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青兰圣徒

第五百八十五章 婴啼

……
然而二人没跑出多远,便觉那婴啼之声愈发清晰。
“江姑娘,石某有一事询问,还请你勿怪。”石牧一边搜寻周围的情况,忽的开口说道。
石牧见此,眉头一挑,也紧跟上去。
不过,他并不打算救醒这二人,只是面露沉吟之色,立在那里看着两人以命相博。
这两人在空中刚一分开,便又一个疾驰对冲而去,手中兵刃激烈对撞之后,又各自从半空中落下,立在了紫树两侧。
“石大哥,我脑海中好像一直有个声音在响,搅得我心绪很是不宁。”江水水说道。
“两三里吧。”石牧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
石牧看着那张似笑非笑地圆脸,不由得心生厌恶,林间响起的婴儿啼哭之声,便是出自其口中。
此时此刻,空间的一座山峰附近,两道遁光从远处飞驰而来,迅疾在山峰附近落下,现出两个人影,正是赵沉雷和红发青年。
伴随着石牧指端的光芒亮起,一道道精纯平和的灵力被他灌输进入江水水的识海之中,其眼中血红之色才渐渐消退下去,紧皱的眉头也松了开来。
只听半空中响起一声尖啸之音,一道巨大的黑色棍影划破虚空,骤然朝身后扫去。
“看来这婴啼之声的迷惑力不小,你再贸然靠近的话,恐怕就要彻底被其控制住了。这样吧,你先在这里稍候,待我查明了那里的情况,再回来与你汇合。”石牧说道。
红发青年和赵沉雷身体蓦地一僵,眼中泛起血红色光芒。
石牧当即跨步向前,来到江水水身边,抬起和_图_书右手,并指朝其眉心点去。
两人飞的都不快,目光不时朝着周围看去,仔细搜寻着周围。
转眼间小半日过去,两人一无所得。
就在此时,江水水身子一顿,双目泛红,目光有些迷离起来。
然而,那棵紫树之上却并未见到有什么灵果生长,倒是在树干上端,长着一张圆乎乎的大脸,看起来如同幼婴一般。
越往内走,那婴啼之声便越大,石牧只觉耳中嗡嗡声大作,一个重复不断的声音在他耳边不停絮叨着什么,但却根本听不真切。
石牧定睛望去,就见空地正中的位置,生长着一棵造型怪异的紫色树木。
石牧看了江水水一眼,便转身朝着密林中走了进去。
这种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遇到,在幻魔道的历练中,他就曾多次感受这种能够摄人心神的靡靡之音,于是便连忙运转灵力去固守灵台。
“怎么了?”石牧察觉到她的异样,连忙问道。
“嘭!”
江水水闻言,张口刚要作答,就听密林之中突然传来阵阵婴孩儿啼哭之声。
江水水口中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双手抱头,蹲了下来。
“若真是如此,我们要当心了。”石牧说道。
“确实有可能,刚刚他也很是赞同先到先得的规则。”光头大汉沉吟道。
只听那两人口中同时这般说道,眼中血红之色顿时大盛,各自挥舞着手中的兵刃,一左一右朝石牧袭来。
“石大哥,我刚才……”江水水悠悠醒转过来,说道。
“想不到这才十年工夫,这处空间竟然变作了现在和-图-书这个样子。”江水水叹了口气,开口道。
石牧点了点头,跟在江水水身后,朝那边赶去。
“石兄,你这是……”江水水脸色微变,有些惊喜地说道。
“石兄多虑了,小女子和赵戟师兄怎么会有什么仇怨?”她略低下了头,说道。
两人旋即找了一处空地落下,随后一前一后在密林中穿行。
“是吗,那看来是我想多了。”石牧看了江水水一眼,淡淡笑道。
“好,那江姑娘你前面带路吧。”石牧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此处雾气似乎比别处浓郁了不少,十余丈外边看不清楚。
如此走了小半个时辰,周围依旧是古木参天,迷雾濛濛,看不出和此前有什么区别。
“哦,当年你们进来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吗?”石牧问道。
他没有再说话,身形往前飞了一些,目光中金光一浓,朝着周围看去。
“婴啼之声!”江水水闻言,面色一喜,连忙加速朝前走去。
石牧眉头一皱,手中乌光一闪,如意镔铁棍化为齐眉之长的握于手中。
“标记感应就是在这里附近了。”红发青年说道,朝着周围看去。
他摇了摇头,定神将这个声音暂时从耳边挡去,又埋头前行了数十步,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片宽阔的空地。
“多谢叔叔夸奖,不过那个布施和赵沉雷也走的很急,我怀疑当年他也做了手脚。”黑脸青年说道。
“不对!”
