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冥月之殇

第三百九十章 跟踪

“原来是冷姑娘,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石牧皱了皱眉,问道。
石牧摸了摸下巴,在原地沉吟了起来。
小半个时辰后,灰袍人来到一个比较偏僻的院落,径直走了进去。
“此话怎讲?”石牧问道。
石牧眼睛在小字上扫过,脸上一喜,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看到蛇妖男子走进来,院中大半妖族只是看了一眼,便回过头,继续着自己的事,其余人更是压根没有回过头来。
一直坐在那里的黑袍人影忽的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站了起来,取下了头上的黑布,露出了娇艳容颜。
这里应该是城中一处专门给妖族歇脚的类似客栈一样的地方。
石牧翻阅着这些资料,很快带着彩儿走了出去。
“你是……侯赛雷……”石牧有些迟疑的看着中年男子。
“在下怎敢带外人来见前辈,只是她一路死缠着属下,我实力远不及她,只好让她跟着。”侯赛雷苦笑着说道。
“是你!”石牧瞳孔一缩。
“好,我这就去办。对了,石兄……”余意点了点头,随即有些欲言又止。
“石兄,属下多嘴问一句,你可是打算前往凌天峰?”余意犹豫了一下,问道。
石牧目光闪动几下,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这些人都是人身兽首,散发出一股充满野性的妖气,赫然都是半化形的妖族之人。
彩儿此刻正站在桌子上,聚精会神的低头对着那几盘小菜一通猛吃。和图书
“嗯,差不多了。”石牧说道。
侯赛雷脸上露出一丝惶恐神色,立刻摇了摇头。
蛇妖男子性格似乎很是冷漠,对这些妖族同样视而不见,径直走向角落处一个屋子,“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无妨。”石牧摆了摆手,目光看向侯赛雷身旁的黑袍人,眉头皱了一下。
……
“你这小子的易容术越发精妙了,连我都快认不出来了。”石牧说道。
“吃饱喝足了的话,那就可以干活了。”石牧远远看着那人的背影,对彩儿吩咐道。
石牧在此期间,每日里在赤炎城各大商铺频繁进出,似乎在采购一些东西,闲暇时间就待在余意如今待的院子里绘制符箓,很少前去熔岩池了。
石牧闻言,眼睛一亮。
“石头,最近这十几日里,你一直在跟踪这些长相稀奇古怪的妖族,不过这个蛇妖你似乎一连跟了好几天了吧。”彩儿落在石牧肩头,说道。
“怎么,你不想看到我吗?”冷月彤笑道。
转眼间,一个月时间过去。
石牧叹了口气,坐了下来。
突然,石牧眉梢一动,对面的商铺中走出一个灰袍人影,身体瘦高修长,全身被黑色长袍裹紧,看不到脸。
“你再去打探一下,尽可能搜集有关此次妖族大典的信息。”石牧略一沉吟,说道。
仔细端详了片刻后,石牧又翻手取出一个白色阵盘,口中念念有词,阵盘上亮起一片白光,组成一个白色和图书法阵。
眼前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冷月彤。
冷月彤嘻嘻一笑,也坐了下来。
石牧神情丝毫不动,目光淡淡的看着冷月彤,没有说话。
“是。”余意点头应道。
余意办事效率相当快,没有几日便送来了有关妖族大典的信息,还有如今赤炎城中一些来自凌天峰附近的妖族信息。
“这位是谁,你的朋友?”他问道。
“恕我多言,若是公子有这个打算,半年后倒有一个好机会。”余意说道。
“余兄,还有什么事吗?”石牧见此,问道。
彩儿落在院落附近的一个建筑顶端,眼睛中白光闪烁,院落墙壁在它的视野中变得透明起来。
片刻后,他翻手取出了凌天峰的地图。
这一日,石牧正在小院静室制符,身上忽的闪过一道白光。
“石前辈,我一收到你的传讯,便立刻赶了过来。不过中途出了点岔子,迟了几天才赶到,还请前辈恕罪。”侯赛雷说道。
“前些日子我从一个妖族那里听说,再过七八个月的样子,在凌天峰下将会举行一场盛大典礼,名曰‘化形大典’,到时候整个大陆所有妖族都会派族人前往,那位镇守凌天峰的天位妖王也会走下凌天峰,亲自主持此次大典。”余意说道。
灰袍人走出商铺后,没有停留,直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石前辈。”就在此时,那个中年男子站了起来,开口说道,声音清脆,和其略显苍老hetushu.com的外貌很不相符。
