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冥月之殇

第三百三十七章 变故与救援

不过在凌蜍祭出血色短枪之时,两人都注意到黑厄大阵的情况,墨云阳脸色一变,便欲抽身而出。
石牧心有余悸的转身看了一眼。
他转头看了光幕外的那个黑色人影一眼,心中不知为何,颇为不是滋味,口中发出一声冷哼。
轰隆隆!
凌蜍有些忌惮的看着手中的短枪,感受到了钟秀的目光,立刻强自镇定了几分,看向正在逐渐恢复的阵法光幕,眼中寒光一闪。
周围的建筑被冲击气浪波及,纷纷坍塌飞射了出去,花草树木也被连根拔起,以血色短枪为中心,周围出现了一个方圆数十丈大小的空地。
“不要慌,城主大人定可将这刺客拿下。我们集中全力,绝不能让那二人逃出大阵。”一个矮小的翼鹤部阵法师大喝一声。
同时他闪电般转身,身上黑光大放,背对着冲击而来的气浪。
两柄飞剑在半空中激烈碰撞,不时发出阵阵金铁交击的巨响。
望着化为一道青光远去的石牧,他目光中闪过一丝冷芒,自知此刻再去追赶已是不及,单手一招的收回了灰色怪剑。
光芒中,隐约可见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但只是一闪而逝。
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几个呼吸功夫,便化为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一旁的钟秀见此,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那血色短枪释放出这股威力之后,上面血光一闪,竟如有灵性一般,朝着西方飞射而去,一闪便消失了踪影。
“钟姑娘,你和-图-书先走!”凌蜍很有风度的一挥手,示意钟秀先行出去。
刺啦一声!
非但如此,这些气息还在逐渐增强,仿佛在慢慢苏醒一般。
“怎么可能!”
其他阵法师神情一阵变化,也纷纷坐了下来,一个个如法炮制,喷出一口口精血,融入阵法光幕中。
钟秀身为月阶术士,反应比其他人快了许多,在冲击波来临之前,身上亮起一阵白光,凝聚成一个光盾,挡在身前,身体朝着后面倒飞而出。
原本被划开的光幕轰然合拢,凌蜍收势不足,撞在了光幕之上,被一下弹了回去。
他挥手发出一股黑气,将戒指卷了过来。
刺入阵法光幕的血色枪影也随之往下一划,一下将光幕斩开了一大块,露出一条丈许宽的裂口。
突然,钟秀美眸一亮,似乎发现了什么,盯着那个黑色人影,双目晶光闪动。
一连击杀七八人后,石牧身形刚刚出现在另一名翼鹤部阵法师身后。
凌蜍身形一晃,冲到了光幕前,手中短枪光芒大放,急刺而出。
钟秀也没有客气,身形一晃,从裂口飞遁而出。
这一幕自然被凌蜍看在眼中。
石牧心中一松,知道短枪异变并非墨云阳所为。
接着,一股巨大冲击波以血色短枪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散发开来,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石牧脸色一变,身躯大震,仿佛被一座小山狠狠砸了一下,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一般朝着前面飞去。
凌蜍身上青光一闪,瞬间解和-图-书除了图腾变身,重新化为了人形,一翻手,手中多出一柄血色短枪。
二人斗的甚是激烈!
墨云阳此刻施展的赫然正是冥月教的僵尸功。
已经飞遁出去的钟秀神情也是一变,转身看了过来。
就在此刻,血色短枪陡然一震,散发出的气息猛然暴涨数倍,散发出耀眼无比的血色光芒。
墨云阳身形一缓,只得被迫接招。
石牧眉头一皱,单手一挥,一道金色剑光飞出,正是金钱剑,拦住了灰色怪剑。
“僵尸功!”石牧吃了一惊。
血丝如有生命的蠕动了起来,刺入了凌蜍的身体。
蛇目中一闪,两道红光从中射出,一闪没入了凌蜍手中的短枪之中。
就在此刻,一道黑影一闪,石牧出现在钟秀身后,接住了她的身体。
凌蜍翻身而起,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远处,灰影一闪,墨云阳身影一闪而现。
凌蜍大笑一声,神情得意之极。
石牧施展图腾变身后,身体坚固,力大无穷,原本面对地阶初期已没什么问题,但是墨云阳施展僵尸功后,无论是力量还是身体坚韧都不下于他。
“啪嗒”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他旁边不远处。
蛇首身影吸收了血丝,身影立刻清晰了很多,多了几分生气,尤其是两只眼睛仿佛两点血色灯笼一般。
石牧如何会让他得逞,双臂猛地一振,无数拳影浮现而出,发出刺耳的破空声,雨点般朝着墨云阳砸下,气势惊人。
与灰色怪和*图*书剑相持不下的金钱剑随之化为一道金光,紧随石牧而去。
“钟姑娘,此番是我错信于人,且看我破开这里,带你脱身!”他长笑一声,握着短枪的手掌一紧,短枪上妖异光芒立刻一亮。
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从爆炸中掠出,拦在了石牧身前,正是墨云阳。
原本已经即将消散的光幕,再次缓缓明亮起来。
两人都没有用兵刃,赤手空拳相搏。
石牧目光一亮,落在干尸左手手掌,那里还带着一枚深青色的戒指。
就在此刻,“咻”的一声,一道灰光从爆炸风暴中飞出,正是那柄灰色怪剑,朝着石牧所在飞射而来。
轰隆隆!
