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冥月之殇

第四百三十六章 破阵

“热身运动结束了,是时候进食了。”敖祖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
金蛟没有管那光幕如何震荡,而是身躯一卷,扶摇冲上了天空,大口一张,一道金色火焰喷涌而出,直接冲荡在那红色天幕中。
敖祖披散着金色的长发,身上仅仅破开数道细小的伤口,丝毫不在意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细小电芒。
再看刚才冲入光幕中的人,此刻竟全都只剩下一副粉红色的骷髅,在往前摆动几下手脚后,纷纷无力的扑倒在地,身上的血肉居然全都蒸腾不见了。
敖祖的护身金球刚一形成,密密麻麻的利剑虚影就已经破空而至。
那看似威势无比的紫色雷电光柱,在砸入这片金网之中后立即被兜了起来,仿佛大鱼落入了捕网之中一般,不管如何肆意扭动,却始终都无法逃脱。
“七星诛仙阵,剑屠!”紫玉道人一声令下。
“嗷!”
见敖祖没能攻破诛仙大阵,紫玉道人在最初的心惊过后,稍稍镇定几分。
在光幕下方的七柄巨剑嗡嗡作响,接连亮起光芒,一道道蛇形符文从中闪现。
“啪”的一声轻响过后,紧接着“啪啪”之声接连响起!
“再攻!”
眼见击中敖祖,通天仙教众人全都面露雀跃神情,可还来不及击掌相庆,一部分人就脱力不支,瘫倒在金色飞车中。
随着一声划破长空的龙吟之声响起,紫玉道人彻底清醒过来。
“轰隆隆!”
说罢,他的身上金光再次亮和图书起,原本就魁梧的身躯竟然拔高数丈,变成了一个金色巨人。
随着金光的流淌,敖祖的身体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身高足有六丈的敖祖,半屈着身子,右拳收到了身侧,眼睛斜视了一眼诛仙大阵的光幕,待蓄势力足,山包大小的拳头就朝着光幕轰击而去。
七辆金色飞车没了灵力催持,纷纷往下坠落。
方才与敖祖的许多交谈,不过是为了布置阵法争取最后的一点时间,现在七星诛仙大阵已成,紫玉道人便也不再和那敖祖多说。
天空中剑光闪烁,剑芒纵横,敖祖的金袍寸寸撕裂,不知有多少道光剑,全都突入进去,刺中了失去防护的敖祖。
紫玉道人双目如电,立即就发现金球有溃败开来的迹象,连忙大声喝令道。
霎时间,密密麻麻的利剑虚影一齐发射,裹挟着凌厉的气势,如万马奔腾般冲向敖祖。
紫玉道人看到敖祖那金色的身躯被逐渐拉长,头颅处也一阵变化。
在不知承受了多少攻击后,包裹敖祖的金球终于不堪重负,碎裂开来。
那些先天弟子此刻俱是脸色苍白,体内真气消耗大半,可一听到紫玉道人下令,全都浑然不顾地再度催动起法决。
“轰!”
四十九名先天弟子齐声喝道,声音震天,引得下方纷乱的百姓,也忍不住停止哭泣,抬头望天。
“蝼蚁终究是蝼蚁,再怎么折腾,也不过如此!”敖祖说道。
“咔”的一声脆响!
和-图-书仙阵的红色光幕刚一接触那金蛟烈焰,立即就猛烈地燃烧起来,通天仙教七名地阶强者手中的血红令牌也都同时灼热无比起来。
那七块血红令牌接连爆裂成了碎片,而天空中遮盖天幕的七折红色光幕,此刻也在火焰的灼烧下节节溃散,化为了灰烬。
那团金色光芒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威势,反而显得有些柔弱,但在出现后,立即朝四面八方弥散而开,变成一张光芒流转的巨大金网。
诛仙阵的光幕虽然没有破裂,但也因为少了十数个先天弟子催持,光芒瞬间暗淡了不少。
与这些先天弟子不同,那七名为首的地阶道士却全都没有一丝松懈之色,每个人持着血色令牌,不断变换着手中的法诀,维持着七星大阵。
他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残破不堪的金色长袍,皱了皱眉,一把将其扯掉,露出泛着金光的身体。
敖祖在发出这一击之后,身形也缩回成原来的样子。
“嘭嘭嘭……”接连七声巨响!
“尔等这群蝼蚁,阵仗摆的够大,就只有这点能耐吗?”敖祖道。
“剑起!”