“最近几个月里,妖族与蛮族各部开始频繁发生纷争,爆发了不少小规模战争。我了解了一下原因,据说是妖族不知为何,开始大规模开采领地内的灵石矿脉,故而抓了不少蛮族壮丁充作矿奴,导致双方矛盾加剧。此外,据说在战斗中,不少蛮族部落的图腾勇士施展了一种化身僵尸提升战力的功法,在与妖族战斗中效果不错。此功法名为僵尸功,源自于冥月教。”余意说道。
院落里空间比较大,有十几间屋子,此刻有不少影影绰绰的身影聚在院子里,议论着什么。
彩儿虽然看起来还有些不情不愿,嘴里嘟囔了几句后,还是依言飞了起来,远远跟在了那个灰袍人后面。
石牧走上二楼,目光朝着四下扫去,在那两人身上停留了一下,很快便移开了,眉头微微一皱,正要找个地方坐下来。
他微微一怔,放下了手中的法笔,一挥手,手中多出了一个白色阵盘,阵盘上浮现出一行白色小字。
“你已经进阶地阶,太好了。”冷月彤惊喜地说道。
侯赛雷听闻此话,神情也愣了一下,眼中也透出了大喜之色。
石牧一言不发,一把抓住还在吃喝的彩儿,下了酒楼。
“说吧,你大老远跟着侯赛雷来见我,到底有什么事情?”石牧问道。
若是妖族真的召开此等大规模盛典,加上天位妖王亲自主持,凌天峰上的警戒定然也会大减,确实和*图*书是一个潜入的好机会。
此刻并非吃饭时间,二楼上没有多少客人,只有临窗的一个座位上坐着两个人,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另一个人全身用黑布包着,虽然看不到容貌,不过从其体态上看,是个妙龄女子。
石牧闻言眉头一皱。
石牧则不紧不慢的跟在了更远处,通过彩儿的共享视野,观察着灰袍人的一举一动。
余意朝着石牧行了一礼,很快退了出去。
半个多月后,赤炎城一座酒楼二楼,石牧坐在一个临窗的座位上。
中年男子裂嘴笑了一下,身上亮起一阵灰光,光芒消散,他露出了本来面目,正是侯赛雷。
这次醒来之后,它除了依旧喜爱吃灵石外,不知怎么对酒水也产生了兴趣,不时啜一口石牧面前的酒杯,神情间露出满足的神色。
“说来听听。”石牧道。
“俺明白了。”彩儿点头应道。
“还有,将你贩卖符箓时接触到的那些妖族的资料,整理一份给我,越详细越好。”石牧沉吟了一下,又说道。
他对着阵盘一阵低语,一连串的白色小字飞入了阵盘之中,光芒一闪,消失不见。
石牧闻言,眉头皱了起来。
“彩儿,回来吧。”他通过心神联系彩儿,片刻之后,彩儿便飞了回来。
“接下,彩儿你主要跟踪观察这个蛇妖男子。”石牧说道。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石牧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道。
这些妖族是凌http://m•hetushu.com天峰附近的一些妖族部族之人,时常前来赤炎城办一些事,主要奉族中之命,来购买和贩卖物资,早在余意第一次向石牧汇报此事时,石牧便让其留意多搜集这些妖族的信息。
不过下一刻,她脸上笑容一收,上下打量了石牧一眼,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
虽然石牧此话有些没头没尾,不过彩儿显然早已知道石牧的意思,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他身上一阵咔咔作响,身体拨高了数寸。
“咯咯,石前辈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他的桌子上摆了几碟小菜,一壶清酒,和一只斟满酒的酒杯,不过他没有动这些,眼睛盯着窗户外面,斜对着酒楼的一个商铺方向。
“哼!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冷酷,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性格。”冷月彤哼了一声,下一刻变脸般又露出了笑容,笑嘻嘻地说道。
灰袍人走进院落后,脱掉了身上的灰袍,露出了一个人身蛇首的模样,双目碧绿,脸上布满蛇鳞,双臂齐肘以下密布着细密的黑色蛇鳞,却是一个先天级别的蛇妖。
“我这些日子,还打听到一些关于妖蛮两族的事情,或许对石兄有用。”余意说道。
“石牧,许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冷月彤俏皮的对石牧眨了眨眼睛。
半个时辰之后,他来到了赤炎城内一家酒楼二楼。
小院数百丈外,石牧站在一个小巷中,被靠着墙壁,通过彩儿的目力神通,将这些情况看在眼中,嘴角露出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