凌蜍大笑的同时,手臂一挥手中短枪。
大阵之中,钟秀和凌蜍眼看光幕即将恢复原状,脸色一变。
因为距离较远,并且施展了僵尸功的缘故,他并未受到什么致命伤。
阵法之外,墨云阳已经和石牧再次激战在了一起。
此人猛然咬破舌尖,张口喷出一口精血,融入阵法光幕中。
短枪看起来似乎是被一柄残品兵器,枪柄明显能看出被折断的痕迹,表面隐约可见一道道血光流转,散发出一股异样的气息。
血色短枪微抖了一下,“啪嗒”一声,凌蜍的干尸掉在了地上。
一道血色枪影从短枪上飞出,枪影绽放出刺目的光芒,上面浮现出一道道血色电芒,嘶嘶乱窜。
石牧身形一晃,躲闪了过去。
不过白色光盾也只坚持了一瞬,便也立刻碎裂开来。
m.hetushu.com蜍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张口想要发出大叫,不过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直飞出了一二十丈,石牧的身形才停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此刻他全身衣衫破碎,不过身体竟然没有受到太大损害的样子,一股股灰气缠绕在身上,皮肤上浮现出一层厚厚的绿色角质层,口中长出了四根长长的犬齿,散发出一阵阵死灵气息。
血红枪影刺在尚未完全复原的光幕之上,轻易将其洞穿,不过血色枪影也没有消失,就这么镶嵌在了光幕上。
血色短枪突然嗡嗡震动了起来,下一刻从中冒出无数血丝,闪电般缠住了凌蜍的身体。
钟秀美眸一闪,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看来那血色短枪是个大有来历之物,也不知这凌蜍是怎么得到的,且并未彻底掌控,否则也不至于遭遇反噬了。
吧唧吧唧……
转眼间,一杆血红色短枪便浮现而出,散发出妖异的光芒,仿佛能将周围的一切都吸收进去。
接着其脚下青光一闪,一个青色长梭浮现而出,托起二人身体,朝着远处飞射而去。
钟秀身体被一股怒涛般的巨力击中,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朝着后面飞去。
隔着阵法光幕,石牧也能从短枪上察觉到一股血腥,可怖的气息。
凌蜍正要也跟着飞遁出去,刺在光幕上的枪影忽的一闪之下爆裂开来,化为漫天血丝,融入了法阵光幕上那个蛇首人身的血色身影之中。
灰色怪剑在半空中迅疾无比一转,如有灵性一般,再次朝m.hetushu.com着石牧飞来。
冲击波只是一顿,继续朝着周围扩散开来。
眼前这一幕太过诡异,石牧和墨云阳也停止了争斗,各自退开。
短枪散发出的血光立刻一亮,并且浮现出一道道血中带黑的细丝,缠绕在枪身之上,不一会便将整个枪身缠满,并且仿佛有生命一般蠕动起来。
在场之人都没有注意,不远处的阵法光幕表面,那个蛇首人身的血色身影眼睛骤然亮了一下,缓缓移动头部,朝着光幕上的血色枪影看去。
此刻的他身上多处破损,脸色难看无比。
两人互望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愕之色。
他转首看了过去,发现那东西却是凌蜍的那具干尸。
其他阵法师大喜,原本有的人已经想要逃走,眼见此景,顿时松了口气。
怪剑上浮现出一点点绿光,仿佛一个个绿色眼睛一般,散发出一股邪恶的气息。
石牧脸色微变,嘴角一动,便要传音给钟秀,两人先离开此地。
血色短枪上传出一阵怪叫,仿佛在品尝凌蜍血肉的味道一般。
钟秀和残存的那几个翼鹤部阵法师距离光幕最近,一下被冲击波波及,身体仿佛狂风中的落叶,被远远打飞了出去。
他深吸一口气,手指在手腕上一划,顿时一道血箭射出,融入短枪之中。
石牧心中一松,身形一动,也正要离开。
在场众人都呆呆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俱是一寒。
黑厄大阵的阵法光幕在巨大冲击面前不堪一击,瞬间被击碎。
她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