报信了。”瘦小男子压低声音道。
“谢谢镇长好意。”石牧道。
酒足饭饱后,石牧再老镇长的介绍下,在镇上一家不错的客栈住了下来。
“你们……”老镇http://www.hetushu.com长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一时气结,半天说不出话来。
此前石牧见过的那名三角眼男子,就是三名领头的后期武者之一,此刻正处于石牧身后位置。
整个院子除了院门外,共三间房,不过此时左右两间都空无一人,所以整个小院显得非常幽静,让石牧颇为满意。
……
他看到静静站在院子中央的石牧,先是微微一怔,然后脚步一缓,慢慢向石牧逼近。
“父亲,既然白大人绝不会放过石牧,我们不如主动将其行踪通报给白大人,也算表明了立场,他们应该不会追究此事了。另外,我曾听人提起过,术士身上一般都会携带灵石,这石牧既然是个术士,身上说不定便有不少灵石,到时候白大人一高兴,免掉本镇的挖矿名额还不是小菜一碟!毕竟这周围又不是只有我们一个镇,不缺我们镇这十几个人。”瘦小男子道。
巨大的银色枪头终于溃散开来,一股巨力顺着枪杆涌了过来,白少风胸口一闷,一连退了三步才停了下来。
银色豹子一撞到月白护盾上,就爆出耀眼的银光,月白护盾在银光中一阵狂颤后,表面黯淡了几分,但却没有破裂。
一只丈许长的银色豹子,从枪头银光中双足如飞的窜了出来,带着一股凶煞之气,向石牧直扑而来。
其手中长枪的枪头上银芒暴涨,枪头眨眼间暴涨五倍,变得银光灿灿,蓦然穿透黑色兽笼,朝石牧刺来。
“智儿,认命吧!我们临山镇因山而兴,www•hetushu.com最终也终将因山而亡啊。”满头白发的老镇长摇了摇头,唉声叹气道。
这时如山般青濛濛棍影和五道白气也分别打在了两侧的青色狼头上。
紧接着,其身后人影攒动,一下子涌入了十五个兽袍武者,训练有素的两边一分,很快组成三个小型枪阵,每阵五人呈梅花状排列,把石牧团团包围了起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头一转,张口就对右边的枪阵一连喷出了五道白气。
青白两色光芒爆发而出,狼头应声轰然溃灭,月白色护盾上符文流转,变得几近透明,但终究没有溃散。
老镇长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在瘦小男子搀扶下走进饭馆中,石牧也紧随而入。
同时,三个枪阵中每人枪尖上都幻出一团青光,然后向中间一合,每一个枪阵前都浮现一个半丈大小的青色狼头。
就在此时,石牧口中大喝一声“杀!”
客栈跟镇上的大多数建筑一样,造的颇为大气,他住的是上房,出门就是一个宽大的院子。
宋国宗门兽山宗无意间发现了临山镇背靠的邳山,其实有一座灵石矿脉,于是便派人来此周围招募附近的一些小镇的居民,入山采掘灵石。
镇上一幢颇为华丽的院子之中。
“你赢了,我就告诉你。”石牧道。
“父亲,白大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他找上门来,这个石牧绝不会是对手。此事因他而起,万一白大人迁怒我们,这可如何是好?”瘦小男子看着呆呆坐在椅子中的老镇长,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