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冥月之殇

第二百七十六章 妙空大师

“大师修为高深,不知如何称呼?”钟秀问道。
“……”
刹那间,周身的蓝光化为密密麻麻的蓝色光雨般,以钟秀为中心,在身边扩散开来,化为一片蓝濛濛水光,一股股几近透明的淡蓝色水浪在水光中泛起,直奔胖和尚身上一卷而去,速度惊人之极。
他心中自嘲的笑了笑,将这个荒诞的念头抛开,朝着石牧行了一礼,往回走去。
彩儿目力大增,这对他来说是实在个意外之喜。
“没什么事的话,烦请大师让一下,我急着赶路。”绿衫少女说着,便要绕开胖和尚。
就在此时,绿衫少女突然伸手扯去笼在面上的轻纱,露出一张吹弹可破的绝色脸庞,却是钟秀。
“为什么?我可是记得,卫国并没有禁止进入西夏国吧。”
此时正值正午时分,烈日灼灼,暴晒大地,使得地面温度骤升,热气腾腾。
“那里马上就要大乱了,到时候,你这女娃子要是有些什么闪失,贫僧这可是罪过了。”胖和尚说着,双手合十的念了一句佛号。
西夏古国东南,与陆山王朝之间,夹着一个不大的小国,卫国。
“穆前辈,你怎么看此事?”侯赛雷收起了玉板,问道。
但紧接着,拳风袭来,又是一拳从一个刁钻角度捣来。
“妙哉,妙哉!三品凤音血脉,配碧音万波功,当真是天作之合!没想到女娃子年纪轻轻,竟有此等造化,更难得的是心地善良,也罢,贫僧就让你进去西夏国吧。”
“什么?”
他摸了摸光溜溜的脑门,上前几步,朝着尚在数十丈外的绿衫http://www.hetushu.com少女朗声道:
卫国国土狭长弯曲,紧邻西夏古国的东林与临亥两省,国内只有一个中等宗门,密支宗,也是卫国的国教。
“我说让你回去。”
不过此时,她距离胖和尚,却是不足五丈距离了。
“唉哟,你这女娃子怎么说打就打,一点准备时间都不留给贫僧!”胖和尚似乎吓了一大跳,但肥硕无比得身子却稍稍一偏,恰到好处的躲过了绿衫少女快若闪电的一抓。
原本颇为安静的营地里,身形一闪,出现了一个约莫三四十岁年纪的光头和尚,生得肥头大耳,头顶一颗戒疤,一身杏黄色僧服被撑得鼓胀,脖子里挂着一串黑色珠串,珠子大的有拳头大小,小的则只有成人拇指大小,表面一圈圈淡淡的金纹。
绿衫少女却似乎没有听见一般,继续朝胖和尚走来,身形反而加快了几分。
胖和尚大叫一声,身形如飞般朝后急退,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被淡蓝色水浪稍一触及,双眼顿时闪过一丝迷离之色。
下一刻,其双拳速度骤增倍许,只是略一模糊,变化为十余个蓝濛濛的拳影,朝胖和尚罩去。
“大师,这是何意?”绿衫少女秀眉一蹙。
这里是唯一能从地面进入西夏古国东林省的交通要害,过去常年由卫国皇室及密支宗派人驻守,由于两国之间从未发生过什么冲突,加上此天险易守难攻,故而在此驻留之人越来越少,营地中也大都空置。
由于该宗同时与冥月教与通天仙教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加m.hetushu.com上一些其他原因,倒是与这两个大宗相安无事了许多年。
“哦,我停下了,大和尚,敢问有何指教?”绿衫少女说着,停下了脚步。
石牧听闻此话,眉梢一挑,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看向西方,目光晶亮。
然而胖和尚身形却是灵动之极,再次微微一侧,便躲了过去。
“我怎么可以收大师之物!”钟秀一惊,下意识的接住了黑色珠子,入手处温润如玉,其中似蕴含着某种奇异的能量,让人心中繁杂一扫而空,瞬间宁心静神。
“请止步!”
就在此时,钟秀身形如影而至,单手一拳击出,朝胖和尚胸口击去。
“哈哈,贫僧妙空,别叫我什么大师。对了,所谓千里相逢便是有缘,此物给你。”胖和尚哈哈一笑,单手一翻转,手中多出一枚拇指大小的黑色珠子,抛给了钟秀。
“好!”
“等到了曲阳城,你便找个机会,放弃这个使者身份吧。”石牧说道。
“石头,你们在说什么?还有这里又是哪里?”彩儿看了看侯赛雷远去的背影,脖子一歪的问道。
玉板表面浮现出一层淡淡白光,凝聚成几行白色小字。
“我此前便怀疑,这玉板并非只是单纯用来记录参赛弟子姓名的法器,这几日我研究了一下,果然发现其中蕴含了一座传讯法阵,能够用来传递讯息。”
“去西夏国。”绿衫少女道。
“大师小心了!”绿衫少女眉头一紧,娇斥一声,身上气息徒升,双拳被一团蓝光包裹,衣衫飘动间,散发出阵阵强烈的水属性波动。和_图_书
“哎,我说女娃子,我叫你停下!”胖和尚见状,连忙伸出一只肥硕的大手,又叫了一声。
“回去吧。”胖和尚道。
“碧音万波功!”
