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冥月之殇

第三百七十九章 火瘴与虎妖

滚滚红雾从山脉之中飘起,不断朝着外面涌来,此刻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但是这些红雾丝毫没有穷尽的意思,看起来似乎无穷无尽一般。
就在石牧愣神的时候,二人被那些红雾笼罩在了里面。
红色雾气看起来迟缓,实则非常迅疾,转眼间便弥漫到了二人身前不远处。
余意也施法稳住身体,落在了附近,脸色苍白,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显然在刚刚的一击受了伤。
余意脸色不禁有些难看起来,眼中露出越来越深的焦躁。
虎妖大口一张,口中喷出一道粗大火柱,打向石牧。
二人急忙朝着不远处的山脉看去。
虎妖口中发出一声低吼,身上皮毛红光大放,体表赫然燃起熊熊火焰。
“石兄,快降落下去!”余意神情肃穆,对石牧大喝了一声。
轰隆!
石牧心有余悸的看着下方的火瘴雾气,长长呼出一口气,若非他的左手,此番即便不死,怕是也要脱一层皮了。
石牧诧异的看着手中的符箓,上面的符文非常古怪,以他在符箓之道的见识,竟然也认不出这些符文的来历,和他以前见过的所有符箓符文都大不相同。
青翼飞车青光大放,冲天而去,朝着赤炎城方向飞去。
“石兄当心!”余意脸色大惊,单手一挥,三道门板大小的青色风刃激射而出,斩向赤翼虎妖。
石牧心中大惊,身下青翼飞车光芒大放,冲着旁边横移了过去。
渗入他体内的火毒立刻被左手吞噬了进去,丝毫也没有存www.hetushu.com留。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石牧一挥手,再次祭出青翼飞车,拉着余意跳了上来。
余意体内施虐的火毒仿佛遇到了克星,被这股吸力吞噬了进去。
“石兄,你……”余意站了起来,有些愕然的看着石牧,又看了看他如焦炭般的左手。
附近的火山山脉之中浮现出一股赤红色的雾气,铺天盖地的朝着外面飘来。
“这符箓看起来颇为特殊,竟然可以屏蔽火瘴?”石牧随即问道。
“是赤翼虎妖,难怪这次火瘴这般厉害!”余意面色惨白,骇然道。
赤翼虎妖发出一声吼叫,粗壮四肢一动,巨大身体化为一道红影,丝毫不理会余意,继续朝着石牧扑去。
剑虹散发出森森剑意,剑气未至,一股锋锐之意已经扑面而来。
就在此刻,他肩膀上的彩儿忽的大叫。
两张符箓亮起一阵红光,形成两个护罩,将二人笼罩在了里面。
随着时间流逝,二人身上的红色光罩逐渐暗淡了下来,显然符箓中的灵力已经消耗大半。
一只黑色的手掌忽的从旁边伸了过来,穿透余意身旁黯淡的光罩,轻轻贴在了他的身上。
“嘭”的一声,巨大虎爪狠狠打在石牧手臂之上,将其身体往后打飞了出去,翻滚了十余丈,这才重重落在了地上,溅起无数烟尘。
不过石牧搭在他身上的左手不时发出阵阵吸力,将渗入体内的火毒尽数吞噬了进去。
余意脸色惴惴,青翼飞车飞和图书行速度虽快,但是一时半会还飞不出火瘴毒雾的范围,丝丝缕缕的火毒侵入到了他的体内。
“余兄,这些红雾是什么东西?看你的样子,似乎对它们非常忌惮。”石牧问道。
石牧一怔,看向自己的左手,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余意有些惊讶的转头,石牧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旁,身上的避炎符光罩已经消失,身体直接站在红雾之中,但是他看起来竟然恍若无事的样子。
身旁的余意脸色却唰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
余意低喝一声,激活两张符箓。
余意正要说话,石牧黑色的左手突然发出一股吸力。
“什么东西!”石牧目光一扫。
半空中一道巨大身影流星般轰然飞下,重重落在石牧二人前方,地面一阵剧烈颤抖,溅起无数碎石烟尘。
石牧看着这些红雾,脸上有些惊讶。
石牧目光一闪,身体晃动了一下,转了半个身体,垂在身侧的左手借势抬了起来,挡在身前。
他今后估计要在这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心中暗暗下定决定,等到了赤炎城,定然要多做些准备,尽可能多了解一些十万火山中的危险。
赤翼虎妖口中发出一声低吼,宽大翅膀伸展开来,身上红光大放,巨大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轻盈,朝着石牧扑了过来,眨眼间便到了他身前,巨大虎爪带着一股凄厉劲风,当头抓下。
一旁的余意身周的红色光罩越发黯淡,脸上红丝越来越多,整个人渐渐开始喘息起来。
赤翼虎妖和_图_书一惊,此刻它身在半空,剑虹转瞬及至,已经来不及躲闪。
足足一刻钟后,青翼飞车终于“嗖”的一声飞出了毒瘴范围,在半空停了下来。
地面上浮现出一片赤色火海,笼罩住了方圆十余丈范围,熊熊燃烧。
二人中,只是石牧给它一点危险的感觉,只要杀了此人,另一个根本不足惧。
轰隆!