“怎……怎么可能?”白石道人张大嘴巴,一张圆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足以困我?可笑!”敖祖却好似听到了紫玉道人的传音,冷笑道。
只见七柄巨剑上的无数道蛇形符文,不断从剑体攒射而出,到了空中纷纷变成一柄闪着华光的利剑虚影,剑尖直指中间。
“这贼和*图*书人实力怕是已天位后期实力,七星诛仙阵足以困他,却不足以杀他。诸位师弟,我等在此困住他,等师尊来处理吧。”紫玉道人秘密传音给其他地阶道人。
那雷电光柱无法直接冲到敖祖身前,只能在天空中爆裂开来。
红色光幕前的空间中裂开一道道缝隙,内里漆黑如墨,敖祖的右拳没有击穿光幕,手臂也没有化为白骨,而是结结实实的击打在了光幕前的空间上。
原本就有些暗淡的光幕再次剧烈震动起来,七辆金色飞车上的剩余先天弟子,口中鲜血狂喷,眼珠爆出眼眶,居然受不住这力量震动,全部毙命。
“金蛟!”紫玉道人猛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
在外围催持七星诛仙阵的通天仙教地阶强者,首先受到波及,被震荡得口吐鲜血,身形一阵摇晃。
红色光幕剧烈抖动起来,“嗡嗡”的声音震得人耳膜发痛,一道如同水波般的圆形波纹,从敖祖轰击的地方一圈圈荡漾开去。
敖祖双手飞快一搓,再一分,举天相抗。
数百道利剑虚影在金球上撞击之后就被弹开,没有一柄能够破开金球,只能在金球上留下道道浅显的划痕。
剩下的百姓惊骇莫名下,只能颓然地跌坐在地上,无助的哭嚎着。
敖祖话音刚落,一声震天闷响便在他的头顶炸起,他抬头向上望去,就见一道方圆丈许的紫色闪电从天中落下,以迅雷之势朝着他的头顶轰击而来。
然而,那些人在冲入光http://m.hetushu.com幕中时,却丝毫没有受到阻力,“噗”的一声轻响,就穿了过去。
剩余的利剑虚影纷纷从裂开处钻入,刺向敖祖。
伴随着巨大的电光轰然炸裂,碎落开来的细小电芒在空气中肆意游弋,“嗞嗞嗞”的声音不绝于耳。
金球上原本可以忽略不计的细小划痕,在一遍遍累积之后,竟然有了扩大的趋势,不多时,便形成了数条发丝般细小裂痕。
紫玉道人心中一惊,没有说话。
但见其通体金光闪耀,皮肉之上覆盖着一片片金色的扇形鳞片,不像穿在身上的软甲,倒像长在血肉中一般。
虽然光剑无法破开金球,但胜在数量够多,一柄光剑或许不能击碎金球,但千柄万柄利剑虚影前赴后继,所带来的破坏力,却是谁也都不能小觑的。
说罢,就看到敖祖周身的空气开始剧烈振荡起来,他的身上金光不再如同之前那般暴涨出来,而是如同河流一般从他身上流淌出来。
但见其两只手掌金光熠熠,一团金光在其两手之间瞬间形成。
与此同时,七位地阶强者手中的血色令牌光芒大放,彼此交相辉映。
“七星诛仙阵,雷落!”紫玉道人的声音夹杂在雷声中,几乎微不可闻。
而七辆金色飞车上的先天弟子就更加凄惨了,不仅耳鼻眼口七窍同时流出鲜血,更是身形歪倒,昏死了一片。
本来还往这边奔过来的百姓看到这一幕,全都停下了脚步,嘴巴张得极大,那形状简直像是恐惧到了和*图*书极点。
肉眼难辨的无数道利剑虚影汇集成一条洪流,不断从四面八方席卷而至,将敖祖与护身金球冲击得光华乱颤。
“叮叮当当”一阵金属交击之声响起!
但见半空中,敖祖依旧傲然而立,虽然一身金袍看起来衣衫褴褛,但显然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
眼前那个金发男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条长逾十余丈的金色蛟龙。
东临城中的百姓看到这一幕,彻底慌了起来,不少人失去理智,发疯般地朝着那红色光幕中冲去。
金光散去,剑芒消失,所有人目光齐刷刷望向半空,从之前的满怀希冀,变得渐渐难看起来。
敖祖嘴角发出一丝冷笑,双手一合,身上金光立即暴涨,金色长袍虽无风却自行鼓荡起来,金光在他体外形成一个球形光幕,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外围数十名先天弟子纷纷掐动法决,一道道光芒,如同流星般汇入诛仙阵的光幕中,红色光幕顿时光芒暴涨。
随着一道道光芒如流星汇入红色光幕,下方七柄巨剑表面符文大盛,剑阵内再度涌出密密麻麻的利剑虚影,闪烁着华光朝着敖祖的护身金球激射而去。
百姓的哭喊声直冲天际,而漂浮在空中的通天教众却无一人在意,他们全都冷冷的注视着,困在阵中的金袍男子敖祖。
金蛟巨大的头颅扫视四方,粗壮的蛟尾在身前一卷,又瞬间击出,一片仿若实质的金色气浪便随着那蛟尾横扫而出,气势如虹的朝四周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