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石破天惊

第六百八十三章 咎由自取

褚长老有些不敢与其直视,微微低下了头说道:“全部都是亁天观,坎水观,以及震雷观的弟子。”
“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大抵便是如此吧,哼,咎由自取!”云梦泽也开口嘲笑道。
“吼”
这一幕看起来,就如同重伤之时被玄穹令传送出去了一般。
其手掌一翻,手心中就已经多出了一个黑色方盒,一道黑雾从中一卷而出,将那名弟子身躯一裹,其身形一个模糊,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其下意识一提枪尖,向前猛地刺出。
此人脸上狞色一闪,手中一柄蓝光缭绕的长剑表面符文大亮,想要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突觉胸口一凉。
“呼”的一声响,那团腐液立即燃烧起来,腾起屡屡黑烟。
褚长老身子一颤,抬起袖头轻轻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小心翼翼地说道:“禀告诸位观主,大事不妙!从半个时辰前开始,传送出塔的人数锐减。据统计,已有四十余名本应传送出塔的弟子离奇失踪。”
……
“这些,还远远不够!”烟罗冷声回道。
“你想的美,那是你立下的誓言,与我何干!”烟罗回道。
就在此时,邹凯眼前一花,隐约间看到眼前火墙之中亮起了一道晶莹光芒。
“嘿嘿,依我看,若是假以时日,怕是真能和天庭万仙一拼高下了。”石牧悠然说道。
就在此刻,一声凄厉的吼叫从周围死灵大军深处传出,死灵大军的攻势立刻猛烈了倍许,漆黑的死和*图*书灵光芒再次将三观中的三人淹没。
原本在此的不少队伍,在熬过了起初的骚乱,找到有利地形并开始结阵全力防御后,却渐渐开始稳定下来,并将之当做一次难得的生死历练来。
只见一截闪着晶光的黑色刀刃,从其胸口处透了出来。
第十四层空间的暴动还在持续。
此刻,三观弟子还在的加起来只有七八人,一个个背靠背围成了一圈,死撑的留在这里,不甘心就此退出试练,水封月,莫吝悔,万虎从三人赫然都在其中。
并且令这些弟子们绝望的是,这些死灵根本杀之不绝。
未及其作出其他反应,武夜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其身后。
靠近谷口处,数只手握骨刀的青皮僵尸,将一名震雷观弟子围在当中。
在亁天观、震雷观和坎水观弟子陷入苦战之际,第十四层空间其他地方,各观弟子组成的队伍也纷纷被数以千计的死灵生物所包围,厮杀起来。
众人眼中皆是关切之色,但面上神情却截然不同。
邹凯长枪向前一横,单手掐出数个法诀,往枪身一按。
“什么?”
山谷右侧的山坡之上,邹凯身披焰铠,正挺着一杆赤红长枪,上下挥舞,将试图追上来的腐尸一一挑落。
一头腐尸蛟龙嘶吼着从坡上直冲而下,将数十具僵尸撞开,巨口一张,吐出一道腥臭的黑色腐液,朝邹凯罩下。
数十具僵尸被这火墙一涌,纷纷剧烈燃烧起来。
余下几人各自m.hetushu.com出尽了全力,各色法宝光芒练成一片,勉强抵挡住周围的攻势,不过也岌岌可危,随时可能被攻破。
其身后,百余名三观弟子在莫吝悔和万虎从的带领下,朝着谷口方向冲去。
虽然这百余名天位弟子修为俱是不弱,绝大多数拥有天位中期以上修为,其中甚至还有数名日阶中期术士,怎奈死灵数量实在太多,将这些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其中。
每一个人,几乎同时要应对数十只,甚至上百只死灵的围攻。
与之前的一片淡然相比,亁天观、震雷观和坎水观三观观主及长老,此刻的面色简直阴沉到无法形容。
“烟罗,你的死灵军队可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原来坠仙台还有这般妙用!经此一役,你的大军又能多出不少天位死灵了吧?”石牧目光四下逡巡,传音说道。
三观大弟子莫吝悔,水封月及万虎从由于艺高人胆大,在交战陷入不利局面时,立刻找了一处有利地形,此刻倒尚能支撑,但其他天位中后期弟子却并没那么好运了,至于天位初期实力者,自然早早就被死灵淹没,生死未卜。
有此人带头,三观中其他一些早已心怯的弟子也一咬牙,立刻取出玄穹令牌,催动离开了这里。
就在这时,白玉高台下突然有一人高声呼喊着跑了上来。
然而,这一枪却刺在了空处。
“此事容后再议,眼下还是先确保能进入昆仑圣墟吧。”石牧似听出烟罗和图书语气渐怒,连忙岔开了话题。
人数一下少了大半,余下之人压力顿时再次大增,周围的死灵生物潮水一般涌上。
短短半个时辰,原本潜藏在这里的百余名三观弟子,已经折损过半。
其手中破雷剑紫色电光缭绕,结成一片雷网,将身形护在其中,仍有周围死灵生物冲杀,却根本伤不到其分毫。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这些骷髅修为并不高,但胜在数量众多,这一耽搁,众人再次被四面八方的死灵给冲散,分成了数拨。
不过他们三人身为三观大弟子,退出的话如何说得出口,从此不仅在自己观中的师弟师妹们面前威信大失,在其他观面前也将抬不起头来。
寂问天心中一沉,不禁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匕灵的身影随即显现出来。
不等他倒在地面上,一团黑色烟雾便已经蔓延过来,将他的尸体吞没了进去。
就在此时,大批腐尸骷髅突然从地面纷纷爬出,并从两旁飞快涌了进来,将水封月刚刚好不容易打开的通道,再次堵了起来。
邹凯口中涌出大量鲜血,身子向后倾倒了下去。
紫光一闪,此人身影消失无踪,脱离了玄穹塔。
“吼!”
