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冥月之殇

第二百五十八章 死气沉沉

而瘦弱青年在马车上法杖舞动,不断放出一道道灰光,只要一触及白毛僵尸,其动作就会变得异常迟缓。
“呯!”一声闷响。
按照地图来看,这里已经是西夏古国境内了。
其身后左侧的地面突然炸开,碎石四溅下,一头白毛僵尸窜了出来,直接朝平板马车扑了过去。
“好,小心一些,我总感觉这里有点古怪。”石牧用心神回应道。
就在石牧一番打量,确认没什么问题,准备进去看看时,村口处,却传来一阵喧闹声。
他也不坐主位,直接在石牧对面坐了下来。
“你就放心吧!”鹦鹉道。
天空依旧灰蒙蒙的,这里的阳光照在人身上,也没有多少温暖的感觉。
石牧站在村外,眉头微蹙。
镇东有一条二丈来宽的小河,沿河都是大片的良田,此时田地中谷物都沉甸甸的垂下,似乎快要到收获的时候。
石牧眉头一皱,口唇微动,周围顿时涌出大股白色云气。
麻烦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彩儿在空中也看不清太多东西。
石牧站在个小坡上,在其前方,是一个约莫千余人规模的小镇。
轰!轰!两声巨响。
眼看就要砍中,火球突然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弧线,一闪就击中了它们的背后。
片刻之后,石牧已坐在了一间客厅中,在其面前的桌上,还有一杯刚刚冲好的茶水。
“轰!”一声爆响。
“轰!轰!”两声爆鸣。
虽然瘦弱青年不断放出灰光,减缓白毛僵尸的速和图书度,但三人还是很快落入下风。
其轻轻一挥,一道灰气从木杖中射出,在半空中一阵变幻,就化为一面骨白色盾牌,挡在了白毛僵尸前。
石牧微微一怔,还没等其开口,马脸青年就直接转身在前面带起路来。
同时,村中到处响起一片沙沙的移动声。
里边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诺大一个村子,死气沉沉。
气云很快开始消散,石牧的身影也开始缓缓下降。
石牧转身朝村口望去,却发现一个二十多岁的马脸青年正一脸喜色的朝石牧迎了上来。
石牧见此,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他上前察看了一下,这些尸体刚刚死了三四日的样子,伤口发黑,似乎还有灰色的阴气缠绕。
它两爪舞出数十道灰蒙蒙的爪影,向金色巨剑迎了上去。
从村口算来,他已走了百余丈,便发现了二男一女,三个村民的尸体。
石牧身形一动,就准备向小镇走过去。
“轰隆隆”一连三声爆响。
三头白毛僵尸分别从地面窜出,向三人扑了过去,速度极快。
石牧右手一指,一道金光从体内冲出,瞬间化为一柄门板大小的金色巨剑。
白毛僵尸如撞在一堵厚墙上,身体一顿,就落在了地上。
天空远处,一道细小的黑影越升越高,很快消失在灰蒙蒙的云层中。
气云上站着一个黑色人影。
除了污水外,看似连成片的绿色,很大一部分是苔藓之类的沼泽植物。
“石头,我去西边和-图-书看看,那边好像有个村落。”彩儿的声音在他心神中响起。
刚才这四人与僵尸战斗时,石牧就看出了他们的实力,除了瘦弱青年是一名术士学徒外,其他三人都是普通武徒而已。
就在三人收拾兵器,准备重新回到马车上时,地面又是三声异响。
很快,七八个穿着普通百姓服饰的人,跟在一辆平板马车后,在出口处停了下来。
石牧随手一挥,二团红色火球疾射而出,分别向两个持刀骷髅飞去。
正是石牧。
这时隔壁一间茅草屋中,又有两个手拿骨刀的骷髅冲了出来,直接向石牧杀来。
经过这段日子的蕴养,金钱剑已初具灵性,这还是第一次拿来御敌,小试牛刀下,效果的确不错。
四人向石牧道谢了一番后,立刻又返回了平板马车,勿勿向镇外行去。
长有灌木的地方,一般土质较硬。
白毛僵尸身体坚固,力大无穷,围攻的三人都不敢硬碰。
茅草屋在火星四射中轰然倒塌,一具长满白毛的僵尸现出身形。
金焰轻轻一燎,两道灰色爪影就被炼成虚无。
但不知为何,这片区域总有一种死气沉沉的压抑感觉,让其颇为不舒服。
此时金钱剑也飞了回来,方向一转就向右侧的持枪骷髅砍去。
一望无垠的沼泽上,到处都是一摊摊混浊的污水,水里随处可见白森森的骸骨,似乎有人有兽,空气中飘荡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两个持刀骷髅立刻被轰成了碎片。
