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玄界之门

作者:忘语
玄界之门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石破天惊

第六百八十五章 识破

大殿周围顿时白光闪烁,瞬间将整个大殿笼罩。
“哈哈,这次玄穹塔试练,你们做的很好,让我离火观独占鳌头,为师甚慰!”彭岳坐在主座之上,哈哈大笑,心情似乎极好。
或许是由于玄穹塔发生的变故,各观观主没多逗留,在简单清点了一下人数后,便开始带着各自弟子朝不远处的传送阵方向走去。
“没想到平素实力最强的亁天、震雷和坎水三观,此番入选弟子总人数,还不及我们离火观!”队伍最前方,彭岳身旁一位离火观池姓长老说道。
传送阵法前,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西门雪在走出大殿之时,回首看了石牧二人一眼,眼中异样神色一闪,也转身走了出去。
“熊观主过誉了,圣墟之行,你我两观弟子,可还要好好合作一二。”彭岳看了对方一眼,仅有的一只独目中闪过一丝笑意。
石牧凝神一看,就发觉此人身上气息十分强大,竟也是一名圣阶强者,且修为远在在场八观观主和长老之上。
石牧也在对方目光扫过之时,有种被洞察一切之感。
却见烟罗同样露出一副诚惶诚恐之色,让石牧心中不由有些想发笑。
“是。”入选众人面色肃然,大声答应。
“别让我知道,是什么人动了手脚,否则,哼!”寂问天神色骤冷,目光如电的飞快扫过五观观主及所属弟子,声音充斥杀意,看来恼怒异常。
殿中众人再次答应一声,纷纷走出了大殿。
和图书寂问天闻言身子一僵,停了下来,目光一扫那名池姓长老,冷声说道:“昆仑圣墟之中,面对其他两大圣地弟子,希望你们的弟子也有这次的好运气吧。”
如今在玄穹塔失利的三观,与其余五观之间,隐隐对立起来。
转眼间,大殿之上的众人都走了出去,殿中只剩下他们三人。
“同喜,侥幸而已。”彭岳面无表情的说着,看了身旁的温华一眼。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自高空中缓缓降落,接着波动一起,一个身穿八卦道服,须发皆白的清瘦老者走了出来。
“此次试炼不过是小事,真正重要的,是即将开始昆仑圣墟,你们这些日子好好准备一下,若是能在昆仑废墟中有所斩获,为离尘宗立下大功,宗门定然不会亏待你们,为师也会以尔等为荣。”彭岳说道。
“你这次落榜乃是意外,我在外面看得很清楚,你是为了掩护其他弟子逃走,被那些幻兽围攻才会受重伤。非但没过,反而有功,这奖励你受之无愧,不必再说了。”彭岳说道。
在其身后,莫吝悔、万虎从和水封月等十数名弟子则垂首跟着,神色颇为难看。
玄穹塔试炼结果这一公布,立即引起一阵哗然,不仅让不少观主长老大吃一惊,前来围观的大批各观弟子,也纷纷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拜见殷长老!”一众观主长老见到此人后,立即躬身行礼道。
“好了!圣主既已亲自进塔调查,自有明断。和*图*书眼下昆仑圣墟开启在即,万事当以此为重,都回去安排各观事宜,别在这里逗留了。”殷长老一摆手,吩咐道。
“呵呵,经此一役,三观平白损失近百名天位弟子,可谓元气大伤,恐怕今后在宗门的地位都要受到不小的影响了。”另一名长老接话说道。
“倒也没什么,你们二人仅有天位初期修为,却能够在这次试练中表现如此,着实让为师刮目相看。”彭岳一只眼睛在二人身上逡巡了几下,和颜悦色地说道。
“师尊目光如炬,弟子二人前些日子出海历练,小有奇遇,实力确实有些进步。”石牧心中念头转动,说道。
“我等门下弟子设阵不假,但如今你们五观弟子可曾有人真正殒命塔中?为何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全都是我们三观弟子?”另一长髯黄面的中年男子,走到水无端身旁,开口说道。
“莫非是我们身份被识破了?”烟罗心中响起石牧微弱无比的声音。
“多谢师尊。”石牧等人躬身行礼,脸上都露出喜色。
石牧目光一扫,就看到亁天观等三观观主和数名长老,也从广场上走了过来,面色颇为不善。
寂问天回头瞪了一眼万虎从等人,低声喝道:“跟我回去。”
“你们此次表现很好,能够名列前百之列,稍后都有奖励。”彭岳随即看向石牧等入选弟子,说道。