“胡扯,这怎么可能?”寂问天扫视了一眼紫色镜面,满脸不可置信地说道。
“失踪的都是哪些观的弟子?”寂问天双眼圆睁,连忙问道。
“不行了,我坚持不住了,什么昆仑圣墟,不去也罢!”一个坎水观弟子满脸惊www•hetushu•com恐的大吼道,然后翻手取出玄穹令牌,注入真气。
但三观弟子,却由于距离血色湖泊祭坛最近,承受着最多幻兽以及大批真正死灵军团围攻而死伤惨重。
转眼间,紫光闪动。
下一刻,一柄水晶骨刀“噗嗤”一声,刺透了他颈部的护甲,从他的脖子后侧穿透了过去。
毕竟这里的幻兽虽不会真正杀死人,但受的伤,却是一点不假。
毕竟幻兽无法真正杀死人,这种进入玄穹塔的历练,在往常可是价值不菲!
“不敢胡言,还望观主明察。”褚长老立即说道。
“寂观主,你们三观的弟子这是玩的哪一出?可真叫我们看不懂了。”艮山观的殷长老面露冷笑地说道。
寂问天正有一肚子的怒气无处发泄,见此人上来,立即恼怒地喝道:“褚长老,你不在塔下接应传送出来的受伤弟子,跑上这里来做什么?”
若是细看之下,可以发现,围在二人周围的死灵虽多,但却全是一些修为在地阶初中期的死灵而已。
距其不远处,另一个战团之中,烟罗同样身陷围困。
在此期间,好不容易从十三层刚刚传送至第十四层的弟子,几乎只是下一刻,便被大批幻兽围攻,继而传送了出去。
一时间,山谷之中惨呼之声此起彼伏。
这些死灵中,除了幻兽外,自然还有不少是武夜通过坠仙台唤出的真正死灵,修为绝大都数之时地阶水准,溃灭后更是不会留下幻珠。
到了此刻,各观留存下来的和图书只有约莫十人,而且被无数死灵大军团团围在中间。
一道赤红火焰滚滚涌出,化成一道巨大火墙沿着山坡向下推去。
寂问天一言不发,双手紧攥,额角青筋微微暴起,面色十分难看。
还不等寂问天说话,兑泽观的吴长老就已经毫不客气的开口说道:“这有什么好不懂的,玩儿鹰的被鹰啄了眼了呗!”
邹凯枪尖一抖,数团火焰飞舞而出,迎向了那团腐液。
山谷另一边,石牧不知何时已离开了地底,并同样身陷大批死灵生物包围之中。
期间不时有人倒下并被传送出去,情形也是岌岌可危。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百余具僵尸和白骨死灵也纷纷扑了上来。
白玉高台上,顿时响起一片惊呼。
“冲出去!”水封月收起宝瓶,脸色一阵发白,大声喝道。
此言一出,包括寂问天在内,其余两观的观主及长老,纷纷面露大惊之色。
只是二人看似陷入苦战,但实则体内真气消耗却十分缓慢,甚至二人还在以颇为缓慢的速度,朝着来时之路退去。
玄穹塔外的白玉高台上,八观观主及长老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正当中的那块紫色镜面上。
伴随着成片成片的死灵被击溃,三观弟子的数量也在大量减少,并且不少人被击倒后,便会被一团黑雾所包裹,下一刻身形便诡异的消失不见。
只是如此混乱情况下,自然也无人顾及。
水封月三人此刻也都各自受伤,三人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些许退却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