www.hetushu.com牧略一打量四周,随即将目光收回。
半空中,石牧站在白色云气上,金钱剑环绕周向,瞬间向远方飞去。
这时平板马车已停了下来,另个三人各执刀剑,卷起三团寒光向白毛僵尸围攻起来。
此时,村中大批骷髅僵尸涌了出来,粗略一算,竟有二三百之多。
就在这时,旁边一间茅草屋中,突然射出二道灰色爪影来。
石牧蓦地身形一转,向村外走去。
他进入这片沼泽已有五六日了,但这里的天空一直是灰蒙蒙的。
这是他在西夏古国遇到的第一个有人的村镇,他还是决定进去打探一下消息。
就在这时,三个红色火球如同受人控制一般,空中一个急转,眨眼间就从侧面轰击在白毛僵尸的头部。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一间茅草屋中,又有两个持骨枪的骷髅,一左一右向石牧扑了过来。
人群围了上去,吵杂声渐渐大了起来。
转眼之间,石牧就落在一处长有灌木的沼泽地上。
“老朽乃是白丰镇镇长王英,见过穆前辈。说起来,在我们这样的穷乡僻壤,还是第一次见到穆前辈这样修为的高人。”黝黑老者满脸笑容道。
一个时辰后,石牧在彩儿的指引下,他终于找到了一座看似不大的村落。
金钱剑余势不减,瞬间就到了茅草屋上空,然后如雷霆闪电般一剑劈下。
此外,整个小镇似乎都被一层灰蒙蒙的光罩所笼罩,看气息威力并不强。
伤口处被金焰一燎,立刻青http://m.hetushu.com烟大起。
两个骷髅在金白两道光芒中四分五裂。
沼泽处处都非常相似,所以他到现在也没能走出来。
瘦弱青年见状,心中一松,连忙带着另外三人向石牧走来。
这是一种简易的守护阵法。
剑身上金焰滚滚,一闪就向两道灰影迎去。
就在这时,红光一闪,三颗红色火球飞射而至,分别向三头白毛僵尸扑了过去。
一股灼热的气浪先行而至。
他又望了望天空,此时应该是差不多中午时分,村内竟没有一间屋子燃起炊烟。
两个骷髅脚步不停,手中的骨刀一挥,就要向火球砍去。
三人或进或退,各自与一头白毛僵尸战成一团。
这个村子太安静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一个月后。
“轰隆隆”一阵巨响。
数日后。
他心中不由多了一丝戒备,然后迈步缓缓向村子行去。
如果你以为这些绿色是地面,不小心走在上面,一不留神就会陷入死亡陷井,被沼泽吞没,最终变成一具骸骨。
从这里远远看去,二三百橦,木制或砖制的普通民房,沿着镇中心的十字型道路铺展开来,仅镇中心位置,有一橦两层阁楼,里面隐约能听到一些人声,不少地方还有袅袅炊烟升起。
……
片刻后,一个面容黝黑的老者,从客厅的侧门走了进来。
三个白毛僵尸的头颅立刻被烧成灰烬,身体原地僵立了片刻,终于轰然倒下。
“嗤!”一声轻响。
整个村子只有一条自东向西的主街道,两边大多是些hetushu.com茅草屋。
石牧略一思量,应该是镇上死了人,现在要拖出镇外。
石牧看了马脸青年背影一眼,将属于先天武者的气息收起,随即一声不响的跟在其身后,朝村中走去。
他刚走了几步,心中一动,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在下田松,阁下想必就是镇长大人请来的冥月教大人吧。大人请随我来。”马脸青年恭敬地行了一礼道。
此时,灰蒙蒙的天空下,一团白色云气从远处悠悠飞来。
片刻之后,人群散去,光罩一阵波动,马车缓缓驶离了小镇,车上坐了四个人。
似乎被什么野兽撕咬过一般,不过伤口处还残留些许黑气阴气。
当马车经过石牧时,他扫了一眼平板车,两残破不堪的尸体被摆在板车上。
石牧口一张,一道粗大的白气向另一个骷髅射去,同时身形拨地而起。
三头白毛僵尸身形一动,爪子就舞出一片爪影,封住了火球的前进方向。
两人很快来到了镇中心,那座两层阁楼前,田松直接上前敲了敲门……
平板马车上,车夫身旁的一位瘦弱青年,手上瞬间多了一根黑色木杖。
两者一触,爪影立刻溃散,金色巨剑立刻将其斩成了两半。
而且在空中时,他始终感觉周围有一股阴气缭绕不散。
石牧不由想到几天前去的那个村庄,心里叹了气,看来这个小镇也不是什么太平之地。
另外三人则趁机贴身猛攻,白毛僵尸很快就伤痕累累,最终被一名高大青年一刀砍下头颅,眼中的魂火很快消散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