“我说女娃子,这荒山野岭的,你还瞅见别人了不成?”胖和尚有些郁闷。
“……你这是要去哪里?”胖和尚看了看面前的绿衫少女,挠了挠脑袋,问道。
“我乐意。”
“多谢大师相告,但小女子有要事非去西夏国不可。”绿衫少女朝胖和尚行了一礼,便抬步绕过胖和尚,朝山间通道行去。
钟秀似乎有些意外,正要开口说些什么,胖和尚的声音却再度响起:
“你的意思是?”
只是如今,卫国边境的一些城镇里,却多出了不少身着蓝色道袍的道人。
“女娃子,若是你非进入西夏国不可,那就先过了贫僧这一关。只要你能击中贫僧一下,或是触及贫僧一片衣角,便算你过关了。”胖和尚道。
此时漫天的蓝濛濛水光却如长鲸吸水般一手而回,没入了钟秀天灵盖中,不见了踪影,但其脸色却隐隐多了一丝苍白。
对于这种异常情况,无论是卫国皇室,亦或是密支宗,却全部选择了禁声,就似乎不知道此事一般。
侯赛雷缓缓点头,显然和石牧同一看法。
“好险,好险,吓死贫僧了!”胖和尚刚一站稳身形,连忙用一只肥硕的手掌拍着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胖和尚面上似露出惊慌失措之色,身形闪动间,有几分慌乱之感,但却恰到好处的躲过了绿衫少女的所有攻击,连一片衣袂都没有被触及。
“如果一切顺hetushu.com利,用不了多久,我们便能抵达西贺大陆。”石牧说道。
一个身着一袭水绿衣衫,身材窈窕,脸上蒙着轻纱的少女从远处渐渐朝山间营地走来,身后还背着一个小布包裹。
这一段时间下来,他对于这个使者身份越发驾轻就熟,这种身居高位的感觉,让他颇为享受,忽然要放弃这个身份,心中竟然有些不舍起来。
卫国与西夏古国东林省毗邻的国界线,是两片绵延不知多少里的巍峨山脉,在两片山脉中间的交界处,有一个百丈来宽的山间通道,通道口驻扎着一片白蓬营地。
“哎,实话告诉你吧,这西夏国真别去了。看你这样,应该是刚刚途经墨镇来此的吧?没瞅见镇里有什么异样?”胖和尚叹了口气,道。
钟秀茫然四顾,略一迟疑,恭恭敬敬的朗声回了一句。
此刻的她周身蓝光大盛,一张口,一股无声波动喷出。
这些人中武者术士皆有,不过却是以武者为主,身上大都背着刀剑棍枪等法器,修为从后天至先天皆有,几乎将卫国边境几个城镇的客栈全包了下来。
“给你就拿着吧。好了,我要去睡觉了,女娃子你自便吧。”当最后一个字落下之时,胖和尚身影早已不知所踪了。
“原来如此,原来俺睡着的这些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彩儿在石牧肩膀上上蹿下跳的嚷嚷道。
……
“是的,我刚刚收到了一条讯息,正是从冥月教总坛发来的。”侯赛雷说着,手中灰光浮现而出,手指连连在黑色玉板上几个地方点了几下。
石牧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漫天繁http://www.hetushu.com星,随即牵着坐骑往回走去,同时将彩儿昏睡的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随后她也没有仔细打量手中黑珠,将之贴身收好,看了山间通道一眼,俏丽面容上尽显坚定之色。
“这倒是没有。不过那里如今乱的很,遍地僵尸骷髅,山贼劫匪的,你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去干啥?”
“此物怎么了?”石牧目光同样落在了侯赛雷手中的黑色玉板上,开口问道。
石牧目光在几行小字上扫过,内容很简单,是让侯赛雷尽快将这些胜出初赛的人带到曲阳城中,字里行间中流露出一种急迫的感觉。
“大和尚,你是在和我说话吗?”绿衫少女这才妙目一转的看了胖和尚一眼,反问了一句,脚步却依旧没停。
绿衫少女闻言,停住了脚步,妙目一转的看向了胖和尚。
“是。”侯赛雷迟疑了一下,说道。
然而就这不足一息的停顿,胖和尚眼神却瞬间变得清明起来,随即身形略一模糊,下一刻便出现在了数丈之外,让钟秀的一拳落了个空。
结果刚走出几步,身前黄影一晃,胖和尚竟如瞬移一般,再次挡在了绿衫少女面前。
绿衫少女话音刚落,一股不下于先天武者的气息从身上一冒而出,身形往前一倾,单手闪电般的朝胖和尚抓去。
胖和尚摇头晃脑的啧啧称奇起来。
“钟秀多谢妙空大师!”
但在几近触及胖和尚胸膛之时,眼中略一迟疑,硬生生卸去了九成力道,继续朝胖和尚胸口拍去。
“看来是发生了什么,西夏国也不得安宁了。”石牧脑海中回想起白天看到的黑翼狮鹫,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