“有没有其他手段能够抵御?”石牧又问道:
“这是避炎符,是赤炎城中比较常见的符箓,我们这样的散修在十万火山中行走,偶尔会遇到火瘴,这避炎符是必备之物。”余意解释道。
赤色虎妖眼睛射出两道红光,看向石牧和余意,身上散发出庞大的灵压,赫然是一头地阶妖兽。
石牧虽惊不乱,身上白光一闪,一阵白气浮现而出,托住了他的身体,稳稳落在了附近地面。
那些红色雾气朝着二人涌来,不过被符箓形成的红色光罩挡在了外面。
石牧与余意两人又随意交谈了几句,便没有在这里多呆,将战场收拾了一下后,石牧取出青翼飞车,载着余意朝着赤炎城方向赶去。
石牧虽然催动真气正在体外形成一层护罩,但仍觉得体表有些发热,一丝丝热力渗透真气护罩,侵入他的身体。
彩儿话音刚落,下方毒瘴一阵翻滚,一道巨大红影从里面飞射而出,飞扑了过来,速度极快。
一旁的余意情况也是一样,虽然体表撑起了一层土黄色护罩,但情况看起来比石牧还要差,脸上已开始浮现出一道道红http://m.hetushu.com丝。
这些都没有什么,这头赤色猛虎背上竟然长着一双宽大翅膀,伸展开来足足比身体还长。
赤翼虎妖尾巴上火光一亮,随即化为道道红影,将三枚风刃击碎。
余意眼见此景,脸上松了口气。
就在此刻,他的左手忽然一热。
赤翼虎妖飞身扑入火海之中,朝着石牧扑去。
几个呼吸之间,他体内火毒已经尽去,脸上的红丝也消失无踪。
“石头,快看那边!”石牧肩膀上的彩儿忽地叫道。
火光一闪,赤翼虎妖身上飞出一头赤色虎影,和金色剑虹撞在了一起。
“火瘴火毒猛烈,无孔不入,一般的手段根本抵御不住,一般遭遇到,只有通过避炎符硬挨过去。”余意摇头道。
二人脚下滚滚红雾翻滚,仿佛一个张牙舞爪可怖巨物,吞噬着一切。
他身体一软,竟然坐倒在了地上,手臂有些颤抖的取出一个药瓶,倒出了几枚火红色的丹药,正要服下。
石牧心中一凛,这些事情他在关于十万火山的典籍中没有看到,不过这也正常,书籍编写的再详细,总有疏漏的地方。
两人落在地上,余意飞快取出两张赤红色符箓,一张贴在自己身上,另一张交给了石牧。
“石兄!”余意惊呼出口。
石牧心中一动,将棕色手套取下,如焦炭般的左手立刻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吸力。
结果没飞出多远,天空忽然黯淡了下来。
就在此刻,“嗖”的一声,一道金色灿烂剑光从石牧身上飞出,一闪化为一道数丈长的金m.hetushu.com色剑虹,朝着赤翼虎妖斩下。
“嘭”的一声!
“余兄,看来这符箓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你身上是否还有其他的避炎符?”石牧问道。
石牧眼神一缩,烟尘飘散,露出了其中的身影,赫然是一头巨大的赤色猛虎妖兽。
石牧终究还是没能完全躲过,青翼飞车被重重打了一下,一股大力涌来,将石牧和余意二人从飞车上打了下来。
“石兄有所不知,这些红雾可不是寻常雾气,乃是火瘴,蕴含猛烈的火毒,若是不慎沾染,不用一时半刻便会皮溃肉烂,最终毒发身亡。”余意肃然说道。
“石头,小心下面!”
石牧看到余意这般神情,一催青翼飞车,急忙朝下方飞去。
石牧闻言,脸色凝重起来。
石牧缓缓点头,目光看向十万火山,里面不知道还有多少危险是他不知道的。
此獠双目呈现出火红之色,仿佛两点燃烧的火焰,身上皮毛斑斓,以黑红两色为主,巨大身躯看起来流畅之极,长长的虎尾仿佛钢鞭一般甩动,发出生生锐响。
两人交谈的时间,身旁的光罩越发黯淡,一丝丝淡淡红雾赫然透过光罩,渗透到了里面。
石牧脸色大变,体内真气飞快运转,试图逼出火毒。
“怎么了?”石牧与余意都是一愣。
“避炎符价值不菲,我身上只有两张。十万火山的火瘴并不太常见,带一两张避炎符以防万一便基本足够了,只是没想到这次的规模竟然如此之大。”余意苦笑一声,说道。
余意神情稍安,感激的看了石牧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