那棵紫树高不过十丈,叶冠稀疏,树身如同数百根藤条胡乱虬结,两人便可合抱,与周围的参天古木和-图-书相比较,显得多少有些单薄。
石牧见两人双目皆呈现血红之色,便清楚他们皆已为这棵紫色妖树所惑,才会大打出手。
虽然还听不真切,但那极具鼓动性的声音,还是让她感到很是不安。
江水水身体微微一僵,眼中瞳孔骤然缩小。
“那怎么办?”黑脸青年问道。
“石大哥,这里似乎距离上次遇到婴灵果树的地方不远,虽然其多半已经不在那里了,不如我们过去看看,或许还能找到些关于它的线索。”江水水环顾四周,突然说道。
白色雾海另一处,那个黑脸青年和光头大汉也在疾驰而行。
“大家都是一样,江姑娘也不用焦急。”石牧呵呵一笑,眼中浮现出一层金色光芒。
石牧施展了灵目神通,两人便稍许加快了遁速,朝着前方探索而去。
“啊!”
只见其双目之中已经转为的血红之色,显然神识已经受到侵扰。
“刚才林中响起了一阵婴啼之声,扰乱了你的心神,你差点便被其控制了。”石牧简单解释道。
两人加快了遁光,朝着前方飞驰而去。
十几道电光包裹的青色刀光,就连成一线的接连劈出,朝着石牧席卷而至。
二人当即朝声音传来方向飞身遁去。
“那时此处空间中虽然有白色雾气,但是远远没有现在这般浓郁,现在这个样子,可能是此处空间哪里发生了异变。”江水水说道。
就在此刻,一声低不可闻的婴儿啼哭之音从远处飘荡过来,隐隐约约,有些听不真切。
“只是,此处空间极大,我们这样慢慢找m.hetushu.com,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婴灵果树?”江水水忍不住抱怨道。
“如此,我就放心了。”黑脸青年脸色一松,说道。
雾海之中,石牧和江水水并列而行,朝着前面飞去。
“石兄灵目能够看多远?”江水水脸上大喜,问道。
只是听一声巨大的碰撞之声响起,从那紫树树冠之中突然飞出两人,一个身上青光濛濛,一个身上红光熠熠,却正是赵沉雷与那红发青年。
其棍影还未落下,后心处便感到一阵火热之感袭来,其身形一缩,手中棍势连忙一变,拖曳着棍身向后一转,横扫而出。
赵沉雷浑身青光大作,速度却是不慢,手中一柄窄刃长刀上电光缭绕,朝着石牧腰部横扫过来。
赵沉雷点了点头,也朝着周围四下扫视,寻找起来。
“竟有这么远,那我们的机会比其他人大得多了。”江水水神色一动,惊喜道。
白色雾气中,目力能看出约莫百丈左右,有时候反而比神识有用。
“这是我以前修炼过的一门灵目神通,想不到在这里能派上些用场。”石牧说道。
“婴啼之声,果然在此处!”赵沉雷和红发青年一听此声音,互望一眼,眼中满是大喜之色。
石牧只觉那婴啼之声入耳后,识海突然一震,头脑有些木然。
“希望如此。”石牧说道。
“这是我自己的感觉,江姑娘似乎对赵戟有些敌意?莫非你们二人以前有过结怨吗?”石牧问道。
“婴灵果是我的!”
二人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一片参天树林之中,入目处,皆是成片的百丈巨木。
“婴啼之m.hetushu.com音是婴灵果成熟的标志,不过这声音似乎有些蹊跷,我们先过去看看吧。”江水水听罢,脸色微异,仿佛想到了什么,如此说道。
“江姑娘,还未到你之前遇到果树的地方吗?”石牧问道。
石牧身后火花炸裂,一道赤红身影便从炸裂的火光中倒飞了出去,摔落在地面上,却是那赤发青年。
“好的很,这些年你在青兰圣地历练,总算有不少长进,有了这个先手,我们便能领先他人一步。”光头大汉点了点头,对身旁的黑面青年说道。
“无妨,若真是这样,那也只能在其他人没有赶到前斩杀他们两人便可。你放心,那赵沉雷不是我的对手。”光头大汉自信地说道。
……
石牧身形凌空跃起,闪过了刀光,而后凌空一个翻身,手中黑色长棍立即带起一片黑色棍影,以倒山之势挥落而下。
“看来也只能如此了。”江水水叹了口气说道。
随着二人不断深入,婴儿啼哭之声越发清晰,然而声音却显得有些尖锐刺耳。
然而,刚走了十余步,江水水便觉脑海中再次“嗡”的一声响,紧接着便隐约听见,无数道细小的声音在她耳边不断诉说着什么。
“石兄请说。”江水水一怔,说道。
婴灵果树?石牧几乎下意识地这般想到。
金光吞吐,射出丈许长。
就在这时,那紫树树干上的诡异圆脸突然张口大哭,“呜呜”之声大作,原本还在自相残杀的那两人,却同时转头望向了石牧。
破空声响起!
那声音似乎带有一股奇异魔力一般,从两人耳中钻入了他们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