石牧眼神深处光芒一闪,面上继续不动声色。
石牧闻言,心中咯噔一下,也不敢hetushu.com去看一旁的烟罗,极力保持着脸上没有露出丝毫异样之色。
刚从塔中被传出玄穹塔的八观弟子,此刻也纷纷聚到了各自所属的观主身后。
“还真是让我吃惊,竟懂得大罗虚遁之术,幸好我这主殿周围布置的阵法可以隔绝内外空间之力,否则还真的让你们两个小子逃掉了。”彭岳眼中诧异之色一闪即逝,冷声说道。
“哦,我倒是很有兴趣知道,究竟是什么奇遇能让你们的实力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彭岳声音骤冷下来,话音未落,单手一挥。
“好了,你们在秘境中厮杀多日,也都累了,都下去休息吧。对了,雷绩,林桃你们两个留下。”彭岳挥手说道。
“寂观主,你说这话是何意?莫非想说是我们门下弟子布下了唤灵大阵,引得幻兽暴动不成?”彭岳淡淡说道。
毕竟进入圣墟的弟子越多,所能得到的好处,自然也越多,会直接影响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各观的实力排名,尤其是传说中的昊天阁若真的开启,圣墟之行便是一个极佳的契机。
“师尊教导有方!”在场众弟子齐声说道。
“师尊,弟子从塔内出局,实在无颜领受奖励。”温华苦笑一声,满脸惭愧地说道。
“彭观主何须动怒,圣主他老人家已入玄穹塔,不日自会真相大白。”一个阴测测的声音从彭岳身旁传来。
在距离传送阵不远处时,各观队伍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不过,仍凭你们有天大的hetushu.com能耐,老夫也不会让同时杀了我子侄彭炯和爱徒秦罡的人逃走!”彭岳吼道。
“哼,若非心怀不轨,又岂会落到这般田地,真是咎由自取。”离火观池姓长老哼了一声道。
石牧循声望去,却是一名长相颇具阴柔之气的白面男子,乃是坎水观观主,水无端。
“不知道,随机应变吧。”烟罗心念传音回道。
不少弟子顿觉心中一凛,不敢与其目光对视。
“呵呵,这就不劳寂观主操心了。”云梦泽微微一笑道。
所幸其目光只是一扫而过,让其心中稍松,目光瞥了不远处的烟罗一眼。
水无端和陆阳离也是面色铁青地带着门下弟子离开了广场。
而剩下五观观主长老之间,相互道别一声,也都带着弟子们纷纷离去。
“温华,杨德,方桐西,你们几人在玄穹塔内指导有方,稍后为师自会好好犒赏你们。”彭岳说道。
“师尊,您让我们留下,有什么事情吩咐?”石牧躬身行了一礼。
石牧随着离火观众弟子缓步前行,与周围弟子一样,脸上挂着淡淡喜色,但双耳却丝毫没有闲着,聚精会神的聆听起来。
石牧打量了此人一眼,见其身如铁塔,加上彭岳所言,立刻认出了此人乃是坤地观观主熊震,他曾听温华无意间提及过,此人与彭岳关系不错。
离火观这里,石牧、烟罗等一行人很快回到了离火观,来到了离火观大殿。
“嘭”的一声大响,银光消散开来,石牧和烟罗二人身形跌跄和图书而出。
兑泽观观主云梦泽走到彭岳身前,一拱手道:“彭观主,恭喜了。”
“尔等身为我离尘圣地堂堂内院八观之主,竟如此不知进退,也不怕被在场这些后辈弟子嘲笑?”白发老者面带愠怒之色,沉声说道。
“没错,圣主自会发现,擅自布阵大阵引来幻兽大潮之人,究竟是何人的得意弟子。”云梦泽悠然道。
烟罗面色未变,双眸微微眯起,从中猛然射出两道锋利如刀的寒光。
这人石牧虽不认得,但也大致能够猜出其身份,应是亁天观观主陆阳离。
“是。”
“多谢师尊。”杨德等人大喜,连忙行礼谢道。
白光刚刚覆盖,一道银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射而至,怎奈一下撞在了白光之上,被挡了下来。
石牧与其他各观弟子老老实实的垂手而立。
那几人应了一声,连忙跟了上去。
其余两观的观主也走了过来,几人互相恭贺了起来。
“是。”温华见此,没有再说什么。
此言一出,石牧心中大凛。
此次幻兽暴动,虽是意外,但这五观却可谓因祸得福,反而获得了远超预期的圣墟名额,自然大喜过望。
就在此时,不远处,再次传来一阵脚步声。
“是。”众人齐声应下。
“彭观主过谦了,虽然温贤侄意外离塔,但其面对危机,此次指挥若定,却让我等印象深刻得很呐。”不远处,另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口中如此说道。
“糟糕!”石牧看着周围的白色光幕,眼中露出震惊之色。